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95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每天早会上,校长都特别说明一下防御**的事。说来事巧,章小静班上还真有个孩子感冒了,咳嗽了两声,吓的其他学生喊叫着跑出了教室。我停住写字的手,回过头,拍了拍手上的粉笔灰,朝那个学生走去。

  “老师,你别靠近他,他有**了。”挤在教室门口,往里瞧的学生大喊。
  感冒的学生捂着嘴,身子往后靠,他另一只手长长的伸着,作出阻止我靠近的手势:“老师……咳……我怕传染给你了。”
  我不禁冷笑,上去碰了碰他的额头,有点烫。我问他是什么时候感冒的,他说今天早上才开始。我拉起他手让他跟我去校医室。
  “啊,快跑啊。”学生们见我们走来,吓的四下逃窜。
  校医听我做了病情介绍,脸色大变。他忌惮的说:“带我这干什么啊,现在是**高期,赶快通知县里派车来接走。
  我说:“病不是有个潜伏期吗,这孩子今天才有点烧的,你赶快给打个针开药,开点药,应该不会有事的。”

  “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校医恼怒的说:“搞的好像你比我还懂一样。”
  我也大声说:“那你先给打一针啊。”
  “不打,不打。”校医把我们往门外推:“赶快走,**病毒经过空气都能传染的。”
  我跟他推挤一阵,一会儿他的儿子出来了,就改成两父子一起把我们扫地出门。关上的房门里,我听见校医让他儿子去拿消毒粉来。我气愤的上去踹了两脚房门。他却在里面幸灾乐祸的说,就是我把门踹个窟窿,他都不会给学生打针。
  “老师,我真的是得了**吗?”学生吓的流下了眼泪,一颗接一颗的,像两根线条。

  我拍拍他头:“没事的,感冒拖久了,就有可能转换成肺炎,但是不代表感冒了就得肺炎。你别害怕,跟老师去家里吧。”
  学生点点头,抹了眼泪,立刻又从眼眶里滚落出来。
  经过教学楼下时,章小静班上的学生都伏在走廊里望着我们。到家后,我就给他熬姜水。校医不接受,只能咱们自己用土方治了。
  章小芷和学生班上的代班主任赶来了。代班主任气势汹汹的问我是怎么一回事。我告诉了他,他指责我糊涂,年轻人办不来事。当场拉起学生就走。
  我挡在门口:“你要带走他可以,但是得先把姜水喝了。”
  “那怎么行,他多呆一会儿,我们大家都多一份危险。”代班主任试图搡开我。

  我将他推回去,喊了声章小芷。她点头答应了。学生喝过姜水后,我就没理由阻止他们将其带走了。我一路跟随,他们带到一间空教室关了起来。我向章小芷请求,说明情况,希望她能够立马通知学生的家长,让校医给孩子打一针。先看看情况再作打算。
  章小芷站住脚,回头说:“你说要求我都能答应,但是这个孩子必须马上送走。”
  “感冒不等于**。”我重申自己的观念。
  章小芷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沈老师,现在是特殊时期,我们要以防万一。”
  接下来的两节课,上的心神不宁。很担心那个学生。他本来没有**,兴许被带到外面的**隔离医院去治疗,搞不好就真传染**了。
  中午我被叫去会议室开会,所有的老师都在,还有一对农民夫妇,校长介绍说那就是学生的家长。会议上两口子都掉了眼泪。已经通知了县里,不久就来车将孩子接走。我急忙表达抗议。所以的人都异样的看着我。

  日期:2014-03-01 12:27
  校长伸在空中的手,往下压了一下。我坐下后他对我今天的表现做了表扬,但是话还没说完,接着就是批评了。说我警惕性低,盲目的低估了非典的严重性和传播度。
  我放弃了任何形式的辩驳,即便如此,在校长说完以后,接下来言的几个人都将我指责了一番。
  散会以后,章小芷走到我身边说:“今天的事你有对也有错的地方,大家的批评可能是严厉了些。你作为年轻的教师,又是学校里学历最高的人,我希望你不要有任何的负面情绪,尤其是跟大家的关系要搞好。”

  我愤愤的说:“我看他们就是缺少师德。”
  看着有人走过来,章小芷忙给我使眼色。我们俩一直往下面走,楼道里她说:“下学期由你接任校长的安排,校长已经跟你说了吧。你也应该知道某些老师的心理,尤其是那些在学校里教了十几年,几十年的老教师,不管是排资论辈,还是人际关系,都比你要强许多,他们心里极端不平衡。一旦抓到你的过错,他们都会上纲上线的批评。所以以后你要多加注意自己的言行。”
  我点点头:“老师的话我记住了。”
  “去上课吧。”章小芷朝我挥挥手,朝着另一端走去了。

  中午程雪过来做饭时,告诉我县城医院的车已经来把那学生接走了。我上午所做的事她都知道了,她说还听到一些老师在背地里议论我,主要是嘲笑我年轻,社会经验少,空有文凭,没什么真才实学。
  我赶紧让她别说了,越听心里越气恼。就那么个事,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扯到我能力上去的。
  下午我到教室上课,看到地面都是湿的,像是刚拖过一样,而且还有一股淡淡的味道。我问学生是怎么回事。他们告诉我,下午第一节课时,学校让每个班打扫卫生,拖干净地板后,喷了很多消毒水。章小静的那个班,更是警惕,把教室都搬到对面的新教学楼去了。他们班是第一个住进新教学楼的班级。
  对于这些做法,我倒是支持。只是不满他们对那个学生的专横处理。

  星期五这天,我上了第四节课就放学了。我来到程雪的小卖部,把书本丢在玻璃柜上,坐在板凳上问她这个周末准备干什么。
  程雪说:“在家里陪你啊,还能去干什么。”
  我剥了颗水果糖丢进嘴里:“要不你还是去看薇薇吧,我想去县城看看杨小沫。”
  我说的完全都是真心话,并非出于单纯的尽到做丈夫的责任。她去县城一个星期了,不能常回来我理解,但是至今都没有打过一个电话回来,实在有些蹊跷。这也不是她做事的风格。
  因为我们坐在橱柜里面,窗户又被货物挡住,别人从外面是看不到屋里情况的,如果有人从门口进来,在阳光的帮助下,我们能够先察觉到对方。所以程雪毫无顾虑的从后面搂住我脖子,下巴搁在我肩头。她说:“哟,这才多久啊,就想你老婆了。”
  “主要是不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的,我觉得杨小沫不是那种人。”程雪不时拿目光看看门口。
  我拉住她的手说:“我不放心的是别人。你自己考虑下,这周末是看薇薇,还是回村子里住两天。”
  程雪撒娇说:“我跟你一块去好不好,我也好买点新的衣服穿给你看啊。”
  我拿开她手,将她拉到自己怀里抱着:“这不好吧,我去了肯定要住两天的,那你怎么办啊?”
  “那好吧,你星期天早点回来啊。”程雪从我身上离开,神色有些不悦。
  离开小卖部,我就去了校长办公室。校长和章小芷都在,两人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我说了来意。校长说他也不是很清楚。
  “那怎么都不让给家里打电话啊?”
  校长想了想说:“那你等下,我给县委主任办公室打个电话。”

  三分钟后,他挂了电话。说是怕商业机密被透露出去,所以不让他们跟外界联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