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9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估计是以为兰芬给我送钱了,她看了看,没有看到钱,她说道:“整天不好好工作,整这些,送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我压制住怒火,看着满桌子被推翻的东西,和地上的几个芒果和咸鸭蛋,我问黄苓道:“请问黄队长,为什么要搞翻别人送我的东西。”
  她拍拍手,说:“我不是故意的,哦,麻烦你自己收拾一下啊。”
  我瞪着她,以前的章xx为非作歹在我面前嚣张的时候,我是想扇巴掌过去,而这个,我直接想凳子砸过去,一拳打过去打得她满地找牙了。
  黄苓问我道:“你上班,都在干一些什么事?”
  我说:“什么?”

  我不明白她想问什么。
  黄苓说:“我是在问你,你主要负责做什么工作?”
  我说:“管理,巡视,做表,还有负责对女气的心理辅导咨询等等。”
  黄苓问:“那我基本都见你每天都坐在办公室里,你就坐在办公室里管理?巡视?做心理辅导?也没有见到女囚啊,你给谁做心理辅导?给监狱的女同事做吗?”
  我不说话,不回答,握紧拳头。
  黄苓突然大声骂:“你每天都在这里睡觉!和她们废话聊天,浪费时间,你能干什么正事!你也扣分!扣工资!下次再见到你这样,加倍扣!”
  我瞪着她。
  她问我:“不服气?”

  我把视线移开,告诉自己不要发火不要发火,我要忍下来,我要想个办法整死她。
  然后,她说道:“在D监区,有人升职了,下边的人都来祝贺,你们B监区,没有这风气,是吧?”
  我说道:“在B监区,升职了,都是开庆祝会,请吃饭,没D监区那有毛病的祝贺方式和风气。”
  黄苓说道:“哦,那我告诉你,从今以后风气就要改了,随便你们同意不同意。如果有心的话,记得问问别的同事,然后有空找找我谈谈,如果没有心,那就算了,但你以后记住,工作小心点!”
  这家伙大言不惭的索要礼品和钱,威胁我如果我不送就给她小心点。
  我没说什么,我想着如何除掉她。
  是不是可以,送礼送钱了后,我再偷拍下来,然后再举报呢?

  可是我马上否定了这个做法。
  送礼送钱了之后,再偷拍,又有什么用。
  因为徐男拿着她受贿的证据照片去弄她,她都没被整,又何况是这点小事呢。
  不过也好,她这么干,已经得罪了大部分的人,我想,她已经搞得大家天怒人怨,就算我不整她,也会有人搞她,至少目前,没人愿意配合她的工作。

  黄苓又说道:“你是不是听不明白我什么意思?”
  我问道:“我真的不懂什么意思,你可以再和我说明白一点吗?”
  黄苓说:“这升职啊,就像结婚或者做满月喝喜酒一样,该庆祝祝贺啊,你们去祝贺,难道不随礼吗?”
  我假装恍然大悟:“原来,黄队长是想要我们祝贺啊。”
  黄苓说道:“对啊,就是要祝贺嘛。”
  我说:“好好好,应该的,那我们是要随礼啊,在我们村啊,人死了白事一般都随礼一百,如果是结婚,就随两百,那黄队长你是要办酒席啊,我们才好随礼啊,说实在的,黄队长是我们那么爱戴尊敬的队长,我们最少,最少,也要多少钱好呢?哦,一百块好了!我也发动她们全部一人随礼一百块给你。”
  黄苓听完了,脸色一变,气着说道:“张帆!你是故意玩我吧?”
  我装作无辜:“啊?什么故意玩你?那不是要随礼吗?这一百也是钱呐。你想要多少?”
  黄苓说道:“你自己打听去吧!你最好自己醒目点!”
  说完她直接就出去了。

  艹,王八蛋。
  我点了一支烟,郁闷了,这礼是随还是不该随呢,如果随了,那么兰芬兰芳她们都要送了,如果不随,她肯定是找茬,给我小鞋穿,不说远的,就说如果她不让我管监区的事,那我都郁闷到吐血了。
  可是随她礼送钱她,我真不甘心,八千到一万,像我这种所谓有点职位的,送八千她肯定不乐意,人家职员都给八千,凭什么我一个队长不给一万以上,她定会这么想。
  正郁闷着,办公室门被敲了两下。
  这声音,应该不是黄苓那厮。

  我说请进。
  进来的,是兰芬。
  兰芬进来后,我问兰芬什么事。
  兰芬对我说道:“队长,刚才,黄队长威胁你的,跟你说的,我在外面都偷听到了。”
  我问道:“干嘛偷听?”
  兰芬说道:“我刚出去,听到办公室里有摔东西的声音,我就怕你出什么事,在外面听着了。”
  说着,她看看地上散落的她送我的东西,然后弯腰去捡。
  我说:“黄队长刚才推了这些东西一下,掉了一地。”
  兰芬捡起来后,放在桌子上,说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对队长你?”
  我说:“她现在左右是看我不顺眼,说白了,想要我们孝敬她,给她钱,送礼。升职了要我们送礼。”

  徐男推门进来,说道:“队长,想个办法,弄掉她!”
  兰芬也说道:“我也是这么说的。”
  我看着她们两,她们两都是一脸怨气。
  想来,已经忍黄苓忍到底线了,
  我假装不情愿说道:“这样不好吧,毕竟是她刚来的,或许来一段时间了,发觉并没有那么坏呢?”
  徐男马上打断我的话:“不可能!她刚来都这样子了,再过一段时间,肯定更加暴戾。刚来就折腾我们,连分钱的事都想揽了,如果让她得逞,她可能比章队长还狠,章队长还分了我们一半,黄队长就不知道分不分了。”
  我问道:“那,你们想怎么做?”

  徐男看着兰芬。
  兰芬也在想着。
  过了一会儿后,兰芬出了主意,说道:“我有一个主意。”
  我们问道:“什么主意?”
  兰芬说:“黄队长不是想让我们送礼吗,那就一起送,我们大家一起去送。”

  徐男说道:“兰芬你疯了!一人一万,送什么礼!”
  我也说道:“对,一人一万啊,为什么要送呢?”
  兰芬说:“我们不是真送,是假送。”
  我问:“什么假送?送假币?”
  兰芬说道:“我说出来了,队长你不要骂我。”
  我问:“到底怎么嘛,你说,我不会骂你。”

  兰芬说:“因为这招很损,很缺德,很阴险,而且风险很大。做不好,可能会被发现,我们是在犯罪。”
  我一听,虽然兰芬还没有说用什么招数,我已经有点想打退堂鼓了,这是要冒着犯罪被抓的风险代价,去阴人家啊。搞不好,就要入狱的,在监狱久了,也会联想如果自己有一天被关起来会是怎么样。
  我说道:“犯罪?那还是算了吧。”
  徐男说道:“我来做!”
  我看着徐男,说道:“男哥,你别一怒火攻心,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啊,这有风险的。”
  徐男说道:“我做。兰芬,你说,怎么做?”
  兰芬问我道:“队长,我可以说吗?”
  我说:“你说吧,我不会怪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