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9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话找话说:“舅妈,你怎么不和我舅舅生个小孩呢。”
  程雪头也不抬的说:“你不就是我的小孩吗?”
  我撇嘴:“我十二岁,你才二十八岁,你能生出来我。”

  “你要在总往金家跑,你十三岁就会有小孩了。”程雪说。
  我知道她已经知道我和金玉的秘密了,真不知道她怎么会这么聪明。我愤怒的反驳说:“你不要乱说,你再乱说,我又去城里,不跟你住了。”
  “好,好,舅妈不说了。”程雪赶紧妥协。
  我怒气难消,冲回自己房间,中午都没吃,后来饿的实在不行,悄悄进了厨房,程雪把饭给我放在锅里保温。下午我没跟她说话。
  日期:2014-02-10 22:01

  这样在家里困了两天之后,村里一户亲戚请我们过去吃午饭。程雪非让我跟着去。亲戚家来了一个白胡子老头。程雪热情的上去跟他聊天。不一会儿他们就把叫唤了过去。  白胡子老头仔细的瞧了瞧我,点点头对程雪说:“按你刚才给的八字,结合他的面相。我看这孩子啊……。”
  “怎么样?”程雪急切的问。
  白胡子老头摇摇头:“我不好说出来。”
  “您老就说吧,照实说,我们不怕说差了。”程雪鼓励的说。
  白胡子老头捻着自己胡须颔:“这个孩子啊,乃是“桃花犯主格,又是风流采杖格。”
  程雪迷茫的问:“你能说详细点吗,我听不明白。”
  白胡子老头接着说:“我慢慢给你说清楚。桃花犯主格是指贪狼星和紫微星在卯酉二宫坐命,贪狼是桃花星,紫微是帝星,所以叫桃花犯主,陀螺是煞星,会合贪狼,就是风流采杖。这个孩子命中多风流债,最后只怕因色惹灾,将来定有一段班房要蹲。”

  程雪听了他的分析,吓的脸色都凝固了。她追问:“那孩子的婚姻呢。”
  白胡子老头口中默念一番,又说:“他是天府星在夫妻宫,这个格局不错,妻子保守贤惠。是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格局。他将来的妻子可能是亲戚,同学,青梅竹马的女孩,总之就是有很亲近的关系。”
  程雪松了一口气:“那他成就如何?”
  白胡子老头摇摇头,不肯再说下去了。前面的我没有听懂,婚姻那一段听懂了不少,大概是说我和可儿是注定好了的姻缘?
  日期:2014-02-10 22:05
  回到家,程雪不安的说:“你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是那么一个命呢。难不成你将来真要娶金玉做媳妇,她可比你大了四岁了,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可是四岁是不是太大了点……。”
  “他没说我要娶金玉做媳妇啊?”
  程雪说:“不会是她还会是谁呢,你不就跟她好吗?”
  我小声的说:“还有可儿。”
  程雪一愣,坐下来说:“但愿是她吧,我可不愿将来看到你娶金玉回家,她那个爸跟个土匪似的,我最讨厌他了。”

  我宽慰她说:“你着什么急,我还这么小,娶媳妇的事还远着呢。”
  程雪没哟回答我的话,只是说:“算了,这件事还是不要告诉你爸妈了。你也不许出去说啊。”
  日期:2014-02-10 22:06
  她的嘱咐是没有必要的,我都没听懂,怎么会出去乱说。
  已经有四天没去金家,日尝蜜糖的我,又焦躁起来。先是在屋里跑上跑下,然后又郁闷的坐在屋里垂头丧气。
  “怎么了,不舒服吗?”程雪关心的问。
  我摆了一下头,她又说:“那就是想去金家了?”
  我恳求的看着她,希望她能给我放一次刑。她说:“在家好好呆着吧,以后你长大了就不会陪舅妈了。”
  我带着酸味的说:“你不是有别人陪吗?”
  程雪轻拍了我一下:“不许胡说。”
  日期:2014-02-10 22:07
  就在我为金玉为什么不主动来找我的时候,金柱来了。面对他的要求。程雪说:“柱子啊,你去玩吧,小丹还要在家里温习功课。”
  我对金柱眨眼睛,金柱就说:“马上就上日中了,温习什么啊?”
  程雪说不来理由了,索性蛮横的说:“小丹太野了,我不让他出去,谁来叫都不让出去。”
  “那好吧,兄弟我走啦。”金柱垂头丧气的对我挥挥手。
  我像头小牛那样,鼻子里喘出浓重的呼吸:“舅妈,我恨你。”

  程雪没介意我的无礼,她平静的说:“你现在恨我,只要你长大以后不恨我就行了。”
  当天晚上下起了雨,天气瞬时变的凉爽;睡了一个特别舒适的好觉。“藏家xiaoshuo”
  “小丹,今天和舅妈一块去采蘑菇吧。”程雪推开房门说。
  我揉着眼睛坐起来,提议说:“那我们早点去,不然就被别人采完了。”
  “行,我去找小篓子,你赶快穿衣服起来。”程雪转身走了:“我们回来再做饭吃。”
  对于采蘑菇这种事,我向来是乐意去做的。从能够自由行动以后,几乎每年的夏天我都会去山林里拾蘑菇。这种野味不但好吃,采得多了还可以拿到镇上去卖钱。
  我跑下楼,程雪已经等在门口了,她脚边放着两个小篓子,手里拿着一件小雨衣,她把我招呼过去,给我穿上了。锁上门,我们急匆匆的往后山赶,而且尽量做到不出声音,这是怕临近的村民现后,也提着篓子抢着去山林里。这样的行为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惯例,孩子和妇女基本遵从于此。男人们则基本上不会参加这类事情。
  我和程雪很快生了分歧,因为我们根据各自的经验,选择了两片不同的山林。后来还是她妥协跟我走了,因为她怕悄悄跑掉去干别的事。
  我们还是去迟了一步,已经有几个村民在采拾。藏家彼此客套的打过招呼后,分头采拾。一座山一座山的寻找,很快我的小篓子就满了,程雪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正在我急惑的时候,金家姐弟朝这边来了,他们各自背着一个背篓。相比起我的小篓子,简直是大巫见小巫。

  我们会合后,金柱看看我满满的一篓子,讥笑说:“你还以为自己是小兔子啊,拿这么小点东西。”
  日期:2014-02-10 22:09
  我说:“你们借我一个背篓吧,我这一小筐就送给你了。”
  “你真舍得,这一筐能卖十来块钱呢。”金柱不相信的问。
  我上去把小篓子里的蘑菇轻轻的倒进了他的背篓里。金柱高兴的说:“我先去采了,你跟我姐换吧。”
  我看着金玉,她毫不犹豫的把背篓放下来给了我,我把小篓子换她。
  金玉四周望望:“你舅妈呢?”
  “不知道哪里去了。”我说:“玉姐姐,我们一块采吧。”
  金玉凑近我,拧我手臂低声说:“没人的时候,你叫我什么?”
  我吃疼,赶紧喊道:“老婆,小老婆。”

  金玉又掐了我一下,娇嗔:“就是老婆,不许喊小老婆。”
  我应允的点点头,然后两个人都开始采蘑菇,一直都保持着毗邻的近距离。金玉采满了一篓子,倒进我背篓里,说是还我的,不要告诉金柱。
  两个人采集,事半功倍,满了一背篓之后,我只好先往家里背。金玉追上去说要跟我一块回去,她怕我农活干的少,没力气把一背篓的蘑菇背回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