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8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小玲说道:“安百井呀,他说他想和你创业,让你来做,他来投资拉业务,但是你拒绝了,他说你不可能只为了一个月几千块钱呆在那个鬼地方,一定是为了女人。很多女人。”
  我呸的说道:“王八蛋总坏老子名声,让他去死不行!”
  林小玲说道:“那是什么?为建设四个现代化做贡献?做一颗默默无闻的螺丝钉?”
  我说:“其实,我也很无奈啊,这是我家人的梦想,进单位,就是农村人天大的梦想,做老板,富翁,再有钱,他们都觉得没这个体制的好。我也搞不懂他们为什么总是这么认为。”
  林小玲说道:“嗯,很多人都这么认为,不只是农村人,就是有钱人他们让自己孩子去相亲,就像我的朋友们,他们父母也先安排那些人给他们的女儿。”
  我说:“看来不只是农村穷人有这样思想而已。”
  其实我要是出来,我父母也说不了什么的,但他们肯定也会不乐意我出来创业,之前所说的,干这个,有面子啊,为家里增光啊,看起来稳定啊,各项指标满足系数爆满啊。
  可我也不舍得离开是真的,种种方面原因吧。
  店员出来叫林小玲,因为来货了,让她去点数签单,林小玲说:“我还在观察他们看谁能当店长,升了一个店长,以后这些事就扔给店长做就行了。”
  我挥挥手,示意她去吧。
  她说:“那你自己在这里一会儿。”
  我说:“没事你去吧。”
  我端着奶茶喝着。
  店里内外的桌椅,被摔烂了的,都已经换成新的了,这被打烂的算下来,都损失了三千多。

  妈的,是我我还真愿意给那两千,然后慢慢等时机再和他们干。
  硬碰硬肯定吃亏。
  我正坐着,看着林小玲给我拿的ipad的电影的时候,一个人坐在了我的面前,也就是林小玲刚才坐的位置。
  我抬起头。
  丰满,圆润,美丽,魅力,成熟。
  不是彩姐是谁。
  她看着我,我也看着她。

  许久后,我打招呼道:“你好。”
  她说:“你也好。”
  我说:“是跟踪我?”
  她说:“不是。”
  我说:“我明白了,这也是你的地盘。”

  彩姐说道:“这不是。”
  我说:“这里离你的地盘也很近。”
  彩姐说:“没有哪个地方是我的地盘。”
  我突然想,既然是她的地盘,那让她帮忙罩着这个店不行吗?
  但这样子,也就是让林小玲,林小玲的这个店,和她们黑势力挂钩了,如果彩姐不知道是我的朋友林小玲开的倒好,就怕知道了,更是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还是算了。

  她看着桌上,说道:“和谁约会?”
  我说:“和一个美女。”
  她说:“哦。”
  过了一会儿,她觉得我冷落了她,她说道:“怎么那么不待见自己的老朋友?”

  我说:“那你想喝什么,我请你。”
  她说:“请我喝,心里却不待见我,我何必要喝?那多尴尬?”
  我说:“那你想怎么样嘛。请你喝你说尴尬,不请你喝你说我不待见你。”
  她说道:“随便上一样。”
  我说:“没有随便。”
  她对服务员说道:“一杯纯净水。”
  一会儿后,服务员端着纯净水上来给彩姐,彩姐抿了抿,问我:“你的同伴呢?哦,是你女朋友呢?”
  我说:“你指的是坐在这里的我朋友吗?”
  我心里希望她早点离开的好,否则林小玲出来,又引来麻烦。
  彩姐说道:“对。不是你女朋友吗?”
  我说:“不是啊。只是个朋友。她有事去了。你路过吗?”
  彩姐说:“来办点事,刚好见到你,很巧哦不是吗?”
  我说:“也许是吧。”
  彩姐说:“这算缘分吗?”
  我说:“也许算吧。”
  彩姐说:“还是这么对我那么冷淡的样子。”
  我说:“道不同不相为谋。”
  彩姐用手指点了点桌面,说:“好吧。”
  她站起来,走的时候,说道:“谢谢你请我喝这杯水。”
  我说:“没必要那么客气。”
  她走了。

  我看都不看她背影。
  看她背影我自己也难受。
  彩姐离开后,我点了一支烟,抽着烟看刚才看的电影,却怎么也看不进去了,演的什么东西我都看不下去,脑子里全是彩姐了。
  旁边桌突然坐了一群穿格子衬衫的人,我看过去,然后看到里面也有一群穿格子衬衫的人进去,找位置都坐下,只要是空位,全都坐满了。

  我一愣。
  妈的这帮人又他妈来了!
  这群格子衬衫,来了比昨晚的人多了。
  起码有二十多人。
  几个空位置的桌,他们都坐满了。
  而我看到在前面的花坛边,还有十几个格子衬衫。
  看来今晚又有麻烦事情干了。
  带队的,还是昨晚那几个家伙。

  他们明显也看到了我,他们几个带队的小头目就坐在旁边桌。
  看到我后,那个小头目轻蔑的笑了一下。
  然后他走过来,坐在刚才彩姐坐的地方。
  他叫来服务员,服务员战战兢兢的,过来了。

  他说道:“一杯水多少钱。”
  服务员说:“不要钱。”
  他问:“那这里最便宜的东西是什么?”
  服务员明显被这阵仗吓怕了,看着他,有些颤抖的说:“就是,就是水吧,不要钱的。”
  他大声问:“我说的是要钱的最便宜的是什么!不用钱的就别介绍来了!”
  服务员哦哦的,然后说:“这些,这些,都是便宜的。”
  服务员给他看菜单。
  他看了一眼,说:“这个叫什么水的,两块钱,对吗?给我的朋友们一人一杯。”

  服务员说:“好,好的。”
  然后服务员下去了。
  他看着我,拿出一包烟,抽出一只,点上,然后问我道:“你是这里的客人?”
  我说:“关你屁事。”
  他呵呵了一声,说:“那就是股东?”
  我说:“又关你屁事?”
  他说:“你的脾气不错,我喜欢,我就喜欢你这种人,我们打了几次架了吧,是吗?”
  我说:“可能吧。”
  他说:“我记得有一次有人出手救你,还是那女的的保镖,那女的不错,胸大屁股大,白,人也漂亮,你上了吗?”
  我说:“又关你什么事呢?”
  他把烟雾吐到我的脸上,说道:“挺嚣张啊,你不知道这里的人都是我们的人吗?”
  我说:“关我屁事。”

  他说:“知道这里是你有股份,那就好办了,以前还想着找你报仇,现在不用了,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吧。交每个月两千块钱,治安费,我们帮你摆平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来乱搞你的店。”
  我说:“你这不就是收保护费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