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79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4-02-26 11:11
  “我们结婚了,就生个孩子好吧?”杨小沫突然说。
  我一惊,忙否决:“等两年吧,我们现在都还年轻,刚参加工作也没钱养啊。”
  “我就猜到,你不想要。”杨小沫早有预见的揭露。
  我从床上爬起来:“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你去厨房做饭吧。晚上我再好好的收拾你。”

  杨小沫不高兴的:“你把人家弄的难受死了,自私鬼,尽顾着自己的快乐。”
  她虽然嘴里抱怨里,行动上却是乖巧听话。
  为了慰籍她这几日在家里遭受的精神折磨,天黑以后,我们早早上了床。她洗了澡后,穿了一件粉色睡裙。我要求说:“老婆,把白天的衣服换回来吧。”
  杨小沫躺在床上,不答应:“去外面了那么长时间,衣服都脏了。你还想隔着衣服吃啊。”
  “你不是有两套吗?”
  杨小沫过去打开柜子,一边翻找一边说:“要不是看你今天给我买了衣服,我才不搭理你这些怪要求呢。”
  她找好衣服,直接丢在穿上,就地把身上的睡裙褪去,里面光光的。她坐到床边开始穿小背心和牛仔短裤。这一件是红色的,牛仔短裤的样式也有些不同。
  “这就对了,这样才漂亮迷人啊。”我赶紧夸赞说。
  杨小沫不吃我这一套,她说:“你喜欢这些性感的衣服,好像比喜欢我都要喜欢……老公,你不会是有恋物癖吧?”杨小沫说到这里,一脸惊恐和怀疑的看着我:“如果真有的话,我要带你去看心理医生的。”
  我点点头:“好像有点,但是不用看心理医生。这是一种正常的心态。你见过谁有洁癖的去看心理医生还治好了。”

  杨小沫说:“你说的也是,不过,我真的不喜欢这样。”
  “我会改的。”我说着将她压倒在床上。
  从头到尾,杨小沫的红色小背心都穿上在身上,牛仔短裤因为实在不方便,被我早早的除去。红色小背心遭的罪比杨小沫还多,当我想摸她的时,它就被推上去,堆在她脖子下面,一会又被从香肩上剥落,下放到她的小腰上。杨小沫半圆形的,饱满挺拔,不穿衣服时都是这样,穿上小背心了,增加一层朦胧的性感和迷惑。我的所好正在于此。
  休息了一会儿后,杨小沫神秘的笑,她说:“你今晚要是不彻底让我高兴了,明天我就带你看心理医生。”
  我问道:“老婆,你说我们俩总是那么一两个动作,你真的就能那么满足,要不我们尝试点新鲜的?”
  杨小沫拔开我脸:“跟你说多少回了,我是你老婆,不是你的情人,更不是小姐。”
  我故作生气的反驳:“你这样不是也很自私吗?只顾着自己满足就行了。想过我的感受没有。夫妻之间,是应该完完全全的把自己交给对方的,只是不会伤害到对方的事,有什么不可以做的呢?”
  杨小沫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半天没动静。我抬起头凑过去看,她竟然在悄悄的抹眼泪。
  我语气缓和了问:“就这么点事,你至于哭吗?”
  杨小沫忽然翻过身,就抱着我粉拳伺候:“你不是人。我从上中学开始就跟着你了,高中,大学我拒绝了多少追求我的男生啊。我照顾你,给你做饭,给你洗衣服,让你睡,以后还要给你生娃……一个女人该做的,我都为你做了。可你非要我做我不肯做的事……呜呜……。”
  我将她搂进怀里,拍着娇背安慰:“好了,是老公的错,我再也不跟你提这些过分要求了。别哭了好不好?”
  杨小沫抽泣着,也抱着我说:“嗯,你要一直都对我好。”
  我了个誓。还是忍不住她的一些错误记忆做了纠正。我告诉她,我们是大学才开始恋爱的,日中的女友是可儿,高中没有。不过其他的她都讲的很对。
  “可儿?”杨小沫抹眼泪看着我:“我可都好久没听你提起她了,怎么,又想人家了?”
  我在她的嘴唇上啄了一下:“怎么会呢,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这要是不提可儿,我心情还好些。一提到她,我就会想起那天在她们家生的事。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从来没有想明白,可儿为什么会帮着鲁阳对我下手。且不说我们俩之间的感情,换了别人来帮她教训这个胡作非为的丈夫,她也不能动手打别人啊。
  我和杨小沫又做了一次。虽然觉得很舒服,但是我还是感觉有点索然乏味。我睡到另一头,抱着她的美腿看来看去。当我把嘴唇贴上去的时候,她惯性的收缩了一下。我坐起来有些不高兴的看着她。
  日期:2014-02-26 11:13
  杨小沫似有歉意的也望着我,嘻嘻一笑说:“你亲吧,我不会躲开了。”
  我重新埋下头去,决定狠狠的惩罚她一番。她的两片花瓣在我的之下,越鲜红。杨小沫难受的哼哼唧唧。我拨弄出她的小豌豆,决定给她来最强烈的刺激。
  “喔……老公,我要。”杨小沫/吟着,声音听上去都很是痛苦。
  我用舌头钻到她身体里,突然杨小沫双腿紧夹,花瓣伸出涌出乳白色的蜜汁,差点没呛死我。我坐起来咳嗽,扭头看她,她看着我暧昧的笑,脸颊绯红,呼吸急促。
  过了一会儿,她从劲头上下来,她抱着我脑袋亲了好几口,娇嗔的说:“你可真是坏死了,叫你不用用嘴碰那里,你偏碰。那东西留到你嘴里去没有?”
  我点点头:“有一点,味道不大好。你感觉舒服吗?”
  杨小沫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单,她说:“以后你亲腿就好了,不要碰我那里,女人身体里的东西多脏啊。”
  我不在乎的说:“自己老婆的有什么脏的,我前面说的话你都忘记了。夫妻之间,是应该全身心为对方付出的。”
  “我知道了。”杨小沫把自己身体贴过来,缠着我撒娇:“好老公,我们睡觉吧。”
  我心里暗自得意,自认为在两,性上取得了一点点的小胜利。事实证明,女人还是需要调教的。程雪和朱莹莹之所以那么放得开,想必并非天生。
  星期一这天,早自习会议室开会。讲完那堆每周都讲的屁话后,章小芷言。她让一个老师给我们没人分一份材料。是关于传染病**型肺炎的介绍。她说,现在疫情已经处于十分严重的时期,北京天津,上海广州都现了上千粒传染着,许多内6城市也有一定的数量。我们市里也现了一粒。所以市里启动了防御传染病的宣传工作。凡是一旦现有感冒的事,就得上报,到市里医院进行隔离检查。
  所有的老师唏嘘不已,各自谈起了自己在电视上关于传染病的见闻。一走出会议室,我现气氛鄹然变了。每个人都显得小心翼翼,防备着身边人。好像我们这里的疫情已经很严重了似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