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7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主动抱紧了她,现在我非常喜欢这种入眠方式了。有时候会沉醉的想,这样温馨的拥抱在一起,永远不要分开。
  村里人都有早睡早起的习惯,黎明,公鸡打鸣的时候,金玉把我推醒了。
  我眨眨眼睛,把她抱的紧了一些。金玉推我说:“沈丹,我得起床去做饭了。”
  日期:2014-02-10 21:14
  我害怕她逃掉,紧紧抱住,抗议说:“不行,我们再抱着睡会儿,你身上真香。”

  “那就再睡一会儿吧,就一会儿哦。”金玉口气里带点犹豫,她又躺了下来。
  我们再次醒来,天色已经大亮。阳光的金辉在窗棂上跳跃。
  金玉大叫一声,推开我抓起衣服就开始穿。我看着她把自己的身体一步步的藏起来。她穿鞋子的时候说:“你快点起来啊,万一你舅妈来我们家找你,知道了我们这样,我们俩都惨了。”
  她这么一提醒,真把我吓了一跳。起床后我饭都没吃,就跑回了家。
  程雪在屋里看电视,我站在房间门口说:“舅妈,我回来了。”
  “吃饭了吗?”她回头问。
  日期:2014-02-10 21:15

  我嗯了一声,不敢说没吃。程雪还穿着睡衣,看来今天上午是不准备出去了。平眼望去,能看到她大肉球的上半部分,好诱人的两块雪白肉团。电视本来挺好看的,但我的目光完全放在了程雪的身上。就那么点景观,可总觉得看不够。
  “站着干嘛,你坐啊。”
  “我喜欢站着。”我怕她突然回头,赶紧把目光转开。确定她不会回头了,又放回去。
  我那么站着看了两个小时,程雪似乎没有要动一下的意思。真不知道电视怎么就会那么好看。我感到肚子饿了,悄悄溜进灶房找吃的。锅里有些剩饭,我又到碗柜里翻找,有几个蒸红薯,我拿到屋后面狼吞了。

  吃了午饭,程雪不让我出门。一看天色暗淡,我的心就不安分了,急切的想去金家。我撒谎说跟金柱还有许多话没有说话,今晚还过去睡。程雪不让,说成天往外面跑,跟个野孩子似的。我刚回家来,就得陪着她。
  日期:2014-02-10 21:16
  我不服气的说:“有人来就让我走,没人来就把拽着。”
  “瞎说什么,舅妈什么时候赶你走了。”程雪脸上升起红晕,又解释说:“舅妈对你不好吗?我也是有苦衷的。”
  我不屑的哼了一声。睡觉的时候,又试探着赖皮的跑到她房间,我坐到床上说:“舅妈,我跟你一快睡吧,后面的房子阴森森的,我怕。”

  “那我们换房睡。”程雪坚决的说。
  我气的跳起来,一边往外面走一边说:“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可你呢。”
  程雪追到我房间,挨我坐下并抱着我说:“你个小坏蛋,才多大啊,就打起舅妈的主意了。我告诉你啊,可不许乱想啊。不然我会打你的。”
  日期:2014-02-10 21:16
  我乘机把头在她胸上蹭了噌,装作听不懂的看着她。
  “你……。”程雪推开我:“赶快睡吧,我走了。”
  望着关上的房门,我仰身倒在床上。
  第二天,我苦等了一天,段大贵那个家伙都没有来。所以我又没能离开家。
  次日,他还是没来,但是他女儿来了。
  “弟弟。”段可儿喊着走进了房间。
  “你怎么来了?”我无精打采的问。
  她跟程雪打过招呼,跟我说:“你怎么不去找我玩啊,我爸答应让我去念中学了。”
  “哦。”我说:“我们去玩吧,屋里闷人。”正好利用可儿逃离。
  日期:2014-02-10 21:17

  程雪只是让我早一点回来,就答应让我们出去了。
  我突然不知道跟她在一起,该做什么好了。我们走着走着就到了田埂上。她准备坐下去,一想到自己穿的是新衣服了,就收敛了。
  “你不高兴啊?”她问道。
  “是啊,不好玩。”我望着远处的山岗,心里就一个念头去金家。
  ”怎么了嘛,我跟你在一起,也觉得不好玩啊?”可儿嘟着小红唇。
  我嘿嘿一笑,摇摇头。后来我们就在后山上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来。她让我给她讲外面的故事。我海吹一番,她都当真了,一脸的向往。
  日期:2014-02-10 21:27
  心里有些乱乱的,像是有一只长着许多脚的大虫子在上面爬来爬去,让我感到躁动。我开始打量起可儿的身体来。她育的情况就跟三年前的金玉差不多。看着看着我就生出了一个邪恶的念头,但是很快被我自己用理智熄灭了。觉得那么对她的话,我会很舍不得。她可是我们约定了,长大以后要结婚的姑娘啊。再说了,她也未必愿意。

  中午炎热,我们就去了她家。饭后,她要睡午觉,我就乘机跑掉了。
  如愿以偿的来到金家,他们家却来了亲戚。我不敢有丝毫的越禁行为。金柱好像很不喜欢他那个亲戚,拉着我到楼上玩。
  他问我是看电影,还是下棋。我说下棋。他拿出自制的棋盘,我们就对战起来。那是一种很简单的棋术,没有正规的名字,反正就是一群动物在一块,你吃我,我吃你。把对方吃完,即算胜利。
  三局两胜,我让了金柱一局。$9g-ia$他不想接着下了。我们一个躺在床上,一个坐在椅子上,百无聊奈。
  “你和我姐昨晚就没做点什么啊?”金柱偏着头问。
  我说:“没有啊,怎么了?”
  金柱轻蔑的扬着嘴角,他说:“今天早上我去我姐房间,就知道你什么都没有做了—。”他坐起来,侦探宣布结果似的说:“因为床上没有血。”

  “啊,为什么要有血?”我感到莫名其妙。
  金柱奸笑着晃晃手指,故作神秘的说:“以后你会知道的,反正吧,我是见过血了。”
  我根本就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我白了他一眼,以示不屑。
  傍晚的时候,金玉跑上来说,她家那个亲戚走了,她让我今晚就留下来住。我点头答应。
  金柱离开了家一会儿,回来的时候带着一个女孩,我认识但是不熟识。9g-ia金柱介绍说她叫马丽。她大概要比我和金柱大上一两岁,她是个开朗热情的女孩,一来就不拿我当外人,问东问西。但是我没有任何礼物可一给她。

  金玉带着马丽做饭的时候,我和金柱就在下面房间里看电视。很快我担忧的事就生了,程雪找了过来。尽管金家姐弟尽力挽留,程雪还是坚持把我带回了家。走的时候,金玉一脸的不高兴,像是受了欺负似的,眸子里闪着泪花。
  我一步三回头,心中十分不舍。有点怨恨程雪。
  临睡的时候程雪去了我房间,我转过身去不搭理她。
  “怎么啦?”程雪把手搭在我肩头:“跟舅妈生气啊?”

  日期:2014-02-10 21:29
  我不搭话,她又说:“你跟舅妈说时候,你非要去金家,到底是要跟金柱讲故事,还是和金玉讲故事啊?”
  我心虚的以为她看出了我和金玉的密码,突然坐起来坚决的反驳说:“你不要胡说,我当然是和金柱讲了。”
  程雪露出不相信的笑容,她说:“那我怎么看到你要走的时候,金玉都要哭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