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53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下我就能放开了,我郑重的说:“杨小沫,我们在一起吧,我喜欢你。”
  “好啊。”杨小沫笑如夏花。
  我又觉得她这样的确太不矜持了,有点怪怪的,和心里的理想女孩不大一样。于是,我要求再来一边。杨小沫不干了,她跳下石头说:“你混蛋,我不玩了。”
  我下去把她拉回来,两人继续晃着脚。我说:“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啊,好像比我喜欢你要早很多?”
  “就是……。”她又娇羞了:“日中开学那天啊,我要分桌子,以前我们小学都是要分的,日中很多人都还分,但是当那天我提出……。”
  我伸出手,打断她:“我知道了,不用详细回忆。就是因为我是第一个不跟你抢桌子的人。”
  杨小沫认同的点点头:“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我没回答,捧住她的脸颊,飞快的吻了一下她的娇唇。
  杨小沫捂住自己嘴巴,挥手打我:“你混蛋,还我的日吻……。”
  我跳下石头,跑到最高处,双手捧在嘴巴边,想要大声呼喊,但是我什么都喊不出来……
  日期:2014-02-21 14:31

  四年后,我和杨小沫一起大学毕业。本来我们是想留在城市里找工作的,但是老家的县镇两级政府几次跟家里打招呼,让我们本科生,都尽量能够回家乡去工作,待遇尽可能的优厚。当然同时也需要我们尽最大能力的报效家乡。
  毕业生都还没有离校,都忙着聚会最后的晚餐。那天我收到县镇两级政府寄来的信件后,去了杨小沫她们宿舍。门开着,里面遭乱的不像样子,有四个女人,其中两个在哭,一个在打电话,好像是联系工作的事。
  杨小沫坐在床上翻一本杂志,显的格外悠闲。在这种特殊环境和特殊时期,她的表现,也显得格外天真。
  我一边坐下,一边把信放在她的杂志上。

  “什么啊?”她拿着信,看了起来。
  我也不管她看完了没有,指着那两个哭的女孩低声问:“她们俩是怎么了?养敌蛐死了?”
  杨小沫用杂志挡住我们俩的脸,悄声答道:“毕业分手了
  “这些人就没意思,毕业就劳燕分飞,还是我们俩好,一块来,一块去。”我得意的说,语气里不乏幸灾乐祸的成分。
  杨小沫推我,故意的说:“那你想没想过跟我分手啊,想过没啊?”
  “没有,我誓绝对没有。”我音量有点大了。
  那那个哭的女生抬起头看着我。我不好意思的冲她笑。
  “笑什么笑,没见过别人失恋啊。”一个女孩凶巴巴的说。
  另一个女孩接着说:“你得意什么,你们也会失恋的。”
  杨小沫争道:“你们瞎说什么,我们才不会分手呢,毕业了,我们俩就结婚。
  “做梦了吧,沈丹不是个好人,我那天还看见他跟一个女孩牵着手逛街呢。”女孩愤愤的说。
  这种言论下,女孩都会毫不犹豫的相信,杨小沫也不例外。她丢下杂志,青葱般的食指指着我的鼻梁,脸含怒色。
  我摊开手,满脸无辜。杨小沫看穿了她们计策似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指,拉着我离开她们宿舍。她不知道的其实那女孩说的是真的。我两个月前,还真跟一个新闻系的女孩一起玩了,不仅是逛街,还有吃饭,看电影什么的。起因是我们我们班和他们班,合作搞一个社会调查,我和她分在一组。我们合作的非常好,于是就和作出感情来了。她并不知道我有女友。那天乘杨小沫和他们同学去旅游了,我就约了她一起出去。一天下来什么都觉得好,就在我考虑要不要为了她和杨小沫分手的前几分钟,她告诉我自己的父亲是某市副市长,自己一毕业就能安排到电视台或者该市新闻局工作。我当即打消了自己的念头,虽然我们在一起了,我的前途可观,但前提是我们门不当户不对,想在一起只怕她家里一万个不答应。我告诉她自己是要回乡下的,后来两人就淡了。

  念了四年大学,我和杨小沫就谈了四年的恋爱,包括实习期都在一个地方。她虽说长的还算漂亮,但是比校花还是低了一个档次。我就觉得有点审美疲劳了,两个人总黏在一起,还没结婚呢,就跟老夫老妻一样了。越想越觉得以后的日子没意思。但同时,我有着很明确的底线,在没有找到稳定的替补前,我是坚决不会和她分手的。如今到了回乡的期限,我也不打歪心思了,如果没有差池,回去了就结婚。

  我们在草地边的石条凳上坐下来,杨小沫说:“你想回去吗?”
  “还没最终决定,得参考你的意见啊。”我说。

  杨小沫捧着自己的脸,思忖了一会说:“我问你,我们到底什么时候结婚?”
  “回去的话就年内结婚,不回去的话,过两三年再结吧,反正城里人都兴晚婚。”这事我已经想过了。
  “那我们回去。”杨小沫回答的十分迅。
  “真回去?”
  杨小沫倒进我怀里,拖着声音撒娇:“我想结婚了。”
  就为了她这句话,一个星期后,我们简易的收拾了重要的东西,坐上了回乡的火车。
  车窗外是沿途掠影,杨小沫说:“你回家了,最想见谁啊?”

  “当然是……。”
  杨小沫捂住我嘴:“你不用说出来,我也知道,是段可儿是不是?”
  我摇头。她笑着质疑:“真的不是吗?”
  我还是摇头,杨小沫拿开了手。对面床趟了一个老人,他似乎很看不惯我们的行为,翻了个白眼,转过身,背对着我们。

  日期:2014-02-21 14:34
  “到了县城下车,我们去买点小孩子的东西吧。”我突然想起可儿的孩子都该有三岁了。大学四年里,我只在大二的暑假回过家,那个时候她的孩子已经出生了。
  杨小沫在我身上乱掐:“你还不承认,我就知道你想回去见可儿。”
  我慌忙的挡着她的手,两个人乐着笑着滚到了床上。”年轻人,小声点嘛,要睡觉呢。”对床老头没好气的提醒。
  我和杨小沫都噤声。晚上她不肯睡上床,两个人就一块睡了。我习惯的把手伸到她衣服里抓着一对丰满的。她育的很普通,才是个b罩。当然这些都没有什么,叫人难堪的是,第二天早上醒来,我们现被子的大半掉到床下面去了。而我的手还在杨小沫的衣服里,让对面上下两张床的人全看见了。
  我把被子扯回来,重新将两个人藏住,然后才把手取出来。藏家杨小沫拍打我说:“你看你,等下还不羞死了。”
  为了不让她难堪,我跑到上面的床,让她继续装睡。对面床上的两人也都各自忙着看自己手里的书。后来有列车员推着小车来卖东西,我买了两桶面泡了吃。

  杨小沫像一只藏在洞里的鼹鼠,从被子缝里露出两只眼睛,确定周边没有危险后,才现身出来。
  中午我们到站,先在车站找个地方把东西放了,然后去处买东西,两套小孩子的衣服,还有一套女装。这是杨小沫提出要买的,她说我们应该给可儿送点什么。
  “还需要给其他人带吗?”杨小沫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