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13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班主任架了架眼睛,先是站在讲台上看了看我,好像没看清楚,又走到我书桌旁看。她狮吼说:“坐下,没规矩,哪有推选自己的。”
  我怏怏的坐下。我同桌杨小沫说:“昨天我还以为你很聪明,怎么今天就变傻了。”
  我耐烦的挥挥手:“你不懂,这叫自信,**说了,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日期:2014-02-11 08:01
  “这句话是拿破仑说的。”杨小沫说。
  我说:“……。”
  最后我没有当上任何职务,当选班长的是可儿,学习委员是杨小沫,文艺委员还是个女同学,总之除了清洁委员外,其余的都是女生。
  看得出杨小沫是个聪明而骄傲的女孩,当选文艺委员后,她用一种参杂着嫉妒不满的复杂眼神,看了可儿几眼。
  正式上课的这天,我们见到了所有的任课老师。时至如今,我都认为我们的语文老师章小芷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虽然她未必真的有那么漂亮,但是在我眼里她就是完美的,可就是这个在我眼中毫无瑕疵的女神,在两年以后,香消玉殒于一场女人视为最残忍的侮辱中,而作恶者,我在前文已有提及。
  住校生活远不及想想的那般美好。第一周放假的时候,我如同一直放飞的鸽子,振翅往家的方向飞去。可儿累的气喘吁吁。我停下来等她,两个人开始慢悠悠的走。
  程雪给我做了两顿好吃的,吃饱喝足后,我开始把心思用在明天怎么逃学的事上。因为我们周末要上晚自习,所以周日的中午就得带着粮食和咸菜去学校。
  日期:2014-02-11 08:02
  走到路上的时候,我又用肚子疼的杀手锏让可儿帮我请假,然后带到学校去,我明天一早尽量赶去。可儿一口答应下来。为了取信于老师,我特地写了请假条,让可儿找同村的那两个同学都签名作证以后再交上去。
  我拎着东西藏进树林里,等到天黑以后偷偷摸摸的去了金家。金柱由于天天去地里干点活,已经变成一个我们父辈那样的农民。
  “兄弟,你没去上学啊?”金柱撸着袖子,站在门口吸烟。

  “我明天早上去。”我把自己的东西放在桌子上,从书包里掏出一包三块钱的大前门,扔给金柱:“这个给你的。”
  “这个怎么好意思呢。”金柱笑嘻嘻的说:“你送了,我就收了啊。”
  “弟,谁来了?”金玉从灶房出来。
  “玉姐姐。”我喊道。
  金玉表现出了惊喜的神情,她嗯了一声说:“你们玩吧,我饭马上就做好了。”
  日期:2014-02-11 08:04
  我和金玉吃饭的度可以用狼吞虎咽形容,金柱都被吓住了,我们丢下饭碗的时候,他说:“你们乐去吧,等下我自己洗碗。”

  进屋反锁了房门,我正要拿东西,金玉一下抱住了我,不报不要紧,一抱问题就出现了,原本比她要矮一个头的我,竟然长到她耳朵边了。而这之间只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
  日期:2014-02-11 08:05
  “你想没想我啊,快叫我啊。”金玉小声哭泣着。
  我们贴在一起的脸颊,轻微的摩擦。我推开她,把在学校买的夹送她:“玉姐姐,这是专门给你买的。”
  金玉拿在手里,摸了摸,责怨的说:“谁让你买的,在学校要花钱,你给我买东西了,自己不就没钱了吗。”
  日期:2014-02-11 08:26
  “没关系,只要我有,给你买多贵的东西都愿意。”我献媚说。
  金玉把夹放到桌子上,翻开自己的领口:“你看,你给我买的铂金项链,我一直戴着呢。”
  我激动的把嘴唇贴到她胸口亲吻,金玉抱着我脑袋:“嗯……沈丹,你坏。”
  我把能亲到的地方亲了个便,分开后,金玉的脖子和胸口上红扑扑的一片。她拉着握手说:“我们上床上去。”

  金玉说心里不踏实,就熄灭了灯。我在黑暗中摸索着她的身体,时间有时候疯长,有时候静止。金玉的小已经丰满了许多,两颗羞赧的小红豆,在我的抚弄下开出了花蕾。
  黑夜主宰的神秘感似乎更能激人体里的沉迷,我觉得自己就像一直疯的小牛在金玉粉嫩的少女身体上寻求满足。
  “沈丹,你为什么不叫我了?”金玉嘴里出轻微的喘息。
  “玉姐姐。”嘴里含着坚挺而软绵的肉团,几乎抽不出空来说话。

  “啊呀,不是这个。”金玉娇嗔。
  “老……老婆,小老婆
  日期:2014-02-11 08:41
  金玉的粉拳轻轻的落在我背上:“你故意的是不是,每次都叫人家小老婆。”

  我的嘴唇已经下移到了她平坦的上,再向下,更神秘的深处。
  “啊。”金玉一声尖叫:“那里脏,你别这样,我好难受啊。”
  我不知道亲吻了她有多久,直到金玉身体僵硬紧绷,双腿紧紧的夹住了我的脑袋。一股浓烈的气息扑鼻而来,我被呛的出一串串的咳嗽。
  我还像以前那样,挨她躺下来,金玉抱着我亲了又亲:“沈丹,这些都是谁教你的,跟电影里学的吗,我爱你。”
  我回应着她的吻:“没有啊,就是想亲而已。”
  金玉咯咯的笑:“刚才我都飞起来了。”

  “什么飞起来了?”
  日期:2014-02-11 08:41
  “就是你让我飞起来了啊,好像一下就飘到了云端……。
  过了一会儿,她小声的说:“可是老婆那里还是难受,把你小虫放进去好不好。”
  我也正被小虫的胀痛感折腾的难受,又爬到了她的身上。可是我半天都没有摸索到地方。金玉说:“来,我带你进去。”
  小虫的前半身钻进,金玉嗯咛的大叫一声,把我往外面推:“啊,沈丹,我好痛。”

  我离开了她的身体,过了一会儿金玉说:“我们再来一次吧,你的小虫好像要长成大虫了。”
  金玉又一次叫疼了。我却再克制不住,往的向前一冲。整个人如陷泥潭,只是里面无比的温湿。
  仅仅两分钟后,我又一次尝试到了那次梦中的奇妙感觉。
  金玉说:“沈丹,我们俩都是大人了。你要对我负责,长大了一定得娶我。”

  我点头应声。金玉打开了灯,她拉我坐起来,指着她双腿之间,有一滩ru白色的还有些许的血点和血线。我看的都傻了,不知道它们都是什么。9g-ia
  金玉说:“沈丹,你看,白色的是你的,红色的是血,是我的,每个月女人一生只会于一次,是献给她最喜欢的男孩的。”
  日期:2014-02-11 08:44
  “可是我舅妈说,女孩每个月都有一次啊?”对于她们不同的说话,我感到疑惑。
  “不是啦,她说的那个和我说的这个不一样,以后你就知道了。”金玉似乎说不太清楚,或者不想解释的太明白。
  日期:2014-02-11 08:44
  我问道:“玉姐姐,你刚才有飞起来的感觉吗?”
  “没有,我还没飞呢,你就出来了。”金玉失落的是说。
  我安慰说:“没事,等下我再让你飞起来。”

  “那你飞起来了吗?”金玉反问。
  “没有,但是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我很喜欢。”我意犹未尽的回想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