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61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说这事了,开玩笑的,我随口一提。”我故作轻松的说。
  程雪有点迷惑了,若有所思。
  到学校,已经晚上九点过了。仰头望见房间里亮着灯,我心情一下就沉下去了。敲了两声门,杨小沫打开门就朝我身上扑:“老公,你去哪了……雪姐,你来啦?”她赶紧放开过,挺不好意思的冲程雪挥挥手。
  “对不起,打扰你们了。”程雪客气的说。
  杨小沫拉着她手说:“才不会呢,雪姐你就是住在我们这儿都行。”
  “那要不就让她跟我们住吧。”我抓住时机说。
  杨小沫嗔怪说:“你还以为你是小孩子吗,需要雪姐亲自来照顾,那小妹妹怎么办啊。”
  程雪把薇薇的事告诉了她,说着说着又伤感了,杨小沫还得去安慰她。
  杨小沫去洗澡的时候,我让程雪赶紧把里面的衣服给脱掉,然后由我给她拿着藏到隔壁房间,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到内衣店买了一套内衣回来让她穿上。等杨小沫出来,我们把一切都做完了。
  程雪洗澡的时候,杨小沫坐到我身上说:“今晚委屈你一下,我跟雪姐睡,晚上我会过去你那儿。”
  我捏了一把她的小翘呻:“我等你哦。”
  我洗澡出来,她们两个女人在一起看电视,程雪还穿上了杨小沫的睡衣。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两个人看上去跟姐妹似的。她们看的是偶像剧,我最讨厌这个,就自己回屋去睡觉了。被子早已由杨小沫铺好。
  睡到半夜,房门被推开,我看见一个倩影闪进了屋里,随后躺倒了床上。

  我把手伸进她衣服里:“雪姐睡着了?”
  杨小沫自己动手把睡衣褪去:“早就睡着了,你快点,被她知道了会笑话我们的。”
  我守在她的一对上抓来拂去,决定告诉她自己的奇遇记:“老婆,昨天晚上遇见鬼了。”
  “啊呀,你瞎说什么。”杨小沫不爱搭理的说:“怎么弄啊,前面还是后面。”
  “后面吧,你跪在床沿,我站着,跪久了膝盖疼。”我说着下了床。
  她照我说的做了,屋里黑漆漆的,只听见床出轻微的咯吱声。
  “喔……老公,你说雪姐会不会听见啊?”杨小沫担忧的问。
  “不会。”我加快了度:“这屋是老房子,隔音效果好。”
  后来杨小沫没劲了,就趴在幢回避字上。我也上了幢,从后面进入。这是一种很优越的姿势。不但不影响下面的工作,想抓哪里手都可以碰到,她一转过头,嘴唇就贴在了一起。
  杨小沫离开后,我听见厕所传来了淋水的声音。片刻后安静了。
  大约过了个多小时,我睡的都舒适,一副细滑光洁的身体将我撞醒。我迷迷糊糊的说:“老婆,你怎么还要啊。”
  那娇躯贴上来:“你藏的我丝袜放哪里去了?”
  原来是程雪,我睁开眼睛说:“你怎么来了,杨小沫现了,我们可就完了。”

  程雪不以为然的说:“你怎么了,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胆小。你放心好了,她不会察觉。”
  我把她的网袜从床头柜里拿出来,程雪穿上了,从我身上跨过去,俯去,翘呻正好对着我的脑袋。紧接着我的大虫就感到了一阵特别的温暖。我也不客气,抱着她的翘呻,把嘴伸向了她的,花瓣都沾上了露水,看来她憋了好一会
  日期:2014-02-22 14:30
  完了之后,程雪又坐在我身上,干起了男下女上的够胆。她不时的变化姿势,显然是因为体力不支。我缓慢坐起来,将她压倒,倒了头尾,一阵猛攻,两个人一起飞上了天。休息片刻后,她用嘴给我的大虫做了清理。
  这一晚平安的过去了,起床铃将我吵醒,我走出房间,杨小沫已经给我倒好了漱口水,自己在洗脸。

  “昨晚睡的好吧?”我漱口的间歇问。
  杨小沫没回答,走的时候才说:“你别叫醒雪姐啊,快点下来,记得带上课本。”
  我洗了脸,走进她们房间,程雪已经醒了,她坐起来,被子从身上滑落,一对雪白饱满的跳了出来。我赶紧凑上去,各自吸了一口。然后很精神的说:“今天的早餐真好吃。"
  程雪娇笑:“别闹了,快去上课,早饭我来做。”
  我到场的时候,学生们还在做早,杨小沫和几个女老师在一边聊天。学生们散了以后,章小静来到了我身边。
  “小静,你也早起啊。”我问候道。
  她委屈的说:“没办法啊,我是班主任……你跟我走吧,你上早自习的班级,是我带的。”
  进教室,章小静向学生们介绍了我,我自己也说了两句。她离开后,同学们都傻傻的看着我。
  我挥了下手,淡定的说:“读书啊。”正所谓早自习,就得自信,没缘由由老师来安排一定任务。不大一会儿,一个长的挺漂亮的女生走上来说:“老师,我是语文课代表,也是班上的文艺委员,以前的语文老师要求背诵《出师表》,我现在可以背给你听吗?”
  “不用了,自己熟读就行。女孩下去后,我拍了下黑板下,大家都噤声了。我说:“以后呢,课文都不用背了,大家只要多读记熟,到小组长那里给我通顺的读一遍就行了。”
  “哦。”学生哄叫起来,特别的高兴。
  我决定这样做,是在我念书的时候就产生了的心态。当年篇篇课文都要背,差点累死,所以我特别讨厌背课文,而且背了也用不到几次,要不了多久就忘记了。要是应付考试,把一些最重要的课文背背也就差不多了。学习关键在于天赋和努力。
  下课后,我最后走出教室。阳光特别明媚,转眼就要到仲夏了。到家,程雪和杨小沫已经坐在桌子上等候我了。

  “你班上的效果怎样?”杨小沫拿给我一个包子问。
  “当然很好啊,你呢?”我吃到的是个菜包子。
  “还行吧,学生们蛮喜欢我的。”她开心的说。
  我又吃到了一个菜包子,胃口大减。

  上午我们俩都有课,杨小沫让程雪住几天再回去,反正独自一个人在家也没事可做。我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程雪却说下午就回去,家里还有事要处理。
  我是接着以前的语文老师的课讲的,学生普遍反应还不错。当然了,这都属于自我感觉良好。
  连着上完两节课,我拿着课本往宿舍走,楼下小卖部看见程雪在和店主聊天。我进去买了盒口香糖。回去路上,程雪说那个店主说自己要去县城住了,准备把小卖部转给其他老师家属,但由于她要三千块钱的转让费,目前还没人答应。她想去做,反正她也拿得出来这个钱。知道,她真实的用意,是想跟我住在一起。
  我也希望能够这样,但是又有一点担忧,我们三个这样的畸形关系,一旦东窗事,可就覆水难收了。
  程雪看出了我的担忧,她说:“你放心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昨晚那样的事以后绝对不会生了。我绝对不会让杨小沫看出什么的。”
  我开了门,把程雪拉进屋,点点头:“那好吧,一会儿我们去跟店主谈一谈。”
  程雪拉起我手,高兴的说:“别等了,现在就去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