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51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我情绪稳定下来后,程雪安抚说:“每个人的姻缘都是注定了的,可儿不是你要娶的那个人。将要嫁给你的那个人在未来等着你呢。”

  “你懂什么。”我没好奇的说。然后离开。
  傍晚,薛慧来了,让我去她们家晚饭。我关了房门,没搭理。我一点都不想见到可儿和那个男孩。
  第二天,我很早就去上学了。学校里也堵心。杨小沫又来找我那个同学了。
  我颓靡了好一阵子,有一天,我和杨小沫在扣扣上聊天,我把关于可儿的事都告诉了她。她安慰我说,我还会遇到好女孩的。我觉得她根本就不懂我对可儿的感情。
  第二天,我就获得了全新消息,我那同学颓靡了,因为杨小沫跟他分手了。他不停的问我,杨小沫为什么会这样,突然答应和他在一起,又突然分手。他还让我去帮着问问杨小沫。
  于是我去了。那是我第一次去她的学校看她。
  “你怎么来了,我说今天怎么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呢。”杨小沫朝我走过来,笑意盈盈的说。
  我们走到场边上,开始聊她和我同学。杨小沫的回答很简介,就是觉得不合适。我没问什么不合适,因为随便谁都可以找出一大堆理由。
  “那你和可儿呢,你要把她抢回来吗?”
  “抢个屁。”
  “小流氓。”杨小沫说:“你明年想要什么大学啊。”
  “还早着呢,到时候再说。”

  “反正我要努力考试,不会再让有个坏小子把我骗了。”杨小沫看着我恨恨的说,牙齿都咬响了。
  我靠近她一些说:“大学我们一起吧。”
  还早着呢,到时候再说。”她学着我的口吻说。
  我便故意的说:“小美女,帮我介绍个女朋友吧。”
  她蔑视的看我一眼,摇摇头:“我认识的女生都太漂亮,跟你不合适。”
  “切。你玩吧,我走了。”我手摸着场边的围栏走。
  杨小沫在身后,没有出声。

  可儿她们回家后,就没有再出去,两个月后,他们结婚了。我没有去参加,只是从程雪的口中得知了一些讯息,还想她已经怀有身孕了。
  金玉则是在年底带男朋友回家的。我克制着自己的思绪,不去想可儿,花更多的时间用在学习上,实在无聊了就去杨小沫。两个人围着小县城,转来逛去。不知道的,还会以为我们是一对小情侣。
  “你怎么不找男朋友了,不是有好多人追你的吗?”一次吃着烤肉串的时候,我问。
  “那你呢?”她反问。
  我一本正经的说:“妈妈说了,我还小,不让谈恋爱。”
  杨小沫推了我一把说:“你真恶心。”
  接下来我们就换了话题。似乎整个高中时期,我们俩都没有对感情的话题进行过丝毫的深入探讨。因为我不想只玩一下就散伙了。

  高三下学期,我们几乎没有见面。学习实在太忙了。不过高考成绩都还算理想。都是二本。拿到通知书以后,我们通了个电话,约定好就在本省的xx大学就读。她念英语系,我读中文系。
  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解脱了。大学一定是一片崭新的蔚蓝天空。
  日期:2014-02-21 13:57
  临近开学时,一天舅舅带着小妹妹走亲戚去了。本来程雪也该去的,但她找理由推掉了。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家了,我十分的留恋,毕竟在这里住了很多年。
  “小丹,到我房间来一下。”程雪在外面喊。
  我走过去,看到她穿着低胸的连衣短裙坐在床上,脚上是黑色丝袜,脚上是一双红色高跟鞋,但已经不是那双送我去高中时的红色高跟鞋了。
  我挨她坐下说:“你穿成我最喜欢的样子,是不是又要送我什么礼物啊。”

  程雪表情严肃的说:“你已经上大学了,是大人了,有些事我现在必须告诉你。当然我也有很重要的礼物要在今晚送给你。”
  “什么?”我又疑惑又期待。
  程雪张张嘴,没有出声音,似乎不好意思说出口。我催问了,她才说:“其实,我跟你舅舅并不是真的夫妻,我其实不是你的舅妈。”
  “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意外至极,她这样讲话,好似有要跟我摆脱关系的嫌弃。

  程雪眼睛一眨,眼眶泛红,继续说出了实情。原来是那年程雪的哥哥要结婚,家里等着盖房子。本来工钱是够的,不想夜里家里着火,把钱都给烧没了。其他瓦工一听她们家拿不出工钱,任她父亲再三恳求和挽留,他们只是冷笑着走了。唯独舅舅站出来说,他愿意继续帮程雪家盖房子,工钱以后有了再给就是。这事她们村里的人都知道,她哥结婚的新房差不多是舅舅一个人盖好的。每天相处,程雪也知道了舅舅心里喜欢她,但是不敢说出来。直到房子盖好,舅舅对她的感情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程雪父亲却是看在了心里。

  完工那天一起吃饭时,程雪父亲夸奖舅舅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要将程雪下嫁给他。舅舅却说什么都不肯答应。老人以为他没看上程雪,一家人为此生气了好几天。程雪哥哥本是个老实巴交孝顺的人,不想娶的媳妇却是个十足的悍妇。在他媳妇的纵下,和父亲的关系处的十分不好,后来干脆不相往来了。后来程雪父亲病重,他们也未去照顾,反倒是舅舅知道后去医院和程雪一起守着老人。家里没有钱,舅舅二话不说,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

  可惜半年后,老人还是离开了。他走之前不许舅舅有任何的反对和条件,必须接受程雪,还要一辈子对她好。面对已经去世的老人,舅舅想申诉他的苦衷都不行了。程雪对舅舅感恩不已,也一心要跟着他。
  两人举办婚礼之后,洞房花烛夜舅舅终于说出了无可奈何的实情。他小时候生过一场重病,夫妻的事情上完全无能为力。这就是他一直喜欢程雪,而不肯答应娶她的原因了。当时程雪未经人事,宽慰舅舅说,这都没什么。只要他们俩真心相爱,好好过日子就是了,那事有没有无所谓。也就是从新婚之夜开始,他们就分开被子睡,彼此都没有真正的看见过对方的身体。想必舅舅是以此维系着自己的那点自尊心不被羞辱。

  婚后不久,舅舅即外出打工。了解舅舅底线的段大贵这时候走进了她家。两人一来二去,就勾搭上了床。心里对舅舅的感情也由过去纯粹的爱和疼惜变成了怨恨和叹息。
  因为段大贵有妻子,程雪觉得只跟着他,她便觉得自己吃亏了。以后总有个卖货郎来到村里,那人对程雪有意思,程雪觉得他人还不错,报复心作祟,两人也走到了一块。再后来的一些事就是我知道的了。
  舅舅对程雪在家里做的事,早有耳闻。他从不置一词,就因为他自己在那方面的无能为力。
  最后程雪哭着说:“他对我有恩,我跟了他十来年,也算是报答他了。我们虽有夫妻之名,却从未有过夫妻之实。我们结婚很简单,就是请些村里人到家里吃顿饭,连结婚证都没有拿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心安了。我们彼此之间没有谁对不起谁。现在你明白了吧,事实上我并不是你的舅妈。我和你舅舅仅仅是同住在屋檐下的两个实际不相干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