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9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应该不是说推开,是撞开了。
  黄苓黄队长带人冲进来,直接撞开。
  她一脸凶悍的表情,进来劈头盖脸指着薛明媚就问我:“为什么把我关的人提出来也不和我申请!”
  我说道:“这名女囚,她有心理疾病,刚才她发病,还好有管教及时通知了我,她要自杀,我进去把她拉了出来。现在在给她做心理辅导和治疗。”

  黄苓骂道:“屁心理疾病!你告诉我,什么心理疾病!”
  我说:“她有被迫害妄想症,而且进了这幽闭的环境,产生了幽闭恐惧症,总想着有人要害她,因而想自杀。”
  她听得一头雾水。
  我给她说道:“幽闭恐惧症,也就是密闭空间恐惧症,是对封闭空间的一种焦虑症。幽闭空间恐惧症属于场所恐惧症的一种,患者害怕密闭或者拥挤的场所,因为担心这些场所会发生未知的恐惧,严重的甚至会出现焦虑和强迫症状,一旦离开这种环境,患者的生理和行为都会迅速恢复正常。幽闭恐惧症患者在某些情况下,例如电梯、车厢或机舱内,可能发生恐慌症状,或者害怕会发生恐慌症状。反过来说,容易恐慌症状发作的人,通常也会产生幽闭恐惧症。倘若在封闭的空间当中产生恐慌,他们会因为无法逃离这样的情况而感到恐惧。幽闭恐惧症患者可能会在室内场馆、戏院或电梯中感到呼吸困难。像其他许多病症一样,幽闭恐惧症可能肇因于孩提时期的创伤。在封闭空间出现恐惧、焦虑、惊慌、呼吸急促、心跳加快、脸红流汗,严重时会出现窒息、昏眩、有濒死感,如果心脏不好的人,很可能因此就,完蛋。但有一些人,受不了的时候,甚至尝试自杀。自我杀掉自己,从而躲避这份恐惧。”

  黄苓骂道:“照你这么说法,我们D监区关禁闭关几个月的人多了,我怎么没见过自杀的!”
  她的声音洪亮,骂得是整个办公室内外整栋楼都是她的声音。
  我有点恼火。
  我想顶嘴反骂她,但想想刚才那章xx顶撞被惩罚的事,我忍了。

  她毕竟是我的上司。
  管我的上司。
  她对她后面的人说道:“把她带走!这个女囚,公开要带着别的女囚和我做对!我怎么能让她出来?”
  我问道:“她怎么和你作对了?”
  我拦住了她们面前。
  黄苓说道:“有女囚站姿不直,毫无尊重,我教训那些女囚,这个女囚跳出来替她们打抱不平!摆明要和我作对!我就先杀鸡儆猴!让她知道,以后看到我,乖着点,听话着,别自找苦吃!”

  我说道:“黄队长,你这是不是罚得太莫名其妙,罚的太重了啊。”
  黄苓说道:“重罚之下才能让她们守规矩!我怎么做事,你给我执行,别问那么多!让开!”
  我心想,妈的这帮当我上面上司的,一个比一个的心理都有严重问题啊。
  我不想让她带走薛明媚,可此时我无可奈何,我总不能发动我的人干掉自己上司,出师无名啊。

  薛明媚无奈的笑笑,然后看看我,眼睛里流露着感激之情。
  她还是被带走了。
  她被带走后,我脑里全是薛明媚那明媚着的眼神。
  我给贺兰婷打了个电话,她接了后,我马上说道:“表姐,我们监区直接空降新来了一个神经病一样的队长,能不能你把她除掉!”

  贺兰婷说:“就这么点事,让我去插手人事那一块,又去和监狱长说,我没空。你也不想想,能空降过来的,多多少少都有点背景,有人会保护着她,你有本事你想办法除掉她。”
  我说:“什么都是我自己想办法,想办法,我也没那权利。老是让我去抓证据,想着拿证据,可哪有那么容易?”
  啪,她直接挂了电话,她不和我废话。
  挂了电话后,我心里气愤难平。
  我去找了徐男,找徐男商量一下,想办法除掉这该死的新来的上司。

  徐男到了我办公室,问我怎么了,我告诉了她我的想法。
  徐男也说,就像干掉章一样,得有人家做坏事的证据,得拿到人家严重违纪的证据。
  我说:“这她都刚来的,去哪儿有什么鸟证据让我们抓哦。”
  徐男说道:“刚才我也被骂了一顿。她特地找我过去,狠狠骂了我。”
  我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我带着你去提人出来,让她骂了?”
  徐男说:“是,是,是有点事。”
  徐男脸有点红,有些尴尬,我奇怪了,问:“说啊,怎么了?”
  徐男看看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问道:“怎么了?”
  她还是不说。
  我说:“那算了。先想正事。”
  她说道:“刚才,丹阳来找我。我和丹阳在,监区门口那边,抱了一下,刚好她过来看见了,把我拉去骂。还是在监区办公室里骂,当时很多同事都在。骂的很难听。”
  我靠。
  我问:“那,你这不是让人都知道,你有那方面倾向了。”
  徐男咬咬嘴唇,说:“以前有人说过,也只是风言风语的流言,现在让她这么大喊大叫出去,全监区的同事都知道我是了。”
  我郁闷说道:“唉,姐们,你说你。唉,你怎么比我还大胆,你就下班了和她一起去宿舍里也没什么啊。靠。”
  徐男说:“我倒没什么,就怕丹阳那里,如果她们传出去,丹阳朋友们,还有她家人知道,那丹阳也都在这里做不下去了。”

  我挠着头,妈的问题有点严重。
  如果谢丹阳心理素质不强,真的会走人,就算心理素质强,如果让她的亲朋好友和家人知道,那他们一定逼着谢丹阳离开。
  我说道:“黄苓这厮怎么那么欠揍!”
  徐男说:“我们去找她的敌人,联手做掉她!”

  我问道:“她的敌人,什么敌人?”
  徐男说道:“她今天来就得罪了那么多人,那么多同事,我们找同事也行,找女囚也行,陷害她。”
  我挠着头,说:“也很难啊,陷害。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万一和人说了,人家透出去,我们会死掉。”
  徐男说:“我来做!”
  我问:“你打算怎么做?”

  徐男说道:“刚才说了,找人联手做掉她。”
  徐男对黄苓那家伙恨之入骨了,行,让徐男去干吧。
  我说:“那你自己小心,需要我帮忙,你就和我说。”
  徐男出去了。
  我让人问了一下,看谁和D监区认识的同事,小岳小陈有个朋友,就是D监区的同事,我让小岳小陈问了一下,大致知道了黄苓的来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