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97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小沫低着头说:“那也得先举行了婚礼才行啊。”
  “今年十一国庆节结婚好吗?”
  “好啊,听你的。”杨小沫点头说。
  在外面逛到傍晚,我们就去宾馆开了房间。压马路压的脚累,我们一起躺到床上休息。窗外是一片淡蓝的天空,偶尔飘过一丝云线。
  我翻个身,面对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的杨小沫。嗅着她身体散出来的体香,吻着还有她洁白光滑的脸颊。我已经有两年没感觉到过她的体香了,要不是这次分开了这么久,都不会再次触动我的嗅觉。

  我的呼吸挠了她的耳朵,杨小沫咯咯的笑着,扭头把小樱唇送来过来。我挑逗着她的舌头,享受着细微电流般的感觉在舌心上碰触火花。手也惯性的往她衣服里钻。并非我十分喜欢这样的开始,只是每次都会习惯性的把手伸进去,不那么做的话,反倒有些不自然了。和朱莹莹,程雪之间却没有每次都会做出这样的动作。
  追究起根底来,还得是大二开始,那时候环境艰苦,不是我们想生点什么事就可以随便生的。那时候除了她,我没有别的女人,所以所有的都只能寄托到她身上,寄托容易,泄难。她知道我的苦处,每次都让我悄悄的把手伸进她衣服里摸一会儿。
  亲了她的脸颊和脖子,杨小沫捧住我脸说:“晚上吧,我还没洗澡呢,走了这么大半天,身上都是汗。”
  “没事,我不嫌弃。”我埋头继续。
  杨小沫又捧住我脸,请求的说:“真的别亲了,脏。晚上我洗干净了,让你亲我腿和那里。”
  “真的?”我还真有点不敢相信,她突然放得开了。
  杨小沫肯定的点点头:“我想明白了,反正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我坏笑说:“那晚上给哥吹个箫。”
  杨小沫想了想说:“晚上再说。”
  我放开她,坐了起来。杨小沫整理着衣服说:“我这三个月都回不了家,你有空了去看看我爸妈啊。”
  我答应她了,她又反悔说:“算了,还是别去了。等我回家了,我们俩一块去,顺便把我们已经拿了结婚证的事告诉他们。”
  日期:2014-03-01 12:35
  房间里有电视,我开了电视,抱着她一起看。
  天彻底黑下来以后,一起出去吃饭。热天大家都喜欢吃烧烤,我们也去凑了个热闹。我本想让杨小沫去把章小静叫出来。但她说她回去了就很难再出来,此事只好作罢。县城南边有一条挺宽的河流,吃完烧烤,我们又去那里去吹河风。我们坐在河床1u露的鹅卵石上,夜色清凉,河水流过的哗哗声像是一来自远古的单调曲子。远远近近,行人极多。晚上反倒被白天热闹许多。

  “老公,你看,我们上高中时候的那家网吧还在呢。”杨小沫指着河对面的房子说。
  我抬头一看,果然如她所说。网吧的招牌都还是当年的那块。
  杨小沫靠近我说:“你还记不记得,当年你就是在那个网吧,找到我的。结果你骗我自己考上了重高。我生气离开,你跟了那么一小段就回去了。后来我还怪我那个同学,她要是不赶你走的话,兴许你跟我说说讨好的话,我就原谅你了。”
  “她不赶我走,我也会走的。”我直白的说。
  “为什么?”
  我笑而不答,她说:“我知道那个时候你不喜欢我,心里成天都想着你的可儿。你现在还想她吗?”
  “不想,我只爱你。”我迅回答道。她可能以为我走神了,才会突然问这个探心里话的问题。
  “拉钩。”杨小沫伸出小拇指。
  我们拉了勾。她又说:“为了表明你的真心,你再个誓吧。”

  “每次都要誓啊?”我都不知道自己该被雷劈多少回了。
  杨小沫对我使眼色:“那你到底不啊。”
  我刚完誓,突然一个惊雷炸响。吓的杨小沫像只受惊的小鸡往我怀里钻。她伤心的说:“你不爱我。”
  我抬头看看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乌云密布了。天边也扯起了几道闪电。人群开始散去。我拉起她忙往宾馆赶。眼看着就要到宾馆了,一阵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就那么几十秒的时间里,我们俩都成了落汤鸡。

  “啊哟,看到下雨就早点回来嘛,瞧这一身淋的。”老板很热情的递给我们毛巾。
  我让杨小沫先擦,她坚持让我先。我擦完了一抬头看见老板色迷迷的盯着杨小沫的身体。夏天穿的单薄,衣服一淋湿,里面可是什么都看得清楚。
  我把毛巾还给老板:“谢谢啊。”
  “你老婆还没擦呢。”老板追上来两步。
  “回房间擦。”我回头说道。
  回到房间后,杨小沫用毛巾擦头时,我也盯着她身体看,看来看去觉得也没什么看头。
  杨小沫现了我的猥琐,用毛巾打我:“流氓老公,看什么呢。”
  我只是摇头。杨小沫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说:“我除了胸小点,其他地方没缺点了吧。”
  我说:“这样挺好的,完美的是女神。”
  “我知道,你的女神是段可儿。”杨小沫酸酸的说。
  我笑笑。其实我心里的女神是章小芷,其次是她的妹妹章小静。

  因为衣服湿了,我们便一起洗澡。我冲洗时,她把衣服清洗了一边,然后挂在洗澡间的通风口。
  我把她拉回身边,给她身上沫香皂。过境小雪峰时,沿着小樱桃绕圈圈。
  “你别,我痒。”杨小沫从我手里拿过香皂,把我往外面推:“去床上等着我。”
  差不多一个小时候过去了,她还没出来,我等的有些着急,推门一看,她还在清洗密处,那里被大团的白色泡沫所掩盖,什么都瞧不见。
  “你快点啊。”我催促说。
  杨小沫依旧不及不忙的洗着:“你想亲它,我就得洗干净啊。”
  我转身欲走,她上来拉住我说:“你进来吧,把你那东西也洗干净了。”
  她跪下去,帮我抹上香皂,弄了好一阵,才用水冲洗干净。
  我挺了下腰,把大虫对着她的脸:“要不先试试。”
  杨小沫抬头看着我,很为难的样子。片刻后,她闭上了眼睛,双手握着大虫,刚要放到嘴边,她突然睁开眼睛要再给我洗一遍。
  洗完后,她犹豫着不肯放进自己嘴里。我乘她不注意,抱着她脑袋,大虫箭似的插进了她嘴里。紧接着是我的一声惨叫。因为她竟然用嘴咬了它。
  我捂着大虫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疼的实在叫人难受。
  “老公,你疼的厉害吗,要不要上医院啊?”杨小沫既担心又害怕的说。
  “不……用。”我慢慢的缓过来了劲。
  一个小时后,大虫终于再次站起来,只是身上的牙齿印犹存。杨小沫主动跪倒床上:“再试试吧,我不会咬它了。”
  日期:2014-03-01 12:37
  我用双手护住大虫,心里很担心,以她的性情来说,再次生意外状况是完全有可能给的。杨小沫微笑的看着我,另一头去拿开我的手:“老公,你别怕啊。你就把第一次给我吧,我不会弄疼你的。”
  我笑着说:“我怎么现你变了,是不是跟洋鬼子接触多了,都变的幽默了。”
  “你老婆我本来就很幽默啊。”杨小沫说完,闭上眼睛,再度把我的大虫拉到她的唇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