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0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更不懂什么电子信息。想了解未知事物变成了人们的某种需求,而迷信就满足了人们的这种需求,达到了供求双方的平衡。
  人在生存的过程中常常会遇到自我同一性的问题,就是说理想中的我与现实中的我不一样,每个人的生长环境不一样往往难以达到理想和现实的一致,所以他们很想了解未来的自己是否能成为自己所期待成为的样子,在内心产生矛盾,不知道命运如何发展,迷信的心理不可避免的产生。
  而这些装神弄鬼的民间高人,为迎合大家需要而设置一些占卜术、算卦,这看似有理的描述,其中实际上这就是巴纳姆效应。上个世纪,随着电影业的发展,马戏业受到了冲击,许多马戏团纷纷倒闭。有个叫巴纳姆的马戏团却总能吸引观众。说到诀窍,团长巴纳姆说:我们尽可能演符合大众口味的节目,演出的节目里包含了每个人都喜欢的成分。
  心理学把这个故事衍生为巴纳姆效应:只要是普通大众都喜欢的说法,一般都能受到欢迎。比如‘你不大愿意受人控制’、‘你以自己能独立思考而自豪’、‘你希望别人尊重你’诸如此类的描述,都是一般人乐于接受的。这就是迷信的生存奥秘。而搞迷信的很多人,他们甚至都是一个非常迷信的人,他们能把迷信的别人带进他们的迷信世界里。”
  我说道:“貌似听明白了,不过,监区里那个迷信的女犯人,怎么救啊?”
  又是神女!

  一定是神女搞的,搞得墙上都是血,这到底在干什么啊!
  而神女,坐在床上,打坐着,她面前,放了一碗米饭,米饭上面插了三根香,还有剪刀等东西。
  这她又是从哪里弄来的?
  她们监室的一群女囚,都围着神女的床下面跪拜着,搞得像是电视上古代人在求雨作法一样的。
  我进去后,大声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女囚们都看到了我们,没人搭理我们,她们依旧虔诚的跪着。
  然后我过去,拉扯神女的脚:“你给我下来!你给我说清楚,墙上的血怎么回事!”

  女囚们看到我动神女,看到我破坏她们的法事,她们都站起来,要把我们推出去。
  她们毕竟人多,一番推搡后,我们被推出来了外面。
  神女依旧端坐在床上,嘴里念念有词,女囚们把我们推出来外面后,继续回去跪着。
  妈的都被洗脑洗傻了吧这群傻子!
  看来,硬来的话,需要多点人才能进去把她拖出来,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些血从哪里来,妈的,是不是杀人了她们!
  我赶紧让人去请示监区长,监区长二话不说,让黄苓带人过来拿神女。
  黄苓带了十几名狱警过来,进了监室后,就去拖神女,而那帮跪着的女犯,顿时站起来,和狱警们干架起来,那生猛,那不要命的打法,我看着都觉得可怕。
  黄苓对外面看着的我们吼道:“还不赶紧进来帮忙!”

  好吧。
  我挥挥手:“沈月,进去!”
  沈月带着人也进去了,监室里面彻底乱作一团。
  叫声,打斗声,喊疼声,哭声,此起彼伏。
  我也进去了。

  可监室毕竟小啊。
  我塞在门口那里进不去了。
  没想到,那帮女囚的战斗力爆表啊,直接把我们活生生的硬是一起给推出来。
  不仅如此,在即将推出来所有狱警的时候,她们还能顶住门,关了锁上了门,谁要去开锁,她们就用剪刀捅我们的手。
  靠,不要命了!
  我在外面骂她们,她们没理我。
  不过,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两个我们的人在里面爬着站起来,被她们用剪刀劫持了。
  是黄苓和沈月。
  妈的。
  黄苓死就死了,沈月不能死啊!
  剪刀架在了沈月的脖子上:“你们再进来,我就捅死她!”

  我问道:“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她们回答道:“神女帮我们消灾!”
  我说:“你们这不是迷信是什么!你们被她骗呢,哪有什么消灾的!”
  她们说:“不需要你来管!不可以带走神女!”
  我问道:“好,那我问你们,那墙上的血怎么回事,你们是不是杀了人?”
  她们说:“这是我们自己的血,割腿上的血。这里没有鸡血,只能用人血。”
  我靠,真疯了,外面做法事用鸡血来消灾辟邪,她们直接割自己的大腿取血来做法事。
  我骂道:“你们这群傻子!你们都被忽悠了,她还跟你们要钱了是不是!”

  她们反骂我:“你才是傻子!忽悠不忽悠,是我们自己的事!”
  我说:“那她要你们放完血,死了呢?你们也死吗。”
  她们说:“死不死关你什么事,我们自己的事,我们乐意!”
  妈的,无法沟通,不可理喻。
  我说:“行,既然如此,我可以不管,那麻烦你放人可以吗?”

  她们说:“不行!除非我们先让神女做完法事。”
  艹。
  我说:“放人!”
  她们瞪着我。
  我说“放人!不然等下防暴队过来,有你们好受!”
  她们说道:“那我们就杀了她们两个!”

  我说:“你敢!”
  她直接一剪刀要捅沈月,我急忙喊道:“别别别!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妈的她们还真要杀人啊。
  我急忙让人去汇报监区长。
  监区长赶紧带人来看怎么回事,可她看到在监室里被劫持着的沈月和黄苓,监区长也无可奈何,用求助的眼光看着我:“张帆!赶快想个办法!”
  我心想,妈的没办法就让我们来顶雷啊,万一我想个办法,搞砸了,里面两人有个三长两短,这罪还不是怪到我身上来。

  我支支吾吾的,也不说个所以然,监区长焦急,问:“说啊!”
  我问里面的女囚们:“你们到底怎么样,才肯放人!”
  女犯们回答:“做完法事!就放人!不能抓神女!”
  监区长骂道:“荒唐!”
  我急忙把监区长拉到旁边:“就让她们做完吧,我们等一下。”
  然后我问她们:“要多久!”
  她们都看向神女。
  神女闭着双眼,念念有词,不管我们。
  我看着剪刀架在沈月的脖子上,担心她们真敢捅,我说道:“好,那就等你们做法事,然后放人,神女我们不抓。”
  她们说道:“你们要是抓神女,我们和你们拼命!”
  看那副样子,是真的要拼命的架势。
  我无奈的点点头,说:“我们不抓。”
  然后,就这么保持着对峙的架势。
  监区长拉着我到旁边,问:“要不要上报领导?”
  我靠,你是监区长,决定权在你,来问我干嘛呢。
  我说道:“我就怕等下领导知道了,带人来,事态无法控制,万一她们杀死人质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