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0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薛明媚看到吃的,拿了一个面包,吃了起来。
  吃了两个面包,一盒饼干后,她问,“有水吗?”
  糟糕,没带水。
  我说:“忘了,不好意思啊。”
  薛明媚说:“没事。”

  我问:“吃饱了吧。”
  她点点头。
  我说:“这还没吃完的,你好好藏起来,别让人发现了啊。”
  她点点头。
  我说:“我会来看你的,但不能经常来,新来的那个大队长是个狗日的东西,差点没把我玩死了。我们都要注意点。”
  她还是点点头。
  我问:“怎么,现在不劝我让我早点滚出监狱了?”
  她说:“你也不会听,我又何必浪费力气。”
  我说:“其实你劝得对,这里确实不是人呆的地方,我这次,就差点没被她整死。算了不说这些,我想问你一个人,神女,认识吗?这家伙,忽悠了一个女囚,说什么那个女囚即将有灾难,不给她钱就不能消灾,结果那个女囚就他妈的自杀了,还好被人发现,差点没死。不过现在还是一心想死,她很相信那个神女的话,很迷信的蠢货。”
  薛明媚问我:“神女,认识,监区的一个巫婆,犯了诈骗罪进来的,十足的骗子。可也不简单,她有几分真本事,说到读心,她比谁都强,很多人都很迷信她。她在监狱里,能骗到不少钱。”
  我说道:“这么极品的人物,你也不痛下杀手?”

  薛明媚说:“很多人都很信她,我动她,得罪很多女囚,包括我自己的手下,都被她迷晕了。”
  我说:“还有这么厉害的人啊。”
  薛明媚说道:“不是她厉害,是她运用方法的手段厉害,这世上太多的傻子。”
  我说:“你怎么不信这套?”
  薛明媚说道:“你怎么也不信?”
  我说道:“和我说说她吧。”
  去年,居民杨阿姨从家里出来遛弯,刚走到小区门口,遇到一个向杨阿姨问路的男子。
  男子说,自己是慕名到附近寻找一位“高人”的,并说“高人”能掐会算,治病消灾都不在话下。
  杨阿姨说,不知道有这个人,没听说过。男子继续说这个“高人”多么多么神奇的时候,一位路过的女子出现了。女子说,她知道这个人,确实很“神”,身边有人被治好病了,还说愿意带路。
  杨阿姨不知道,问路的男子和带路的女子,都是串通好了欺骗杨阿姨的。
  杨阿姨跟着男子和女子,来到了附近某栋楼下。
  刚到了楼下,有一位男子从楼内出来了,说道:“我妹妹早算准你们要来了,还知道你们路途不顺,有贵人相助送过来。”
  这一下,真把杨阿姨唬住了,寻思真是遇到高人了。不过,她不知道,根本没有什么高人,那完全是欺骗的。出来装哥哥的也是骗子。这位哥哥说,妹妹神女在给人看病消灾呢,让大家等会。

  说完他转身回到楼道内。
  男子和女子则和杨阿姨唠起了家常,问她家中有几个孩子,都干啥等等。
  杨阿姨没有多想,一一如实回答了。
  她不知道,男子的电话是开通着的,另一头接听的就是里面的神女妹妹。
  过了一会儿,感觉需要了解的已经问清了,男子悄悄挂了电话。然后,哥哥从楼道内出来来到车前,称妹妹已经算过了,然后把杨阿姨家里的情况说了一遍,将她骗得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时候,说她的丈夫将有血光之灾,将会遇难于车祸。

  此时,杨阿姨因为丈夫是做长途货车的,当即慌了神,感觉询问破解之法。哥哥说,妹妹说了,需要把杨阿姨丈夫的生辰八字写在纸上,压在箱底施法破灾。
  不过,箱子里要放钱,至于放多少,随便杨阿姨,放得越多,就越灵。
  女子插嘴说,自己丈夫,钱还有所谓吗,赶紧的放越多越好,就是把家里的钱拿出来,只要救得了自己的丈夫,人不死,钱有什么可惜。
  杨阿姨问神女放多少钱合适,神女说,如果要虔诚,最好是要家里所有的现金,一点不能留,不能告诉别人,否则就不灵了。
  杨阿姨赶紧回家找存折取钱。她不知道,身后一直跟着一个她始终没有出现的男的。如果杨阿姨不是回家而是去报警了,骗子们转身就跑了。不过,杨阿姨当时并没有起疑心,而是回家取钱了。儿女问她干嘛去,她说不用你们管,别问。
  杨阿姨把存款、打麻将的零钱和买菜的零钱共计70多万元全部给了神女,借以“消灾”。
  两天后,需要用钱的杨阿姨丈夫找杨阿姨问要钱,才知道钱都拿去消灾了,气了半死的杨阿姨丈夫打电话骂儿女,儿女自知上当,赶紧报警,可笑的是,杨阿姨一个劲的阻止儿女去报警,还想要跪下拉着自己儿女不要去报警。
  报警后,丨警丨察通过监控,抓了这群诈骗团伙。
  神女,也就成了囚女。诈骗的钱也全部吐回来了。

  但是,没想到半年后,杨阿姨的丈夫竟然在一次暴风雨中车辆失控,撞车死了。
  不过在我看来,这就是巧合罢了。
  更没想到的是,到了监狱后,神女自己还是混得风生水起的,帮这个消灾,帮那个看病,帮别个做法,帮旁人算命,忙得不亦乐乎,而且赚的盆满钵满,真他妈是个人才啊。
  我了解完这些情况,对薛明媚说我要去找她,薛明媚挥挥手。

  我问道:“不想抱抱了?”
  她说:“没心情了,关在这里久了,像一个行尸走肉。”
  我说:“抱歉,我没法把你救出去。”
  薛明媚笑笑,说:“有什么抱歉的呢?没事的,你走吧。”
  我一阵心疼,说:“那你保重,千万别有什么念头。”
  她说:“你放心,我是不会自杀的。”
  我对她挥挥手,走了。
  但我还没离开禁闭室,而是,问了龙小薰在哪。

  到了龙小薰禁闭室门口,打开后,我走进去。
  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来:“张队长。”
  是龙小薰。
  她坐在地上,靠在禁闭室墙上。
  我说道:“你好龙小薰。”
  她说:“你好。”
  我说:“你受苦了。”

  她只笑了一下,不回答。
  我拿出了两块面包,把袋子撕了,给她面包。
  她接过去,说:“谢谢。”
  我说:“快点吃完吧,被人发现,那就麻烦了。”
  她吃着。
  我问道:“她们要关你多久?”

  龙小薰说:“一个月。”
  我心想,嗨粉一个月,而薛明媚不过顶撞,也要关一个月,这黄苓,太自以为是了。
  龙小薰吃着吃着,说道:“我进了监狱几年了。”
  我说:“我知道。徐男和我说过你。”
  龙小薰说:“她有没有说我和她为什么那么好?”
  我说:“没说,不过听流言说,你和她有某种关系。”
  龙小薰说:“说我和她对食,是吧?”
  我笑了,居然用对食这个词。
  对食原义是搭伙共食的意思,后来的解释有两种:第一指今天的所谓宫里女子间的同性恋,那些得不到帝王宠爱的宫女在深宫里因不得与异性接触,与女子发生;第二也指宫女与和太监结成挂名夫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