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0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还不算,徐男没有供出我来,一口咬定是她自己,在徐男被打晕了之后,她们强行让徐男签手指印在口供上,口供上说是我张帆指使徐男和兰芬去带毒进来陷害黄苓的。而她们打人逼供,这点如果传出来,她们也违纪犯法的,但是她们聪明,在一些侦察科的人脸上受伤弄几道伤疤,就说是徐男和兰芬反抗,不配合查案,还打侦查人员,所以她们才被迫反抗,自卫。
  就在她们拿着假口供即将要来抓我的时候,上面却有关于丨毒丨品的检验报告出来了,是面粉,然后赶紧叫她们放人。
  她们马上去和上面对质,和检验部门对质,但得到的检验结果,还是面粉,她们只能无奈的放了人。
  我听完后,自己都奇怪了,怎么成了面粉,明明是丨毒丨品的。
  兰芬问我道:“队长,是你找人帮了我们是吗?出具了假的检验报告。”

  我心想,这多半是贺兰婷帮忙搞的鬼。
  我没有否认,就说:“好好养伤吧。”
  兰芬说:“谢谢队长。”
  我对徐男也安慰了一番,然后出来叫兰芳和沈月进去看她们。
  我出来抽了一支烟,心想,他妈的这次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啊,本来这个计划就是非常冒险,可偏偏坏在了秘密被泄漏这一节骨眼上,还是被章xx听了去,报告了康雪,康雪也特别的聪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非要等出事了,闹的差不多了,黄苓被抓了后,才让章xx出面,去举报我们,然后让侦察科的人抓了徐男和兰芬去调查。
  狡诈的康雪当然会想到徐男和兰芬不会老老实实认罪,她们就干脆买通侦察科的人,她们在侦察科毕竟有她们的人,让人进去后,就直接对徐男和兰芬动手,打成这样子,不怕你不老实招来,但是徐男和兰芬有骨气,没有把我供出来,而徐男看兰芬被打,就直接一口咬定是自己干的,与他人无关,徐男真是铁骨铮铮女汉子。
  徐男不配合,不老老实实招供,没关系,她们能有办法让徐男全部招供,就是把徐男打晕,然后弄一份指证我才是幕后指使的口供,把打晕的徐男签手指印,然后这还不行,还想把兰芬也打晕,让兰芬也签了,只要签了手指印,反正是监狱的事,不是办案机关在查案,那就真的是我是幕后指使了。
  可她们没料到的是,在她们即将要对兰芬动手的时候,上面一道检验报告和命令下来,检验报告丨毒丨品是假的,是面粉,而命令则是责令她们侦察科赶紧放人。
  但她们可不会那么轻易放人,她们马上找人去检验部门对质,不过,检验那边给出的结论,真真切切就是面粉,这下她们无奈了,只能放了人。
  我心想,这应该是贺兰婷帮忙让检验那边出具了验出面粉的证明,否则,哪有莫名其妙的丨毒丨品成了面粉啊。
  如果不是贺兰婷从中作梗,我被供出来,那么等待我们几个的,估计就是被逐出监狱的处分。

  幸好,幸好。
  只是,我更不甘心啊。
  这他妈的不科学,我以前对付马爽,马玲,对付康雪,监区长,都能胜利了,而却栽倒在了一个黄苓的手中,妈的我不甘心!
  可现在,我只能等待,忍耐,等机会了。
  嘱咐徐男和兰芬一番,让她们好好养病,我就让沈月和兰芳先照顾她们我回去了青年旅社。
  我给贺兰婷打了电话,问了一下,果然是她找检验的人弄了假报告,而先搞假报告的人,却不是贺兰婷,而是黄苓找人让人帮忙先搞假报告的,黄苓看起来粗暴暴戾简单,可一旦出事,她的脑子真是转的比什么都快啊。
  而且,所谓的上面要求放人,也是因为贺兰婷,有了检验报告后,就可以责令侦察科放人了。
  我谢谢了贺兰婷一番后,挂了电话。
  现阶段,没有害到黄苓,反而被黄雀在后的章xx,康雪她们干了我们一下,打得徐男兰芬一顿,徐男差点没被打死,这章xx,还以为这次能百分百整死我们了,看来,这家伙是活得不耐烦了,我以为她给了我们钱以后,会老实了,没想到,她还是想干掉我们啊!

  这真是一个定时丨炸丨弹,行,只要你在我们监区,我们有的是机会整你。
  次日去上班,看到黄苓,黄苓恶狠狠的看着我,我假装看不到,打着哈欠过去了,见到章xx,我甚至是远远的就打招呼了。
  章xx有些尴尬和害怕的和我笑笑打招呼。
  她估计也摸不着头脑,我为什么还和她打招呼。
  和章xx打完了招呼,我再回去和黄苓黄队长打招呼,没事,就让你们猜不到我到底想干嘛。
  我热情的对黄苓说道:“黄队长,早上好,刚才走过来,没看清楚是你,得罪了,不好意思啊。”
  黄苓没理睬我,转身就走了。

  我笑笑,看着她走了。
  等着吧,贱人们。
  不过,搞不好黄苓和章xx康雪她们联手起来,这就难对付了,所谓大家有共同的敌人,就是朋友。
  很有可能她们会连成一条战线联盟军,对付我们啊。
  沈月敲办公室的门进来后,告诉我有事。
  我说:“什么事啊?徐男吗?”
  沈月说:“心理咨询那边的。”
  我说:“好知道了。对了徐男兰芬怎么样?”
  沈月说:“兰芬没什么事,再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徐男严重一些,被打到内伤了。”

  我骂道:“这群日狗的!”
  沈月说:“队长,刚才黄苓,又破口大骂了我们一顿,说我们安全检查没做好。”
  我问:“她就是找借口骂我们这群人,就是别人的错,也骂到我们头上。”
  沈月说:“那个被送去你心理咨询的女犯,用一把尖牙刷,插进自己的胸口,想要插自己的心脏自杀。然后,黄苓队长以这个尖牙刷为借口,对我们破口大骂了一顿。”
  我说:“妈的真是个混蛋,你们也忍一忍,让她骂!等,等待,忍耐,等有机会干掉她,实在不行,只能送钱了。不过现在,送钱她也未必会收了。哦,对了,那个想自杀的女囚,怎么回事?还要把尖牙刷插死自己?”

  沈月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自己过去看看吧。”
  我对治疗女囚们的心理疾病,已经没什么兴趣了,感觉只是在完成任务,有康雪,黄苓这一堆乌云笼罩在我头上,在这个监狱里,我走到哪儿,都感觉是阴凉害怕。
  谁知道哪天让她们弄死。
  不过她们也担心我,唉,人活着真不容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