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89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父亲抽着烟说:“你妈说你今天要回来,去小市场买了猪腿炖汤。我让她等你回家了再去买。就争这个。”
  “那买了吗?”
  母亲起身往厨房去:“早煮上了,你等着,我去看好了没。”

  父亲说:“你媳妇和程雪呢,怎么不一块来家里?”
  我解释道:“程雪去看她养女了。杨小沫临时掉到县里工作了,今天刚走。”
  父亲点点头,又说:“你丈人和丈母娘来家里了,说是让我们家早点去提亲。你们俩睡一个铺的事被她嫂子抖落出去,村里人都知道了。他们家里人觉得丢脸面,早点把你们的事定下来了,也堵了别人的嘴。你们已经拿了结婚证的事,我也没告诉他们。”
  “管他们呢,等杨小沫回来了再说吧。”我说:“兴许八一建军节,或者十一国庆节的,我们就准备结婚了。”
  “那好啊,越早越好,我和你妈等着抱孙子呢。”父亲说。
  这时,我闻到了肉香。抬头一看母亲端着碗出来了,她递到我手里:“先喝一碗吧,都不知道你们在学校里是吃的些什么。”
  喝完肉汤,我就离开了家。附近邻居家挨个坐回聊会儿天。猛然现跟我年纪相仿的青年们,几乎都有了孩子,有的都能打酱油了。

  在家吃过晚饭,我便回了学校。已经好些年,没度过一个人的夜晚了。
  第二天早上被敲门声第二次吵醒第一次是起床铃,我眯着眼睛望了眼闹钟,不过才早上六点钟。倒头又睡,突然想到朱莹莹今天要来,一下就清醒了。看来那个女人这几天憋得难受,不然也不至于一大清早的赶来。
  我懒得穿衣服,就出去开门了。我一边拉门把一边说:“莹莹,我都想死了你。”
  “弟弟,是我。”段可儿穿着一件艳红色的短袖,长束在脑后,显得清爽妩媚。她很拘谨的样子,看到我只穿着裤衩倒没什么大的反应。
  我感到局促不安,暗呼自己太过大意。转身进了房间。穿了衣服出来,她已经自己坐在了椅子上。我应该赶她出去的才对,但如此一来,却开不了口了。

  “你,你来有事吗?”我按了电脑的开机按钮,爱搭不理的说:“我马上还要出去的。”
  “弟弟,你能原谅我吗?”耳边传来可儿恳求的声音。
  我顿了顿,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突然有些心酸,她怎么好意思说得出口,她打我的那一次,把我对她多年的感情和思念,全给打的灰飞烟灭了。那之后我自己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今天主动上门来道歉,我突然就觉得不恨她了;不仅不恨,还多出了几分怜惜。
  见我久不回答,可儿起身走到了椅子边上,玉膝一软,跪了下去。她带着哭腔说:“你原谅我好不好,真的对不起。”

  我吓了一跳,没有想到她还会来这一招。我赶紧将她拉起来。
  “你原谅我了?”可儿抬起头,眼眶里是闪动的泪花。
  我心间一动,想着或许那次她是意外失手吧,或许她对我这个订过娃娃亲的“弟弟”还有着一些感情。于是我淡淡的点了点头。
  “杨小沫呢?”她往房间里瞄了瞄,眼睫毛上沾着泪珠。
  “她调到县里工作去了。”我随口答道。
  可儿点点头:“你还没吃饭吧,家里有菜吗,我去给你做。”
  我转动椅子,面对她举手制止:“千万别,我现在不饿。”
  她站住了,双手放在上,不知所措的样子。
  我倒了杯水,坐到桌子上问她今天有什么事找我帮忙。这是可以预见的,她没事求我,不会在事一个月后才来学校向我道歉。
  可儿站在桌子边上,看看我又低下头,嘴唇动了动,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

  我催促道:“有事你就说啊,看在我们俩往日的感情份上,我尽力帮你这一次。”
  我的意思很明确,只帮这一次,下次就是天塌下来都不关我事。
  可儿在我对面坐了下来,她慢吞吞的说:“我也是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来找你的,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鲁阳那个王八蛋这回不但歉了赌债,还被人打伤了。”她的泪珠又挂上了:“村里人都知道他死性不改,没有一家肯借钱。你可以帮帮我吗?”
  “要多少钱啊?”我淡淡的问。谈钱就伤感情,尤其是在我没什么钱的时候。

  可儿欲言又止,由此可见数目不小。
  日期:2014-02-28 15:57
  我先制人:“我和杨小沫都刚出来工作,也没多少钱,还剩下两千,全部借给你吧。”
  “两千啊。”可儿自言自语似的嘀咕。

  “那你要多少?”我之所以想问个明白,仅是出于好奇心。但好奇心害死人。
  “一万。”可儿说:“这只是他欠的赌债,他现在人在医院里,医药费还要好多钱呢。”
  “这钱你们就打算自己出了?“进了医院就说明伤的不轻。
  可儿苦楚的点点头:“不然还能怎么办,那些人天天堵在家门口要债,我们现在都不敢回家。”
  这下我算知道了,人光是聪明没用,还得有文化。稍懂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医药费应该由他们支付。但是在农村这一条很难办到。势力稍不如人家,就只能甘受欺辱。虽然我跟镇长和派出所所长都不熟悉,但我的身份和以后在事业上的升值空间,想要和他们深入结交,称兄道弟易如反掌。解决这点小事,他们应该会给与帮助。关键问题就在于,现在出事的鲁阳不但是个王八蛋,他还是一个夺走了我心爱女人的王八蛋。我若如此仗义的出手帮他,那岂不是比他还王八蛋?

  “弟弟,你想想办法,帮我这次好吗?”可儿楚楚可怜的乞求:“只要你帮我了,我会报答你的。”
  “你?”我皱了下眉头:“你有什么可以报答我的!”
  可儿低下头,羞红了脸。我顿时明白了,她的报答就是以身相许。我才不吃那个亏呢。她的身子被鲁阳碰过无数次了,而且还生过孩子。虽说她育的还不错,但我不缺女人,睡了她只能是我吃亏。谁都懂,女人只要让男人睡了,她对他的态度立马转变。我拿两千块钱甚至更多睡一个结了婚生过孩子的ShaoFu也不值得。
  我打量着可儿,她成熟了不少,颇有韵味,典型的轻。虽说算不上是个大美女,模样却也耐看。我心里不由得一颤,裤裆里有点不安份了。但转念回到前面的思绪,拿两千块钱一对比,滋生的夭折在萌芽期。

  良久,可儿说:“你心里还有我吗?”
  “我心里只有杨小沫。”我干脆的回答。
  可儿点了下头,站起身说:“那你先把两千块钱拿给我吧,其他的我再想别的办法。”
  我让她等着,回房间拿了银行卡,和她一起去街上。

  工作人员刷了一下卡,电脑自己报账还有五千四百元。我尴尬的回头看了下可儿。她脸上似乎露出了些笑意。”取多少啊?”工作人员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