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85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4-02-28 15:47
  我毫不留情的将她从身上推开:“你别挡着啊,我打游戏呢……你看吧,我又死了。”
  杨小沫气呼呼的说:“死就死了呗,你回城不就复活了。”
  我已经没有了直接回城的工具,只能让英雄成幽灵状慢慢的漂回城里。设置好以后,我拉起她手:“洗澡去。”
  杨小沫回头,指着电脑,语气好似比我还着急的说:“诶……老公,你的游戏。”

  我说:“没事,我们洗完澡出来,它应该漂回主城了。”
  杨小沫乖乖的站着,我拿蓬头给她淋水,她自己擦洗身子。她突然说:“老公,要是我们家有浴缸就好了,我们俩每晚都可以一起鸳鸯戏水。”
  我没想到她还会想到这些,不无嘲讽的说:“哟,你什么时候有这雅致了。”
  杨小沫从我手里拿过蓬头,冲洗自己的那片稀疏的黑草地:“从小我就喜欢,那个时候我们家有个大澡缸,每次我都和我哥一块洗。特别的好玩。有次他撒在洗澡水里,差点没被我爸打死。”
  “你们一起洗到什么时候啊?”我对此很在意。
  杨小沫偏头想了想说:“好像是十一二岁吧。”
  我小心翼翼的问:“那你哥没怎么特别的欺负你吧?”

  “没有啊,只有我欺负他的份。”杨小沫让我扶着她,翘起小脚丫冲洗,突然她拿起蓬头朝我脸上淋水:“你混蛋,脑子里想什么呢。”
  我躲开蓬头,解释说:“别介啊,我开玩笑的。”
  杨小沫不依不饶的说:“以后你再开这种玩笑,我跟你没完。”
  “不开了,不开了。”我从后面抱住她,捏着她的,略施薄惩。
  杨小沫皱眉说:“你怎么这么讨厌啊,每天晚上都不肯放过我。”接着,她一商量的口气说:“别在这里好不好,一会回房间了我给你。9g-ia”
  我撒开手,故意的说:“谁稀罕天天碰你啊,今晚你想都别想。”我这么一说,两人的主客立场,立即生了对换。

  杨小沫拿出不认输的个性,把身子贴上来:“今晚你必须碰我,你要是不碰的话,这一个月我都不给你碰。”
  回到床上后,我故意不作反应。最后还是她按奈不住了,用小脚丫夹我的腿,但嘴里什么都不肯说。
  我故意气她说:“按摩的手法与众不同啊。”
  因为有了先前的铺垫,这句终于激怒了她的忍耐力。杨小沫站在床上,把脚在我头上晃来晃去:“你再说一遍,这是手还是脚?”
  我作势欲咬,她吓得赶紧缩回去,躺下来依偎着我说:“你变态,脚那么脏你都敢碰。”
  我说:“这叫气吞万里如虎,无所不包容。”
  “去你的。”杨小沫的身钻进被子里,在我身上摸索:“我看看你的小老虎,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厉害?”
  我腰部运气,本就怒吼的大虫,顿时笔直如刀峰。杨小沫抓着它说:“还装,硬的跟铁似的。你自己解决去吧,我不给你碰了。”
  我抓住的手,不让她放开。杨小沫倒也乖巧,纤细的五指柔柔的握着。
  我空出来的那只手,伸到她脖子下面,揽过她的头:“老婆,吹个箫怎么样?”
  杨小沫嘴唇动了动:“大晚上的吹什么箫啊,乐器早就被我丢了,都没带回家。”
  她完全不知道我话里的含义。她之所以理解错误,除了思想单纯外,她真的会演奏好几种乐器。尤其是笛子,箫什么的。

  鉴于她知识面的狭窄,我不得不把自己的要求通俗化。我隔着薄薄的被子,碰了一下她握着我大虫的手:“它就是箫,你懂了吧?”
  “无耻。”杨小沫厉声骂道。
  我忙安抚说:“不吹就不吹好了,干什么火。”
  杨小沫背过身后,我抱她,她不应也不挣扎。为了刺激她,我只好用大虫在她雪白的贝壳肉上轻轻的冲撞。不大一会儿,杨小沫就不安的扭动小翘呻,乘我冲撞的时候,往后一坐。两个人的身体瞬间结合。然后她主动动了起来。

  “老公,亲我。”杨小沫转回头,满脸娇红。
  我衔住她嘴唇,吮吸着她的上下嘴唇。她费劲挣脱开,因为她知道任我那样下去的话,明天她的小樱唇会红肿。
  “下面,我要。”杨小沫娇声勾人。
  我加快动作,不大一会儿,她身体里一股细细的暖流喷涌了出来。我察觉到自己也快了,也不管她还飘在云端,猛烈刺激,两分钟后完事。
  杨小沫翻身过来,紧紧抱着我:“老公,我幸福死了。”

  “今天感觉特别的好?”
  她摇头,解释说:“今天我和两个女老师聊私房话,她们都对老公在那方面的表现有些抱怨。唯独我就不同了,每次你都能把我弄舒服了……就是,你每晚都要,我觉得太频繁了,不知道会不会对身体不大好。”
  日期:2014-02-28 15:48
  她的这点担忧,我从来未放在心上。人生苦短几十年需尽欢啊!而且对此我还有自己的一番解释。比如说有些人爱吃辣,一顿不吃辣椒,他就难受,口中一日无味。顿顿有辣椒吃,他即便偶尔上火,得到的好处却是更多;而有的人能够吃苦味的,那么多数人都讨厌的苦瓜,他却吃的十分欢畅,坏处真说不出来,好处倒是一大堆,每到夏天大人们往往就会劝说孩子多吃苦瓜,清凉的。体质有异,优劣点就不一样。同样的,有些男人在那方面不行的,一个月一次都嫌苦恼。而我这样的天赋异禀者,哪天不尝腥那才叫苦恼。

  我问道:“那你是不是跟那两个女老师,夸耀我这事上的能耐了。”
  杨小沫偷笑:“没有,我说你那事上也不行,每次三五分钟就完事了。”
  我没有想到她会这么毁损我,兹事体大,关系颜面,在那事上即便不行的男人,都会吹牛把自己说的神乎奇乎,无不是胜过纪晓岚野史里有他的趣事哦,不屑隆庆帝。更别说我这种拥有天生优势的异禀者了。哪里能受这种污蔑,尤其是诋毁者还是自己同床共枕,夜夜笙箫的妻子了。
  我抗议道“你什么意思,故意毁我是吧?你的话要是被她们传出去,恐怕对你我都没什么好处吧?”
  杨小沫知错似的露出可怜的模样,她抓着我手,两人十指相扣:“老公,对不起,我是有意的。”听她这么说,我更想火了,她看出了苗头,赶忙接着说:“你听我说完啊。她们都把自己老公在那方面说的一无是处,而我要是夸奖你的神勇,她们会怎么想啊?我那么做,只是想让她们找到平衡,不要因为我和她们之间有什么不同,而排挤我。以后我们在学校教书生活,又不是一天两天,兴许这辈子就耗在这里了。我得有朋友啊,你说是不是……你会原谅我的,对不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