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67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完事后,不管她长的有多么漂亮,穿的有多么漂亮,我都暂时的失去了兴趣。穿了裤子,坐回到电脑前关了电影,翻看新闻。过了稍时,程雪从地上爬起来,进了厕所。出来后用纸巾清理了地板上的液体。
  做完一切,她似乎兴致未尽,又坐在了我身上。还对我翻看的新闻内容做点评。
  临近傍晚,我出去买菜。特意买了排骨和一点牛肉。不养好身子,晚上辛劳起来根本就吃不消。
  吃饭时,程雪穿着平常的衣服,我使坏的让她脱了,反正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程雪捂住胸口说:“不行,我怕我脱了,你会冲动。”
  我放下碗筷:“你脱不脱吧,不然我绝食抗议。”

  “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还敢威胁我;不过看在你是我小情人的份上,我脱。”程雪乖巧的开始脱衣服。
  日期:2014-02-24 08:01
  “那我们做一辈子的情人好不好啊?”我故意的说。
  程雪把衣服丢在椅子上,整理一下罩罩,尽量遮挡住饱满的大:“当然好了,只怕你做不到。”
  我心虚的嘿嘿一笑,给程雪夹了菜说:“还记不得小时候,一个亲戚给我算命。说的命格是“桃花犯主”,“风流采杖”,会因彩招灾的。我现在总觉得,我们这样下去可能会出事。”
  程雪理解的说:“我都知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真跟你一辈子的。等你看不上我的姿色了,我就重新找个人嫁了,以后的日子也好有个依靠。给你算命的事,我当然有记在心上。你要是出去鬼混,更容易出事。没准我把自己给了你,还能帮你化解一下灾难呢。”
  “但愿如此吧。”我心里想的是,如果真的会像算命说的那样的话,我也认了,俗话说是祸躲不过。
  一吃完饭,我们就回房**了一番。时间还早,都没有睡意,我到客厅上网,她照旧坐在我身上,青葱般的手指勾着我脖子。她身上已经换了一件贴身衣物。
  网上每天都有看不过来的新资讯。这几天连续看到报道,说是广东和北京那边,爆了什么新的传染病毒,叫做萨斯,中文名称曰:**型肺炎。前兆是感冒烧,数天不见好,就会转为肺炎,进而变成**型肺炎。
  当时我没把它当一回事,因为觉得它传染的再厉害,也不会一下跑到我们湖北来。可是后来因它生的事,足以让我后悔终身。
  看了个多小时后,程雪有些不耐烦了。我要求再看一会儿就去睡觉。

  程雪扭着细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们看点别的吧。”
  “什么?”我看着她的脸蛋,歪心思又跑了上来。把她的贴身衣物撕开了一个洞,让小樱桃好露出来,随时可以让我吃一口。
  程雪抢在我前面,捂住了,她心疼的说:“你干什么,这件要九十多块钱呢。”
  我用表情告诉她怎么不早告诉我。程雪那开手,把脸颊贴在我脸上:“算了,你撕坏了,以后就穿坏的给你看。”
  “那你之前是要说什么?”我把话题转回去。
  程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低声说:“你在网上,查查看有没有类似我们这样的故事。”
  我一听即明白,她是要找ShaoFu和少年间有龌龊行径的故事。我用谷歌一搜索,满篇都是。打开第一个链接,虽然标题写着“真实”二字,但我还是看出了写的是篇私,密小说。情节很荒诞。我已经觉得我和程雪这样,是大逆不道了,他写的故事里,他和ShaoFu之间生的故事,简直不可思议,而且他还把自己写的特别能干,一战能打一个通宵。
  程雪倒是对那片故事很感兴趣,仔细的从头看到尾。看完后,她羡慕的说:“他们之间竟然能够这样美好,那个小情人真好,最后娶了女人做老婆。”
  “你认为真实吗?”我问。
  程雪认真的说:“当然是真的了,这个世界这么大,什么事都可能生。”

  我暗中笑,关了那篇小说,回到搜索网页,鼠标移到第二篇问:“还要看吗?”
  “要看。”程雪自己点了鼠标。
  这篇故事短了许多,而且故事情节远不及上部编的精彩,但是我确信它是真实的实例。程雪反不这么认为,她让我关了,又打开第三个连接。
  看到第五个事,她面露喜色,脸颊也开始泛红。因为这篇写的最精彩了,那少/妇叫幢的能耐,比朱莹莹还精彩。程雪捧着自己的脸说:“小丹,你想不想我也那么做。”
  我点头:“十分希望。”
  程雪自己动手把故事翻回到顶端,重新阅读,她说:“那让我再看一遍,不然记不住词。”
  她越看越有兴致,我都犯困了。她把我叫醒的时候,搜索页面已经翻到第八页。
  “看完了?”我揉着眼睛问,视线模糊的不大能看清楚字。
  程雪手指着屏幕说:“你重新给搜索点别的,这后面都不是那种故事了。”
  我把少年和少/妇两词做了个调换,许多新的故事又找出来了。

  我托着她的小翘呻:“你起来下,我去上个厕所。”
  程雪看着屏幕的视线,眨都不眨。她只说了一句,让我赶快回来和她一起看。出来后,我站在椅子后面,把手伸进她的贴身衣物里,把玩着一对大。
  日期:2014-02-24 08:37
  程雪把我手推出来,仰着头楚楚可怜的说:“你别摸我,这些故事看的我好难受,那里都湿了一片。你一碰我,就好像有好多只蚂蚁在我身体上爬来爬去。”
  我扭头回屋,她说自己看完那个故事就来。差不多十分钟后,程雪款款走来,她撤掉身上的贴身衣服,就扑了下来。我知道她被那些小说的内容刺激了,而且还忍耐了许久。于是故意的逗她,挑逗着她的花瓣,偏偏不进入正题。
  “老公……我要……快给姐。”程雪完全进入了状态,像一个吸了鸦片的人。她手在我身上乱抓,捉到大虫后拽着往自己身体里塞。我不敢拿自己的命根子跟她逗乐,顺着她的意思做了。
  程雪的记忆力还真好,说了好多露骨的情话,听的我精神为之一振,更加努力的满足她。这种刺激太难得了,已至于十来分钟后,我趴在了她身上。还程雪嘴里喊哼哼个不停。
  她一边吻我的脸,一边动情的说:“小情人,你真棒,雪姐从没这么舒服过……。”
  我憋不住笑了起来,程雪追着我打。我拉住她求饶:“我错了,我错了。”
  休息了一会儿后,程雪坐起来说:“我去洗洗身子,等下还要。”
  我拉了被子盖上:“明天吧,一天太多我可没力气。”
  程雪没搭理,拉开门走了出去。

  我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程雪睡的正熟,柔美的脸庞藏在乌黑的秀发里。我吻了下她的嘴唇。程雪的眼睛眨了一下,香唇分开,舌头伸了出来。原来她已经醒了,我捧着她脸庞,好一番湿吻。
  程雪睁开眼睛,笑容迷人的说:“小丹,昨晚看你睡着了,我都没忍心叫醒你。今天你得补偿我。
  我点头,拿开她的手:“好啊,你接着睡,我去做早饭。”
  我走进厨房,现自己无从下手。只好去校外买包子和酸奶。回到家,我已经把自己那份吃光了。我把包子递给还躺在床上的程雪,又把牛奶的吸管,再递给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