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0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道:“是的,流言如此。”
  她说:“没有,不过她会帮我找一些可以让我暂时解决得了的东西给我。”

  我问:“假的,对吧。”
  她说:“嗯。”
  我说:“好吧。所以你也就和她关系好。”
  她问我说:“那天你亲我,我有感觉,你呢?”
  说着,她看着我。
  我站起来,说:“有是有,但,有又如何?”
  她问我:“如果,我想,你可以愿意吗?”
  我说:“可能愿意,可能不愿意,现在谁知道呢。我还有事,以后再聊。”
  我出来了。
  这其实也是个长得不错的女孩,不过,算了。
  一个,在监狱,发生什么太危险,其次,我不能总做人渣,第三,没感情啊。
  去找神女。
  看看有多神。

  我让沈月带我去见这个所谓的神女。
  神女的监室里,只有她一人在监室。
  其余的人干活的干活,上课的上课去了。
  神女不干活,也不用上课。

  因为她说她是神,神是不需要靠干活来减刑的,因为她算到她自己已经有了这个灾难,她透露太多的天机,这是老天的惩罚,是她的劫难,但也是她修行的一部分,据沈月说,她在参悟关于命运的一些东西,写下来,就像周文王被关参透然后写出了周易那样的。
  神奇啊,这家伙还懂周文王和周易。
  神也不需要上课,神不需要学东西,因为她什么都懂,只是她不想说而已。
  呵呵,神,神棍骗人的还差不多。
  沈月开了门,我看到神女的背面,她在虔诚的打坐,她的面前,有一根细绳,牵着红布,红布上有一只看样子奇形怪状的虫子。

  我走进去后,说道:“听说你是神女?神的女儿。”
  她回头看看我,说:“张队长,找我,是因为文培自杀的事吧。”
  我有点惊讶,但很快又不惊讶了,因为除了这事,好像没其他事我会找她。
  我说:“对,有空聊聊吗?”
  她说:“聊吧。”
  我说:“不打扰你和你的虫子在修炼吧?”
  她说:“有什么你说。”
  神女看起来,有点像男人,而且不是那种平时乡间看到的那种巫婆,而是有点像男人,剑眉朗目,厚大耳垂,微微憨厚,她这么打坐,有点道骨仙风的样子。
  我甚是惊讶。
  不过,说到底,她还是个骗子。
  我说:“干嘛要对文培说有灾祸,说她会死,你不就是骗人吗?”
  她笑笑说:“张队长,你可以不用相信。”
  我说:“你把她吓自杀了。”

  她说道:“你不相信我,认为我是个骗子。”
  我说:“对,你就是一个骗子。”
  她说:“张队长可以写下你的出生年月吗?我可以帮你看看你的生辰八字。”
  我心想,写就写,我看你能瞎掰出什么来,我不光写,我还要写假的,看你怎么算。
  然后我说:“可以啊。”
  我拿了纸和笔,写下假的出生年月给她。
  她也没有问时辰,然后拿过我的纸和笔,出奇快的速度,写了一堆的数字,然后说道:“农村孩子,贵人相助,进入单位,”

  我有些惊讶,靠,真是神了?
  不过,我很快不惊讶,知道我的身份的人多的是,这不奇怪。
  她说:“你家在东南方或者西南方。”
  我说:“对,东南方。”

  的确,是东南方,但这不过是简单的推算罢了。
  我说:“比如你拿一张除了大小王的扑克牌,我说你手中拿着不是双数就是单数,肯定中。我说如果不是黑就是红,也肯定中。我说,如果不是黑桃就是红桃,不然就是方块,总之怎么说,都有可能中。你这招蒙别人可以,蒙我,太小儿科了。”
  她笑笑,不理睬我的话,说道:“你家中带你有姐弟三人,是吧?”
  我有些震惊:“你怎么知道?”
  她说:“金生水,金为干。干三连,所以是三个人。”
  这瞎掰的还是真对我家里了如指掌了?
  柳智慧看着我说:“救她,很难。”
  我说:“这迷信都救不了啊?”

  柳智慧说:“以前在国外,我们尝试救助一个迷信的人,但后来他还是跳桥自杀了。”
  我问:“国外也有迷信的家伙?”
  柳智慧说道:“迷信痴迷者与精神病患者在支配性、压抑性、轻躁狂、精神病态等方面呈强相似性。有人呼吁把迷信痴迷者视为患者,予以强有力的精神支持与帮助。可这一点很难实现,更多人地把他们当成异类,而非需要帮助的患者。普通民众对精神类疾病、尤其是迷信痴迷者最常见的癔症、妄想症、精神分裂的理解还近乎为零。治愈的可能性并非没有,但的确很难,一步一步来,或许会把她引导好。解决迷信的问题不能盲从,应该逐渐引导她,让她了解到用迷信途径来解决问题,只能让情绪得到暂时的宣泄,并不能就此消失,只能让人的心态更加扭曲。要让她知道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其实很多人也知道算命、占卜、算卦、面相等迷信方法并不科学,如果卜算结果是好的,则会带来积极的心理暗示,导致做事态度认真,产生良性的结果。反之,如果结果令人失望,就会导致在负面的情绪中工作和学习,使很多事情不顺利,霉运仿佛真的都来了。告诉让她保持积极向上的心态,让生活在健康、正确的轨道上进行。”

  我问道:“你说的算命,占卜,算卦,是不可以信,我不会信,但相由心生,面相总不会错吧?”
  柳智慧说道:“唐代的吕才,是唐太宗时期的哲学家,唯物主义思想家、无神论者。是位多才多艺的学者、自然科学家。通晓《六经》、天文、地理、医药、制图、军事、历史、文学、逻辑学、哲学。因其学识渊博、博才多能而逐渐知名。唐初的一些名臣官僚如魏征、王圭等都十分赞赏他的学术。30岁时,由温彦博、魏征等人推荐给唐太宗进入弘文馆,官居太常博士,太常丞,太子司更大夫。吕才的博学多能,最难能可贵的是具有无神论思想。他批驳了阴阳书中的宗教迷信,用儒家思想创立了一种无神论体系。他的序禄命一篇认为:福禄性命之书,说的多了总能说中,人们便相信它。长平之战,秦国坑杀赵国士兵四十五万人,没有听说他们都犯了三刑。汉光武帝时南阳人士多富贵,又哪里都是遇上出声的吉日。如今也有虽然同年同榜登第,却贵贱相差悬殊,共命运同胞兄弟却寿命长短有异。这些都是福禄性命不征验的明显证明。一千多年前的人都知道面相迷信算卦是不对,而你说的面相,李逵是凶恶面相,却孝敬母亲忠诚人主,魏忠贤一副好人的面相,做的却全是害人的事。而刚才说的长平之战赵国被坑杀的四十五万人,他们的面相难道都是短寿相?”

  日期:2015-09-13 08: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