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8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了。
  彩姐问我:“让他赔了多少?”
  我说:“十万。”
  彩姐说:“真是仁慈啊。”
  我说:“难道要三四十万啊,也没损失那么多啊。”
  彩姐说:“是我我要一百万。”
  我说:“不行,那也太黑了。”
  彩姐说:“对这样的人,不需要和他客气。”
  我说:“要十万已经不客气了,损失也没那么多。”
  彩姐端起了杯子,和我碰杯,说:“你那开店的朋友知道是我帮你吗?”

  我说:“我没告诉她。”
  彩姐说:“她会吃醋的吧?”
  我说:“我怎么知道,我和她不过还是朋友。你和格子帮的这么是彻底反目成仇了,你不怕他们报复吗?”
  彩姐说:“怕,但他们更怕我们。他们完全不是我们的对手,他们想报复,也只能来阴险的,就像他们刚才对付你。”
  我说:“那你自己好好小心。”
  彩姐说道:“我会的,你放心。你想不想听我唱歌?”

  我问道:“好听吗?”
  彩姐说:“听过吗?”
  我说:“歌我听过,你的没听过。”
  她笑笑。
  然后她去了后台和工作人员说了一下,这首歌完了之后,她登台,上去唱歌。
  彩姐优雅的坐在了麦克风面前。
  对台下微微笑。

  音乐声响起。
  她的声音成熟,动听。
  唱的那首歌,是李碧华的分手,很好听。
  那流光溢彩照耀在她脸庞,她尤其显得特别的美。
  唱完后,台下掌声一片。

  彩姐对台下微微鞠躬,说谢谢,然后下台来,然后又回到我面前坐下。
  她身上那迷人的吸引力,吸引着我情不自禁的想过去抱着她。
  彩姐问我道:“好听吗?”
  我说:“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彩姐说:“我想听你的评价。”

  我说:“有种想上台去抱你的感觉。”
  彩姐对我微微笑,然后说:“现在也可以抱。”
  我说道:“是吗?”
  她伸手过来,触碰到了我的指尖。

  霎那间,我觉得自己的涌动的感情如洪水迸发般收不住,抓住了她的手。
  彩姐只是对我微笑。
  我一拉着她的手,出了外面。
  然后我说:“今晚跟我走。”

  彩姐轻轻点头,竟如娇羞的小女孩一般。
  我拦了计程车,让他往前开,说找一家星级酒店。
  在车上,彩姐迷人的眼睛看着我,我情不自禁,吻了一下她的眼睛。
  她微微闭眼,然后侧着身子,靠在我身上,我抱住了她,上下其手。
  没想到,司机竟然找了一个五星级酒店,不管那么多了,下了车。
  我和彩姐进去开房,如所有浪漫的狗男女一般,到了房间里迷醉不知归路。
  次日醒来,彩姐已经走了。
  她好像每天除了晚上之外,都很忙,和贺兰婷一样。

  我记得曾国藩的那句话,“天下古今之庸人,皆以一惰字致败;天下古今之才人,皆以一傲字致败。”懒惰的人,一事无成;傲慢的人,大事不成。
  从古到今天下的平常人,都是因懒惰而导致失败,从古到今天下的有才之人,都是因骄傲而失败。大体概括军事上的失败,不是骄傲就是懒惰,二者必有一个;大家王朝的衰败,不是骄傲就是懒惰,二者必有一个。戒骄傲,以不轻易嘲笑别人为第一要素,戒懒惰,以不晚起为第一要素。傲是不好的德行,惰是衰败之气。两者都是失败的原因。
  我沉溺于女人温柔乡之中,这样不好,连起床都爬不起来了。
  我闻着身边被子里的香味,还有枕头上的发香。
  我点了一支烟,我曾经想到,我说过,我和她是两条不可相交的平行线,可是,我自己面对她,却收不住了自己的心。
  哪怕面对夏拉,林小玲这些美女,我都可以做到收放自如,但是面对彩姐,我却成这样子,这难道就是熟女的魅力?

  我有恋姐癖?
  我爬起来,洗漱后,去上班了。
  今天上班收到的第一个消息是:新来了一个大队长,叫黄苓,是从最为凶猛的D监区调过来的,她以前是D监区的一个队长,到了这里,虽然说是升官,但我们这里毕竟比不上D监区,D监区的油水多多了。
  监狱里这样的调动并没什么奇怪的,只是为什么调她过来,没有任何风吹草动,就直接调过来了呢?

  小道消息是:原本上面领导想要升我们监区的一个叫王菲菲的中队长上去的,可后来黄苓亲自提钱去见领导,强烈要求出任我们B监区的指导员,上面领导拿了钱,但认为一下子过来就干指导员不太好,就让黄苓先干B监区的队长工作,过度一段时间后,时机成熟马上上去指导员。
  这就是艺术,黄苓干事情干得很艺术,很有手段,领导也很有艺术,很有手段。
  世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她们做了,也有人知道了。
  这是第一个消息。
  第二个消息是:黄苓大队长今天刚到,就先来了个下马威。
  谁迟到的,拉出去,加倍扣分!
  我的名字赫然在列。
  而且,黄苓还想自己主持分钱,但是监区长说时机还没适合,毕竟她刚来,才暂时推搪掉了她。
  第三个消息是:她来后,不仅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烧了我们,也烧了女囚们,给女囚也来了下马威。她在检查的时候,见有几个女囚看到她的时候,立正站得不直,说女囚们不尊重她,直接拉去七八个女囚都关了禁闭,说要关一个月,让她们知道什么叫尊重。
  而且,关的其中一个人,就是薛明媚。
  我干她娘了。
  我问徐男:“这他妈的D监区那危险分子集中营的管理员,都那么强悍不讲道理吗?”
  徐男说:“是这样。”
  我说:“可她这样干,图什么啊?”
  徐男说:“图心里得到变态的快感。”
  我说:“说的真好。她来了,我们的日子不好过了,怎么办?”
  徐男说:“忍。”
  我说:“忍个屁忍,那她还关了薛明媚,我总设办法弄她出来啊,还说要关一个月,疯了是吧她!”
  我心里想,别人就算了,怎么也把薛明媚弄出来再说,之前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监区长基本不管什么事,大小都扔给下面,她生活的重心并不是放在监区的工作上,然后呢,我们监区的那个调来的章指导员,被我干到队长位置,后来又被整到管教的职位,然后几个中队长也跟我关系过得去,也不太喜欢管什么事,我就成了监区的大王。
  可现在,这黄苓黄大队长来这么一下,格局全乱了。
  而且她还要针对我们,这家伙看来也不得民心啊,是要走章队长的老路吗?
  正和徐男想着办法把薛明媚弄出来,有人来通知,让我们去开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