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9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般来说,侦察科的人查案,如果她们认为某人做了这事,而犯人不承认,她们可以使用一些特殊的刑讯办法,让犯人认罪。
  对付一些狡猾的女犯人,侦察科的人可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心慈手软。
  龙小薰回答说:“是。”

  侦察科的人问:“吸了什么?海落因?”
  龙小薰回答:“K粉。”
  侦察科的人同时去监室问,龙小薰果然是吸食后,在监室里疯了一下子,但没人敢举报而已。
  侦察科的人得知了这些情况后,直接就问重点:“这些东西,从哪里弄来的?”
  我们在外面听着。
  侦察科的人看着外面我们这么多人,马上要赶我们先走,龙小薰却说道:“黄队长,我们监区黄苓,黄队长。”
  这下间,我们监区的所有人如同炸开了锅。
  “怎么可能!”
  “是黄队长!”
  “不会吧?”
  黄苓冲了过去大声问道:“你说什么!你睁大你眼睛!是我给你的吗!”
  我们都不顾侦察科的人了,都往前挤着看。
  龙小薰点点头。
  黄苓怒骂道:“你这个贱女人,你是在诽谤我!陷害我!”
  侦察科的人说道:“黄队长你也别生气,我们自会查个水落石出。龙小薰,你看清楚了,是不是这位黄苓黄队长,给你带毒?”
  龙小薰说:“是的。”
  黄苓马上爆发,就要打龙小薰,众人急忙进去帮忙架住,防暴队的人硬拉着她出来了。
  侦察科的人对黄苓说道:“黄队长,我们自会查清楚,你又何必那么焦急。”
  侦察科的人继续问龙小薰:“你所说的,如果是假的,是要背负法律责任的。是不是真的?”
  龙小薰一口咬定:“就是黄队长黄苓给我带的。”
  侦察科的人点点头,问:“什么时候给你的?”
  龙小薰说:“昨天,我们在放风场的时候,她也来了,她靠近了我,叫我到了角落那里,偷偷的给了我,一点点,两千。我从我卡上的钱划到了她的卡上。”

  侦察科的人马上让人去查,果然,查到了昨天下午有一笔两千块钱的款,是龙小薰打给了黄苓。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似乎就是黄苓带毒进来卖给龙小薰。
  但是,如果抓不到黄苓带毒的证据,一切都没用。
  侦察科的人觉得这件事事关重大,而且关乎到监区黄苓黄队长,就让黄队长,还有我们,和监区的人都回避。
  她们和防暴队的人在里面继续审问。
  黄苓黄队长郁闷的坐在门口,她估计现在还想不到怎么会是这样子,莫名其妙的遭人诽谤陷害。

  侦察科的人在十分钟后左右,带着防暴队的人出来了。
  里面留着两个防暴队的人守着龙小薰,其他的人直接走向宿舍楼。
  我们看着的这些人大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什么回事,我知道侦察科的人要去黄苓黄队长宿舍查找东西。
  当她们去了黄苓队长的宿舍,翻出了所有的东西,然后,一件一件礼品盒拆开,果然在其中一件,发现了粉末状的东西,拿去验了一下,果然,这就是K粉。
  侦察科的人马上带走了黄苓黄队长去侦察科,然后通报了领导。
  我们大获全胜!

  下面,就不知道黄队长要遭受什么样的处分了!
  龙小薰做了这个事,她得到的报酬是,两万块钱。
  徐男自己出钱。
  有钱就能让鬼推磨。
  当晚,我和徐男,兰芬,出去了监狱外面,去喝酒。
  三人坐在了一个小饭馆里。
  徐男说道:“看黄苓这次,还不死!”
  兰芬说道:“事情闹得那么大,全监区的人都知道,监狱也有很多人知道,她看来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我说道:“你说的是受处分吗?”
  兰芬问我:“难道不会吗?”
  我说:“很难说啊。”

  的确很难说,我就怕这事情虽然闹大,但是毕竟只是在监狱里闹开,闹不出去的,说什么处分惩罚,都是监狱领导说了算,如果每次不是贺兰婷帮我向其他监狱领导施压,那帮人根本就是不想多事,只想按部就班的就这么走下去。
  其实我刚进来也不懂她们为什么这样。
  现在我明白了,这帮老不死的,好不容易从下面一步一步爬上顶峰那个位置,她们可不想再得罪人或者出事,她们只想这么一步一步走下去,每天捞钱,等到退休的时候,钱也够花一辈子了,光荣的退休享受余生了,而如果一旦出事,处分下来,搞不好把这些破事闹出外面去,她们的名声都毁了,想要这几年安静的等退休也不能了,所以对她们来说,多事,不如少事,少事不如假装没事,有事就让它没事。

  徐男问我:“很难说?难道我们这么陷害,上面不会查?”
  我说:“记得上次把那些举报材料扔得到处都是吗,纪律检查,管理局什么的,后来怎么样呢,还是不了了之。”
  徐男说道:“难道这次,上面也想不了了之?”
  兰芬说道:“我估计会有这个可能。黄苓能过来我们监区,空降过来做队长,一定有后台,如果她后台帮她,她也就没事了。”
  我想,该给贺兰婷打个电话才行。
  让贺兰婷向狗日的监狱领导施压,让她们必须处分黄苓这厮才行。
  徐男说:“现在,黄苓已经知道了是我们在暗算她,她以后对我们,肯定小心谨慎了。”
  我说:“对。如果不整死她,我们就没好日子过了。”
  处分决定没下来之前,我们都感到不安,也没喝多少,也就散了,徐男说有事,我知道她去找谢丹阳。
  兰芬先回去监狱了,我想在外面睡,想给贺兰婷打电话。
  兰芬回去了。
  我和徐男在等车。
  徐男果然告诉我,她想去看看谢丹阳。
  我说:“谢丹阳也没什么事,就是她家人,她妈妈,小题大做,感冒不就是小事吗?还搞进医院里去住院,吊瓶,太严重了。”
  徐男说:“你前两天去看她,她有没有说什么。”
  我说:“她说让你放心吧,她从来没把那些事放心上,无论别人说什么,反正她不管理睬,也不会承认的。”
  徐男点点头。
  车来了,我让她先上车,她急着想见谢丹阳,就像我每次去和女朋友约会的心情。
  然后第二部空车来后,我打的去了小镇青年旅社。
  我给贺兰婷打了电话。

  我告诉了贺兰婷这件事,想让贺兰婷向监狱领导施压,好整死黄苓,彻底的整死。
  日期:2015-09-11 19: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