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96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感到又好气又好笑。觉得他们完全是在扯淡。我说:“那我去看看她可以吧,哪怕是在他们的监视下见面都行,就当探监了。”
  章小芷扑哧一笑:“你说话越来越贫了,真是个小孩子。”
  校长接着说:“他让你明天去,然后直接去县政府找办公室主任,他会帮你联系。”
  “章老师要去吗,我们一块吧。”我问道。
  章小芷一愣,明白过来后摆摆手:“我不去,你代我看望一下我妹妹吧。”
  “没问题。”我说。
  日期:2014-03-01 12:32

  她伸手去拿自己的小罩,接着用一只手盖在了自己的大上,银白色的光亮瞬间消失无踪。我往床头窜了窜,身体往上挪了挪,把她拖回来床上,紧紧抱着,脑袋埋进了她的深沟里。
  程雪试探的问:“你想要啊?”
  我的脑袋在她的深沟里晃了晃,好一会儿后才放她起床。
  我离开家的时候,程雪一直把我送到了等车的路边,等我上了车,她还站在路边挥手。我知道她特别想跟着一块去,期间好几次我都差点想让她一起走了,但终究还是忍住了。越心软的人,麻烦就越多。
  到县城以后,我直奔县政府。县政府大楼建设的十分恢弘大气,看上去像袖珍版的“纽约帝国大厦”。高高在上,俯瞰全城。

  大厅入口坐着一个保安,我走进去时,他伸手揽住我,严肃的问我找谁。我说找办公室主任。
  他拿出一张表格:“先填了这个吧。”
  是一张出入表,我填好后他检查过了才放我进去。电梯处指示县政府在第九层,上去以后,就看见办公室主任的办公室正对着入口,不过门紧闭着。我在楼道里走了一圈,现只有少数的几个人在值班。我走进其间一间,询问办公室主任什么时候来。他说今天周六,不上班。
  我知道和他多说无益,就走到电梯间,坐在了木椅上等一会儿。
  差不多一个小时候后,不见任何来人。我等的不耐烦,跑到一处市打了电话给校长。他说自己有那人的私人电话,他再帮我联系一下。一会儿之后,他回过来电话,让我站在县政府门口等着,办公室主任等一会儿就来。
  又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那厮才开着车过来了。人模狗样的那么一家伙,大约三十几岁。他招呼我上车,带我过去找杨小沫她们。
  我没好气的责问他怎么这么没有度。他倒客气的说:“真不好意思,有些必要的事处理。不然也用不着你等这么久了。”
  就这一句话,让我对他的印象大变。自作多情的以为这是一个好领导。下车时,我旁敲侧击的问:“政府,你孩子有多大了?”
  “十岁。”他答道。
  我本来还想着让程雪和他认识一下呢,这样一来完全没有必要了。
  他走进一家宾馆的时候,把我拦在了大厅里,说是不方便进去。我看着里面的装潢和气派,明白了个七八成,这地方应该供权贵休养的。大厅里的迎宾和前台都长的不错,想来每天晚上她们多半都会躺在不同的领导怀里,也未可知也。
  半天的经历,让我感觉到自己的自信心受到了伤害。第一次那么深刻的感到作为一个屁民,自己是如此的被‘主流社会’排斥在外,被他们居高临下的蔑视着。我暗暗誓,自己一定要努力成为这片‘主流社会’的主宰者。多年之后,回想起自己那时许下的梦想,虽然后来经过努力和付出得到了实现,之后却为之付出了很惨重的代价。
  办公室主任下来的时候,一个外国白人和杨小沫也跟着出现了。
  杨小沫笑盈盈的朝我暗中挥手。然后杨小沫和那个白人用英语交流了一番。主任试图插嘴,但是他的英语实在是太烂了,憋红了脸,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交涉完了以后,杨小沫叫我往外面走。办公室主任让我们别呆太久,三个小时候她必须回到宾馆。
  办公室主任开车离开以后,我们就地沿着公路走。走了几步我现杨小沫只是跟我并排而行,既没有挽我的手,也没有主动说话,这让我很不满。
  我故意的咳嗽了一声,杨小沫这才拉住我说:“老公,你不会感冒了吧。”
  我不啃声,继续迈步前行。杨小沫双手挽着我,晃着我手臂撒娇的说:“你怎么了嘛,为什么看到我不高兴啊。”
  “没有啊,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我提议说。

  她带着我去了县城里唯一的咖啡店。我看着她喝咖啡,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我从不碰苦的东西。
  看着她很高兴的样子,我心里愈不悦,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也许是因为自己亏心事做多了,警惕性很高,我半开玩笑的说:“那洋鬼子高高大大的,你们俩没什么吧?”
  杨小沫放下咖啡杯,盯着我看了几秒。我突然感到脚上吃疼。再看她,笑的特别得意。
  她挪过来,跟我坐到一排,认真的说:“老公,你是不是吃醋了啊?”
  日期:2014-03-01 12:33
  我没有掩饰,有些伤感的点了点头。杨小沫也不顾旁边桌子上坐着人,直接扑进了我怀里,过了一会儿,我才现她在悄悄的流泪。我轻拍她的背,让她注意下自己的形象。她在我怀里抹干了眼泪才坐起来。
  我笑着问:“很想我吧?”
  “嗯。”她连连点头,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她接着说:“我不是因为想你才哭的。是因为你开始关心我了。”

  “我以前不关心你?”我抗议说:“杨小沫做人呢,良心最重要了,你不能这么冤枉我的。”
  她搡了我一把,露出笑容:“不许你狡辩,我自己心里有数。”
  “你和那个洋鬼子……?”我犯傻的重复问道。
  刚才挨了脚踩,这回轮到手臂挨掐了。她生气的说:“你胡说什么,我是那种人吗?除了你,我的手都没让第二个男人牵过。”
  我搂着她小腰,心里感到特别的开心。

  离开咖啡馆,我们沿着大街转了圈,然后去饭店吃饭。一路上嘴巴就没停歇过。杨小沫把他们工作的事全告诉了我。她是那个老外的专人翻译,住在他的隔壁房间,有一回他想到杨小沫房间去坐一会儿,被她拒绝了。那老外不甘心,隔天又以工作的名义,邀她到自己的房间去。还是被她拒绝了。
  我给她夹了菜,装作随意的问:“能章小静呢。”
  杨小沫说:“她给另一对外国夫妇做翻译,本来我的这个老板史密斯先生要她的,被我给拆散了。”
  “为什么啊?”我一下还真想不明白其中缘由。
  “我怕她被欺负啊。”杨小沫说:“但是我就不一样了,他欺负不了我。”
  “那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记住,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嘱咐道。
  杨小沫夹起一片藕片喂到我嘴里:“我知道,你就放心好了。

  我赞美说:“你们学英语的就是比我们学语文的脑子好使啊。”
  “那当然了。”杨小沫笑容灿烂。
  转眼三个小时就过去了,杨小沫很为难的看着我。我让她别回去了,管他们设了怎样的规定,今天我们必须呆在一起。
  “可是,我们的工作会不会受到影响啊?”杨小沫担忧的说。

  我不屑的冷哼一声:“怕个球,我读那么多年的书,现在每个月挣个一千来块钱,我就是自找没趣。我都想过了,回头他们要是批评你的话,我们就辞职去省城找工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