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82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由浅到深,她的嘴唇微凉,有点薄荷的味道。长年累月的演习,在舌吻上的功夫都应用的十分娴熟。遥想当日,我第一次和她舌吻时,她还追问这一招是跟谁学的。四瓣嘴唇紧密的贴合在一起,只有舌头在彼此的口腔里互动,纠缠难休。对此,我曾经拿交/配中的蛇来作比喻。很小的时候,我就见过蛇干那事。两条蛇的身体跟麻花似的缠在一起,挂在路边的树上,这个时候,就算你拿棍子去捅它们,它们都会一动不动,甘受欺负。

  大概十多分钟后,杨小沫费劲的推开我,拍着胸口大力喘气。我憋不住笑了出来。她挥手打我:“差点憋死我了,你还笑得出来。”
  我反驳说:“那怎么我就没事啊,搞的好像是第一次接吻似的。”
  杨小沫说:“我们都多久没这样接过吻了,你突然来这么一下,你说我能不憋气吗。你倒是享受了,想怎么亲就怎么亲。可我呢,一直都是配合你。”
  我把送过去:“再来,我配合你。”
  杨小沫把脸转开,我拿手去扳她的脸,她却紧咬着嘴唇,不让我的舌头进去。我将她推到,掀起睡裙,脑袋埋了下去。
  杨小沫大叫一声:“不可以,不可以亲那里。”
  我忙捂住她的嘴,指着隔壁房间。刚才她声音那么大,程雪肯定听见。没准她还以为是杨小沫故意叫给她听的呢。她眨了下眼睛,我才拿开手。
  她的睡裙裙摆落了下来,我再去掀时,杨小沫伸来双手按住了。我问道:“上次那样,你不是很舒服吗?”
  “脏。”
  我抓着她的手腕,硬是给拿开了。由于我趴在她的双腿之间,她也不能如愿的合上。我用嘴和舌头安抚着她的鲜红花瓣,她很快就没力气抵抗了,还主动把双腿的分开幅度增大。
  因为年轻,杨小沫的密处和程雪还有朱莹莹她们完全不一样,不仅仅是颜色的深度有差别,形状都不同。她的花瓣就像两片合在一起的贝壳,很娇小而不显褶皱。分开它,里面是一张微微张开的小嘴唇,时刻都摆出一副饥饿的样子。我把舌头探进她下面的小嘴里,用嘴包裹住外面的花瓣,吮吸了一会儿,杨小沫就出现了上回的反应,身子一颤,身体变的僵硬。这和我们用常规动作时,她体会到快乐的反应完全不相同。当我采取常规方式时,她的脸颊到脖子都会泛红,像是喝过酒似的。需要三四分钟才能褪尽;但是身子不会僵硬。

  日期:2014-02-26 11:23
  休息了一会儿,我再去亲她小樱唇时,杨小沫左右摇头的闪躲。反正她的两张小嘴都亲吻二十来分钟了,暂时也失去了迷人的魅力。我便放开了她。倒头下去装睡。
  “老公……”杨小沫的手指在我身上戳来戳去:“你怎么要睡了啊,我们还没做完呢。”
  我闭着眼睛说:“你不是已经舒服过了吗,我困了,睡觉。”
  “你还没舒服呢?”她使劲的拉我:“你起来,我下面空空的,是我想要好不好嘛。”
  我不为所动,杨小沫见自己的老办法不见效,突然就不出声了。我眯着眼睛瞧她,她脱了自己的睡裙,坐到我腿上,抓着大虫撸了几下,对准自己小翘呻里的花瓣,缓慢的坐了下去。她皱着眉头嗯哼一声,双手撑在我肩上,一上一下的动开了。难得她这么主动,我索性休息一下好了。
  好景不长,才短短两三分钟,她就罢工不动了。我睁开眼睛,看见她坐在我身上,满脸的疲倦。

