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59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二十里的崎岖山路,白天难走,晚上更难走。好在走了无数遍,面对路两边的黑压压的森林也不觉太害怕。偶尔树林里传来奇怪的叫声,或者一阵窜动的声响,我就把手电照过去,直到那里悄无声息。说白了,我心里还是有些犯怵,尤其是一想到少年时候,在程雪她们村子,那晚和朱莹莹看见的坐在坟头的白衣女人。为了壮胆,后来我哼起了歌。

  “唱什么唱,打扰老子睡觉。”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我吓的顿时僵住,用手电四下照看。什么异样都没有。我大骂一句,也没有回应。我心想着难不成又遇见脏东西了?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走到村口的时候,看见了灯光,我舒了口气,总算走完这段艰难的路程了。
  我站在程雪家楼下,举起手电往她楼上的房间玻璃上照。
  “哪个混蛋,再来胡闹,我可叫人了。”程雪从窗户里探出头,恼怒的呵斥。
  “你叫吧。”我退到院子里,用手电照亮自己的面孔。

  程雪扭头就不见了,片刻后房门打开。我走上去,两人搂抱在一起。很快现了她单薄的睡衣里面空空的。我将程雪抱起,关了房门,直接上楼。
  到了楼上客厅,程雪让我动作轻些。我将她放下来,她让我先去自己以前的房间,自己回屋换身衣服,照看一下小表妹了就过来。
  我脱了衣服钻进被子里,等候程雪过来,四月的天气,忽冷忽热。
  差不多十多分钟后,程雪才过来,身上换了一件黑色的透‘视装,从胸口到呻部都是那种若隐若现的。里面空无一无,但衣服设计的十分精巧,关键部位全部被挡住。她好像比之前还要瘦了一些,颇有骨感。唯一没变的是那对大,倨傲的挺拔着。
  我掀开被子,向她伸出双手。程雪倒进我怀里。我们把身子紧紧的贴在一起,嗅着她身上的体香。接着我背靠着墙壁,将程雪抱在身上,她则一手勾着我的脖子。我前后夹攻,上下其手,隔着透’视装抚摸她的身体。还用舌头从空隙里探进去,舔舐她细腻紧致的肌肤。
  “是不是很喜欢啊,我那次去你们家看你,却没见到你,就坐车去县城买的,跑了好几个地方呢,人家小姑娘见我买这个,都丢白眼。”程雪说。
  “当然喜欢了,你每天都穿的这么性感就最好了。”我一边说着,一边把她的两颗小樱桃从空隙里拨弄出来。
  “嗯……。”程雪有了感觉的,做出媚态,哼了一声:“你晚点走,我那里还有一套呢,明晚穿给你看。”
  “好啊。”我当然求之不得了,她的两颗小樱桃,一颗被我含在嘴里吮吸,一颗捏在两指之间。我吐掉它说:“我真恨不得回到小时候,天天跟你在一起呢。”

  “你想的美。如果你还是小孩子,我才不会把自己给你。”程雪微微抬起呻部,把裙摆往腰间收缩:“把你的东西放到我腿中间,别一会儿给你压折了。”
  我说:“别啊,直接放进去好了,不然等下你该难受了。”
  “臭小子,那你就放进去吧,我可都四年没让男人碰过了。”
  我们配合着,自己举枪,她分开自己的花瓣,缓缓坐了下来。程雪皱着眉头又是嗯的一声。她在我边悄声说:“东西好像又长大了哦,都要触到那里面去了。”
  “那要不拿出来。”我故意的逗弄她。
  程雪合拢了双腿,着急的说:“别,我能忍受的。”
  虽然她穿的是透’视装,但是总有些阻碍,玩耍起来也难以尽兴。我准备将其褪掉的时候,程雪说:“你把它撕破好了,要不了多少钱的,坏了以后再买。”

  “难不成是一次,性的啊?”我突然觉得这些话似曾相识。
  日期:2014-02-22 09:30
  程雪点点头:“差不多吧,才是十多块钱呢,我看过跟这一个款式的正牌货,要好几百。”
  她这么一说,我就没什么舍不得了,先在左边撕开了一块,大的顶端就露了出来。还是没有生过孩子的女人好,颜色都是粉嫩的。程雪动手把口子撕的大了一倍,露出了一半,似乎很满意的,她又将另一边也撕出了差不多大小的口子。然后抓住一只喂到我嘴边。
  我一边吃着,也向上努力。程雪坐在我身上一颠一簸的。于是,她改为用双手圈住我的脖子。娇喘连连。很快,程雪就到了一次。
  “妈妈……妈妈……。”小表妹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

  程雪示意我不要动了,我看着她,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办。她从我身上下来,对我说:“我穿成这样是不能让她看到的,你出去吧,就告诉她我下去上厕所了。
  程雪躲到柜子后面后,我穿上裤子开了门。小表妹看见我,很奇怪的问:“哥哥,你怎么在我们家啊?”
  我走到她面前蹲下:“我来的时候,你已经睡觉了。你找你妈妈干什么啊?”
  “我要去厕所。”小表妹挺着急的说。
  我抱着她下楼,很快她就从厕所出来了,沉沉欲睡的模样,也不问程雪的去向了。我将她放在床上,等她睡着了,才回到自己房间。
  程雪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我关了灯,悄悄的上床,分开她的双腿,撞进了她身体里。
  “啊……你轻点啊,弄疼我了。”程雪的声音在黑暗里,显得格外媚人。
  夜深人静时,程雪躺在床上喘息。我已经有些累了,还出了一身的汗。她的身体早就一丝不挂了,光溜溜的躺在我身边。我摸索到那件黑色透‘视装,让她重新穿上了。一摸才知道,到处都是被撕破的大大小小的洞。

  “我还是脱了吧,怪难看的。”程雪说。
  我拉住她手,将她拉进自己怀里:“就穿着睡吧,亲爱的雪姐,晚安!”
  起床的时候,程雪早就不在了。床单留下了好些昨晚我们奋战的痕迹。她昨晚的贴身衣服也丢在了床上,我将其藏进被子后,下了楼。
  程雪走灶房里走出来,含情脉脉的说:“起来啦。”

  我伸过头去,亲了她一口,赞美的说:“雪姐,今天看上去气色不错哦,皮肤都白里透红的。”
  程雪警觉的说:“少没正经,被人看到就羞死了。”
  上午家里来了几个邻居,大家坐在一起聊天,问了许多我的事。
  “请问这里是许文正家吗?”几个人突然出现在房门口。
  他说的是我舅舅的名字,程雪起身让他们进屋,问他们有什么事。其中一个ShaoFu看见小表妹,就上去抱住她问:“这是薇薇吧。”

  “你们是?”程雪完全被他们搞糊涂了。
  那人说明来意,原来他们是小表妹的叔叔和婶婶。家里的孩子溺水死了,所以他们想来把孩子接走。希望程雪能够答应。他们同意给五万块钱,也允许以后程雪去看望孩子。
  程雪抢回了小表妹,护在怀里说:“不行,我都养了好几年了,凭什么还给你们。”
  那人感到十分的为难,邻居们两头都在劝说,我倒是无所谓,毕竟这孩子只会成为程雪的累赘。

  商谈一个上午后,还是没有结果,一方再三请求,一方怎么都是拒绝。小表妹也不答应跟着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