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33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很累,我还是坚持着不要睡着。熬到半夜,确定她已经睡着了。我蹑手蹑脚的翻身下床,掏出屋后,撒腿狂奔,没几步,就扑到了。双腿酸软的实在没有力气。走回家后,我又为难起来,不知道怎么跟程雪解释,不叫门吧,又不可能在外面呆上一夜,保准第二天满身都是蚊子咬的小红包。也没有一个地方可以翻墙而入。
  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去金家。敲了半天们金玉才来开
  “沈丹,你,你怎么来了?”金玉惊讶的问。
  我轻轻推了她一下:“什么都不要问,我要睡觉。”
  我一趴在床上就能睡着。金玉给我搭上被子问:“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隔几天就瘦一圈啊,是出什么事了吗?”
  我抬起放在枕头上的手指,嘘声:“我要睡觉……。”
  第二天起来,又是傍晚,夕阳的金辉毫无生气的拉塌在窗户沿上。
  金玉在堂屋里想着什么心事。大门关着。
  “玉姐姐。”我怕吓着她,轻声唤道。
  金玉还是受了点小惊讶,她起身说:“沈丹,你睡醒啦。”
  我点点头:“你们中午怎么不叫我啊,怎么还把门关着?”

  “中午叫你了,可你不搭理。”金玉解释道:“门是我让弟弟从外面锁的,这样你舅妈找来了也不会有事。”
  “哦,谢谢了,我回去了,改天来找你。”
  “我做饭给你吃了再走吧,你怎么都瘦成这样了?”金玉心疼的说。
  我振作一下精神,笑道:“没事啊,我回家了。”金玉似乎很不舍,送了我大半段路。
  到家又看到了朱莹莹,我吓得掉头就跑。她追出来大声喊我名字。我回头一看,程雪也出来了。我这才有了往回走的勇气。
  “小丹,你……你……?”程雪看着我,表情很难堪,似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我,舅妈。”我想我还没有变到让她认不出来的样子。

  “你这两天真是去你镇上的亲戚家了吗?为什么越来越瘦啊?”
  “是啊,你就别问了。”我说:“要不了多久就会长胖的。”
  本来已经做好了晚饭,程雪又特地去给我加了两个菜。朱莹莹也被她留下来吃饭。两个女人都表现的对我特别关心,抢着给我夹菜。
  饭后,我洗了澡说自己想早点睡。

  程雪说:“去睡吧,明天我带你镇上医院看看,那个王医生是不能信了。”
  “沈丹,要不今晚还是去阿姨家睡吧。”朱莹莹说。
  “不去。”我掉头上楼。
  半夜的时候,我在开门声中惊醒,一个女人身影闯进了视线,细看才知道是朱莹莹。她关了门扑到床上,捂住我嘴:“小老公,不要叫,是我。”

  我点头后她拿开了手。我问道:“你怎么会在我们家。”
  朱莹莹挑逗的说:“你不肯去老婆家,老婆当然要留下来陪你了。”
  “你还是回我舅妈房间睡吧,万一让她现了,可不得了。”
  “她都睡着了,我们动作轻点,她不会知道,一会儿我就回去。”朱莹莹揭开被子,上了床。
  我使劲推她:“你快回去,我累的很。”

  “你真的要赶我走吗?”朱莹莹珠泪欲垂。
  “舅妈会知道的。”我再次提醒。
  朱莹莹把我抱住,拉着我手放到她的胸上:“我保证她不会知道,咱们弄一下吧,我现在一刻都不能离开你了,我好像要……。”
  我收回自己的手,往后退了退。朱莹莹追上来,撒娇说:“小老公,你怎么了嘛?”
  “舅妈,舅妈。”我放声大喊。
  “你要死啊,喊什么。”朱莹莹气的低声吼道。
  “啊……沈丹你怎么了?程雪在自己房间回问。
  我正要张嘴,朱莹莹捂住了我的嘴巴。她说:“我回去,你不许喊了。”
  可惜为时已晚,她放开的时候,程雪已经推门而入了。我跳下床,跑过去抱住了程雪。
  “怎么了?”程雪分开我手,看到了朱莹莹:“朱姐,你怎么会在沈丹房间里。”
  “哦。”朱莹莹理着头说:“我起来上厕所,顺便过来给他盖被子。”
  “就这事啊,那你乱叫什么?”程雪轻松的笑了。

  日期:2014-02-20 08:56
  我指着朱莹莹,决定说出实话,不然以后还会被她折磨的。我说:“朱莹莹,她,她强迫我。”
  “啊?”程雪瞪大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你说什么啊,朱阿姨强迫你。”
  我点点头,快非把我们这段时间生的事讲了出来。坐在床上的朱莹莹傻眼了。
  “朱姐,这是真的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一个小孩子啊?”程雪大声质问。
  朱莹莹低着头落泪,半晌不肯说一个字。程雪上去扯她衣服:“你给我滚,我们再也不是朋友了。你要再敢勾引我外甥,我就叫人打死你。”
  朱莹莹摇头,丝乱飞。我呆立在旁,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她们拉扯着下楼以后,我就不知道接下来生了什么事。程雪回来的时候也哭了,她走上来给我两耳光:“你才多大啊,怎么那么不要脸,什么女人你都看得上。”
  “她……她……。”
  “她什么她,滚回屋睡觉去。”程雪以命令的口吻说。

  我捂着脸回到自己屋,躺在床上心情复杂。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行为是不是过于冲动了。这么一闹,往后我和朱莹莹之间就彻底没戏了。但是……我很快自行打消了自己这些自私卑龊的念头。既然都已经做了,绝无回头的余地。何必为那一个女人,让自己惆怅。
  第二天起来,程雪表现的很平静,我跟她说话都一如照常。好像昨晚的事没有生过一样。我大呼幸运,如此看来,她已经原谅了我的过错行为。
  “这周照常请假吧,在家把身体养好。”周日这天,程雪说。
  我拿了咸菜桶,递给她:“快去给我炒咸菜吧,再不去上学我就跟不上了。”
  “你真的能行?”

  “你是成年人,应该知道这种事不需要静养的。其实我最不想扯到这个问题了。
  “那好吧。”程雪拿着咸菜桶进了厨房。
  去学校的时候,程雪送了我一段路。我们心照不宣的有了心理约定。她大概是怕朱莹莹会不甘心的在半路上劫道,我担心的也是她半路杀出,不同的是结果,她怕朱莹莹把我又弄家里去了,我怕的是她心生报复,虽然她是个女人,但我还只是个半大的孩子。
  可儿照常跟我一路,程雪将我们送出村口的林子,看着我们下了山口,才转身往回走。
  “弟弟,你到底生了什么病啊?”可儿问。
  “没有什么。我不是不让你问了吗?”我没好气的说。
  可儿不跟我讲话了,一直到学校都没有再说一个字。
  整整一周我都过的提心吊胆,最终还是平稳的渡过了。虽然身体没有及时恢复原样,精神上却是大好。周末回家程雪还专门给我弄了些进补的东西吃。

  晚上,她来到了我晚间。
  “舅妈,你有事吗?”我真起身问。
  程雪做了一下手势,让我坐下,随后自己也在床上坐下。程雪说:“本来有些事不该提了的,但是我想还是得问一问,不能因为问题尴尬,我们就回避。你父母把你交给了我,舅妈就要对你的成长负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