  “累了?”我问。
  杨小沫点点头,在光洁的额头上抹了一下:“你在上面好不好,实在我没劲。”
  我伸手抓着她的,揉来揉去:“谁让你这么瘦弱了,休息会儿再动吧,多锻炼几回,就有劲了。”
  杨小沫摇头:“不好。我一没了力气,就会完全坐下来,你那个东西都会进入那里面去,每次都涨的我好难受。”
  “那怎么别人没这样啊?”
  “谁呀?谁没怎么样了。”杨小沫的神情忽变的警觉。
  “没。我说错话了。”我恍然明白,自己刚才差点说漏了嘴。
  和我有过关系的四个女人段可儿不算,还从没有人有过这方面的反应。对此,我想只能用个体有异来解释。我知道她的深浅,她熟悉我的长短。如此说来,有夫妻缘分的男女必有其缘合之所在。
  杨小沫从我身上下来,躺着说:“你快点啊,明天要上课,我们得早点睡觉。”
  我翻身而起,大虫虎啸着进入她身体。噗哧噗哧的声响中,她的/吟渐大。二十分钟后,偃旗息鼓。
  第二天,我有早自习,早饭时间才回家。她们俩坐在桌子上等我吃早饭。期间我一直注意着她们的表情和言语。直到放下碗筷,都没有现异常。
  程雪端着碗筷进厨房后,我问:“老婆,你跟程雪说了吗?”
  杨小沫摇摇头,低语说:“没,我一会去她小卖部玩的时候再告诉她。”
  “你是个聪颖智慧的姑娘,应该不会说错话的。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我嘱咐说,有点担心她话说直了,让程雪产生负面情绪。
  杨小沫不让我呆在家里,两人一起下了楼。为了不影响学生的单纯思想,我们在校园里一般是不挽手或者牵手的。一般早饭后,老师们都会端着凳子坐在新教学楼前的平台上晒聊天。我们也坐一块去,跟他们聊天谈地。今天的话题和以往有些不一样。他们大多数时候聊的是**。说的很热闹,但是大家的恐惧已经没有了消息传达下来那天严重。不知道是适应了,还是对**有了更多的了解,能够理性看待这种传染病。

  我恶作剧的咳嗽了两声,那些老师都把目光聚集到我身上,随后拿起凳子坐远了。一个老师问我是不是感冒了。
  杨小沫反倒坐到我身边,轻松的笑着跟他们说:“你们别怕,他是故意的。他要真感冒了,我早把他关家里了。”
  一个老师说:“你可千万不要那么做啊,病毒会在空气里传播的。沈老师要是真的感冒了,就要立马送到医院去隔离。千万不能传染给了学生。”
  其他人凑热闹似的,七嘴八舌的说个不停。我听的不耐烦,起身去了教室。上课没多久,我从窗户里看见章小芷和一个男人朝教室走了过来。我以为他们是来查看教室出勤率的,就没在意。
  “沈老师,你出来下。”章小芷在门口喊道。
  我放下课本,走出去。章小芷指着她身边的男人说:“你认识吗,他是我们学校新到的校医。有老师举报说你感冒了,我特地带他过来给你做个检查。”
  我张大嘴巴,吐出舌头。校医瞧了瞧,又用小手电筒照了我眼睛,点点头说:“没事,他免疫力很好。”
  章小芷松了一口气似的:“自己注意点啊,别吓唬人。我还以为你真的感冒了呢。”
  “怎么会呢,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我学着一个牙膏广告词。
  “回去上课吧,我们走了。”章小芷挥挥手。
  日期:2014-02-26 11:25

  看着她的背影,我心里都痒痒的。真是个绝代佳人。仔细辨看之下,章小静其实没有她姐姐美丽。突然现章小芷剪了短,显得简洁历练。
  我回到教室,嘱咐道:“同学们,注意自己身体啊。感冒了要去坐牢的。”
  众生一片惊呼,纷纷批驳我的恐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