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0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第一,我找不到你,我这边出事,我很急,第二,我担心你!”
  她说:“是吗,你担心我。”
  我说:“好吧,就当我是骗你的吧。”
  她却解释道:“他妈妈生病,肿瘤,说想见我,我就去了。去了才知道是早期。开了一天的车,累。”
  我说:“靠,文浩那厮就是想尽各种办法接近你!好我们先不理他行吗?到底怎么办啊表姐?”
  她说道:“我很累,明天再说吧。”
  我说:“我都没精神想睡觉,你怎么还能睡?”

  她说:“你急有什么用?”
  说完她转身去了卧室,关上了门。
  我拿着桌上的啤酒喝着。
  妈的,说的也是,急有什么用,我能解决吗?
  还不是等贺兰婷明天才能去解决?
  我去冰箱找了一些吃的,然后喝了四罐啤酒,然后去卫生间冲凉,直接在沙发上躺下睡觉。
  次日,被贺兰婷叫醒了。
  赶紧洗漱,然后跟她下楼。
  谁知跟着她到了车上后,她却说:“你跟着我干嘛?”
  我问道:“你不是去监狱吗?我不能跟着?不能载我?”

  她说:“我没去监狱。”
  我问道:“那你去哪儿?”
  贺兰婷说:“我有地方去。”
  我说:“去啤酒厂吗!妈的都什么时候了,表姐,麻烦你先去把这件事搞好了,把她们两弄出来吧,你这样子拖着,我也会死的!”
  贺兰婷说道:“我自己有分寸!下车!”
  我只能求她:“表姐,求你了,去看看她们先吧!”
  她说:“下车!”
  我只能下车,看着她踩着油门走了。

  我闭上眼睛,长长的叹气,难道她真会看着我任由我完蛋?
  这不可能啊。
  我回到了监狱。
  打听到的消息是:黄苓队长继续上班着,而徐男,还有兰芬,人影都没见,不知道是不是在侦察科手里。
  我越来越感觉不妙,黄苓队长能回来继续上班,这意思不就是说她已经脱罪了?
  如果她能脱罪,那么,有罪的就是徐男和兰芬?
  难道徐男和兰芬都招了?
  可也不对啊,既然招了,为什么不来抓我去审问呢?
  难道她们两都一口咬定只是她们自己做的?
  很有可能是这样的。

  办公室的门有人敲了,
  我急忙说请进,进来的,是沈月。
  沈月带上门,然后走到我面前,小声说道:“队长,徐男和兰芬,还在侦察科那边受审。”
  我问道:“她们有没有找丨警丨察来处理?”
  沈月说:“这倒没有,可是徐男和兰芬的处境很不妙,有人听到她们两的惨叫声?”
  我靠!
  是真用刑罚来审讯吗?
  我问道:“你说真的假的?”

  沈月说:“是真的!是有人听到了她们的惨叫声。”
  我无奈的苦笑,摇头。
  沈月又说道:“队长,你知道为什么徐男和兰芬会被抓吗?”
  我说:“不知道。”
  沈月说:“是有人举报了她们。”
  我马上我呢:“谁?”
  沈月说:“章xx”
  我奇怪的问:“章xx怎么知道徐男和兰芬干的什么事!”
  沈月说:“我也搞不清,是有人这么说的,说是章xx去告了徐男和兰芬,说她们两在给黄苓队长送礼的那晚,在礼盒里放了丨毒丨品!”

  我心想,我们搞得那么隐蔽,怎么还会有人发现了!
  是真的被章xx发现了吗?
  不太可能啊,我们都是三个自己组织的,计划也是秘密进行,莫非,隔墙有耳?
  就像那天黄苓摔兰芬给我带的土特产,兰芬就在办公室门口全都听到。
  还是无限期的等待。

  心急如焚又过了一天。
  快下班的时候,沈月进来了,告诉我说:“徐男被送去了市监狱医院!”
  我急忙问:“怎么回事!”
  沈月说:“兰芬也被送去!”
  我靠!
  我说:“是谁送去的?侦察科的人押送去的吗?”
  沈月说:“不是,是侦察科打电话叫救护车来去了。”

  “快!我们去医院。”
  “还没下班。”
  我看看时间,还有十几分钟。
  我抽了一根烟,等到下班后,马上跑出去。
  兰芬也收到了这消息,她过来的时候看到我,就和我和沈月一起出监狱外,打的去市监狱医院。

  到了市监狱医院,我们最快的速度买了花篮水果,然后上去。
  因为我们是监狱的人,来这里也多了,市监狱医院的门卫都认识我们,放了我们上去。
  我们在住院部三楼,找到了兰芬和徐男,她们还同一个病房。
  进去后,兰芬脸都肿了,涂了药,而徐男,看起来并没什么啊,但是徐男是非常虚弱着。
  沈月奔向徐男,兰芳奔向自己姐姐。
  “徐男,怎么样了?怎么了?”
  徐男抬眼看看沈月,虚弱的说不了话。
  兰芬说道:“你们来了。”
  兰芳抱住她姐姐,哭了。
  兰芬说:“别哭妹妹,我没事。沈月,别碰徐男,她全身都是伤。”
  沈月缩回想要抱徐男的手,心疼问道:“怎么了?”
  徐男没说什么,只是看着我们。
  我把东西放好,然后坐在了兰芬和徐男两张病床的中间,问兰芬道:“都没事吧?”
  兰芬说:“我没什么事,徐男全身是伤,要休息治疗一段时间。”
  我问:“怎么回事,她们打你们了?”
  兰芬说:“她们打了,但不是她们,是别人。”
  我问:“什么意思?不是侦察科的人打的吗?”
  兰芬说道:“我从头说起。兰芳,沈月,你们先出去一下,好吗?有些事情,知道了对你们不好,对我们也不好。”

  兰芳和沈月出去了。
  兰芬告诉我,她那晚上夜班,在监区跟徐男讨论如何毒进来的时候,没想到被在拐角的章xx听了去,随即,章在发生了这些事之后,马上举报是徐男和兰芬带毒进来放礼盒里陷害了黄苓,侦察科马上出动,抓走徐男和兰芬去问。
  徐男和兰芬都一口否认,但是,随后康雪和A监区长找人进去帮忙审讯,直接让人动手打得徐男体无完肤,兰芬也被打了,却对外说是因为审问的时候,徐男和兰芬暴力反抗,所以才打了她们。
  徐男被打得奄奄一息,看着兰芬也被打,她就承认是她自己带进来的,和兰芬没有关系,而这时,康雪让人更加猛烈的打徐男,让徐男把我也供出来,说我才是最后的幕后指使。
  日期:2015-09-12 08: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