《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98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低头看着她的表演,杨小沫张开嘴巴,做了个深呼吸,但她的樱唇碰触到大虫的脑袋时,她的眉头微颦,含进嘴里后,皱着的眉头好一会都没舒展开。
  “呃……。”杨小沫吐掉它,捂着胸口作呕。

  她抬头看见我在偷笑,在蛋上很捏了一把,疼的我大叫一声。她立马又变的疼惜起来,轻轻的安抚着它。”接着做起了第二次的努力。她成功了,只是不懂得技巧,没能给与我很好的享受。
  几分钟后,她吐掉它,朝垃圾桶里吐了口水,躺下去说:“我不吃了,该你了。”
  我吻遍她的全身后,两人用常用的方式进入正题。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我倒头欲睡,她吵醒我,要求我和她聊会儿天。明天他们还要下乡里去,一大早她就得离开。
  我闭着眼睛问:“你要聊什么啊?”
  “你把眼睛睁开。”杨小沫用手把我眼皮撑开:“我有话要问你。”
  我把她的手拿下去,抱着她:“我只是没力气睁开眼皮了,你有话就问吧,我不会睡着的。”
  杨小沫说:“我问了你要老实回答,撒谎遭雷劈的哦。”
  我有气无力的点头。她说:“除了我之外,你还有别的女人吗?”
  “没有。”虽然沉沉欲眠,我的神智还是很清醒的。
  “说老实话?”杨小沫语气严厉的说。“搜索藏家”
  我猜想她肯定是受了哪个成人的指点,不然今天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我精神状况不稳定的情况下,提出这些查究问题的问题。
  我坚决的说:“没有,以后不要再提这种无聊的话题了。”
  “轰……轰。”窗外响起两声雷鸣。

  杨小沫一字一顿的说:“你又在骗我。”
  我心里都有点毛了,今天这老天爷是了什么神经,专门针对我。难道说谎真的要遭雷打?
  我心有不甘,反问说:“那你说,除我之外,你还有没有其它男人。”
  “没有啊。”杨小沫答的轻松快捷。
  关键是这时候没有打雷。这种情况下,我只能默认自己理亏了。翻个身背对她睡觉。
  “骗子,你个大骗子。”杨小沫气愤的拿手指戳我背。
  我故意打起呼噜,杨小沫大喊:“你别这样好不好,跟猪是的。”
  于是我鼾声渐小,因为劳累,还真的睡着了。

  早上杨小沫把我闹醒,我睁开眼睛,看见她已经穿戴好了。我赶紧抱住她:“老婆,这么早就有走吗?”
  杨小沫俯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再不走就迟到了,你多睡一会儿吧,睡醒后自己赶快回家哦。”
  我心底突然升起一股不舍的情愫,感觉很奇特,以往从来没有过。就好像我们这一别,要分离很久很久一样。我抱着她不肯放开:“再等一会儿走吧,我还想抱你一会儿。”
  “我也是。”杨小沫伤感的说,然后她又躺到了床上。
  等我们再次醒来,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杨小沫急的差点哭了,也顾不上再理我,拉开门就跑掉了。我打开窗户,望见她跑到门口叫了摩托车。
  “杨小沫,老婆。”我站在窗口对她大喊。
  杨小沫仰起头笑着对我挥手告别。只是当时我们谁都不知道,这一别竟是永别。
  以往我从来不相信什么神秘的第六感,但那一天和杨小沫的分别,让我感受到了。从早上一起来就觉得心神不宁,就是想不明白是为什么。或许那个学到神术的王医生真的不是自己跑进山里寻死去了?那么他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我在一家小饭店,吃了份水饺以后,坐车回了学校。
  周四下午,学校召开紧急会议。我得到通知后,安排学生自习,然后就过去了。果然不出所料,是关于非典的事。鉴于我县已经生了两粒非典型肺炎患者,在全省各区县属于特殊情况,县委和县教委经过商讨后决定本周上完课以后,除毕业班以外的各年级全部放假。毕业班也安排在周末考试。
  所以老师纷纷表示支持上级领导的这一英明决议。一散会,我就听见有老师在讲述自己的暑假计划了。
  日期:2014-03-01 12:39

  校长经过我身边时,拉住他说:“校长,我们都暑假了,杨小沫她们也该回来了吧。”
  校长看我一眼,笑道:“这才几天啊,周末不是去见过了吗,这就又想媳妇了?”
  我一本正经的说:“我就是不想她去当什么翻译了。”我凑到他耳边:“那个老外有点不正经。”
  校长看我的眼神一下变了,他该了口气说:“沈丹,你可不要瞎说话,人家可是身价几十亿的大老板,他什么没见过啊?没点素质?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要像一个市场上杀猪的……。”
  “校长你说的对,我接受批评。”我可真受不了他来这一套说话方式,扭头就走。

  第二天,我三个班每班都有一节课,还有好几篇课文都没有讲完,地理更是还剩下大半截,反正中考没地理,这事就不用担心了。我都没有讲新的课文,跟每个班的学生讲了一下自己了解的非典*型肺炎这种传染病的情况,剩下半节课和他们互动聊天,主要是交流他们对我两个月来教学状况的认可度。我也把自己的工作要调动的情况,含糊的跟他们做了个预报。
  我走出教室时,一个学生站起来说:“沈老师,下个学期你还教我们吗?”
  我停下脚步,看着他纯真的眼神,还有那些意气风的少年们,嘴唇动了一下,才含糊其词的说:“也许吧,看上面安排。”
  下午放学以后,还有很多学生来买东西。我就在小卖部里帮程雪卖了会儿货。
  “看你无精打采的,是不是饿坏了?”程雪关切的说:“要不你看着店,我回去做饭。”
  我拿起一块糖丢尽嘴里,朝她笑笑。程雪说:“我总觉得,你还是个孩子。
  我说:“本来就年轻啊。”
  下午学生都离开后,广播又通知去开会。校长见我进来,指着身旁的空位置说:“沈丹,来这里坐。”

  因为工龄最低,我从来都是坐在末尾的,这突如其来的恩宠让我很是意外,正要谦让一番,章小芷话了,让我赶紧坐下,下午的会议会比较长。
  我坐到校长旁边座位后,大家看过来的目光,千奇百怪。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先来后到一直是我们学校维持秩序的一条规则。但随着会议的展开,他们的目光会变的更复杂。
  几个校领导依次言后,校长说:“现在我提前宣布一下,下个学期我们学校的人事调动。我即将调往县委任职,相比这个大家已经有所耳闻。那么我的位置由谁接任呢。当日我们定下的候选人一共三个,一个是我们学校的党支部马书记,一个是我的副手吕副校长,最后一个。”校长伸手指了下我:“就是我们学校唯一的本科生沈丹老师。”
  “你的意思是要我们选举校长了?”一个男老师起哄的说。

  校长摆摆手:“这个不是我们学校自己就能决定的,县委的意思是由沈丹老师接任我的职务。大家鼓掌欢迎一下。”
  面对稀稀落落的掌声,我笑着起身向大家鞠躬。
  “校长。”一个老师起身说:“沈老师这么年轻,不要说没有领导经验了,就是教学经验都缺乏啊,你们上头作出这样的选择,恐怕难以服众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