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7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他们是这个镇上的一群有组织的黑社会团伙,你不给不行,他们天天找人来闹事,让你生意都做不下去。你看他们今天这几个来了,你不给,他们砸了,然后你报警了,没有用的,丨警丨察不会为了这么点事通缉他们,他们躲起来,然后改天让别的几个继续来闹,闹到你服了为止。”
  我说:“妈的,怎么丨警丨察不管吗?”
  他说:“管,抓了几个,他们还有别的人,他们不怕,你敢得罪他们,你的店被砸是小事情,就怕他们对你人身攻击。”
  我说:“还人身攻击?”
  奶茶店老板撩起左手臂上,缠着纱布,他说:“被他们砍的,十二厘米的刀伤伤口,差点见骨头。”
  我说:“靠,他们怎么那么嚣张?”
  奶茶店老板说:“我也和你们一样,刚开始他们来,也是放苍蝇,接着叫我给钱。我马上找我朋友,跟他们就在我这里打了一架,然后他们马上跟踪我,我晚上下班,他们先是让人在我家楼下砸了我的车。接着,来问我要钱,我就找了更多的朋友,三十几个,在店门口守着,可他们不来了。第二天晚上,他们在我家楼下,砍了我。今天又来,我只能给钱。算了,我们开店做生意,有些人是惹不起的,他们连丨警丨察都拿他们没办法,我们和他们顶,除非店不开了。”

  我说道:“有那么猖狂?”
  他说:“他们是帮派组织,就跟旁边那群黑衣帮一样,他们叫格子派。就是穿的那格子衣服。见到他们几个人一起,就肯定是他们团伙了。不止是我这个店,这条街几乎所有的店都收了钱,除了那边有个和他们老大是认识的,才没收。”
  我说道:“妈的!那这是敲诈勒索罪啊,丨警丨察都不管了。”
  店老板轻轻说:“听说他们老大有背景。这里没人敢动他。”
  我说:“真他妈的嚣张啊。”
  奶茶店老板说道:“你不信你等着,他们还回来,不过你们要小心,上班下班的,守好自己。我先忙了。”
  奶茶店老板看到一帮客人进去买奶茶,他进去帮忙了。
  甜品店里,已经收拾好了,客人们一人拿到一份组合套餐,高高兴兴的,有地方坐的继续坐着吃,没地方坐的就拿着打包走。
  我和林小玲,安百井,金慧彬几个过来坐在奶茶店外面这边。

  我跟林小玲安百井他们说了那帮人的目的。
  安百井说道:“找人也不行?只能除掉他们?”
  我说:“怎么除掉,说得好简单啊你。”
  安百井说道:“有困难,找丨警丨察。”

  我说:“你就是找丨警丨察,找你的朋友干掉他们,干得掉不掉是一回事,而且,拖得起吗?这店是要开下去的啊。”
  安百井说:“妈的,要是砍死一两个,就没人敢来玩了。”
  我说:“你砍死?你何必呢,你为此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就算你赢了,被告了也没事,那么,人家难保不会不组织其他人来对付你。何必呢?”
  安百井说:“你他妈为什么老是灭自己志气长他人威风!”
  我说:“这是事实啊哥哥。”
  安百井说:“难道就老老实实给他们钱?”

  我说:“人家都给,我们也只能给。”
  安百井说道:“靠!我反对!”
  金慧彬说:“我也觉得,别闹的好。”
  我说道:“韩非子说,不和祸害接近,祸害就不会存在。韩非的这一理念可以这样理解:在现实生活中,远离小人,远离灾祸具有很强的必要性。先最大程度上保证自己不受伤害是凌驾在一切行为原则之上的第一要义。”

  安百井说道:“普京还说,遇到攻击的第一时间就该反击!如果是在别的场合,就算了,遇到这种歹徒,你越忍让他们越威风!你能怎么样?他们每个月拿你两千,两千不是钱?”
  我说道:“百井哥,忍一忍比直接正面和他们干起来好。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那段三家分晋的历史。这群人无缘无故强索要保护费,一定会引起其他人的愤恨,我们给他们钱,很多人都给他们钱,他们一定会骄傲。干这种事的命运一定不会长久。《周书》说:要打败敌人,必须暂时听从他;要夺取敌人利益,必须先给他一些好处。我们不如先答应他们的要求,让他们继续骄傲自大去跟别人要钱,然后我们可以选择盟友共同图谋,又何必单独以我们作他们的靶子呢!”

  金慧彬说道:“我觉得这个提议很好。”
  安百井说道:“个毛图谋!你看看这一行人,你都说他们都交钱了,都低着头埋着头吞苦果。像我们这样的人都不站出来,你认为有谁会站出来?”
  林小玲也说:“是呀,我就是有钱我也不愿意给。”
  我默然不出声了。
  林小玲说:“我让我爸爸来解决。”
  说着,她拿着手机,去打了电话。
  安百井说我道:“你就是忍忍,忍,忍者神龟?戴绿帽也要忍吗?靠。我也找我公丨安丨局一个朋友。”
  他也去打了电话。
  林小玲回来后,说:“爸爸说找人来帮忙看着店。”
  我说:“你爸总不能每天叫一大堆人出工资给他们看店吧。”
  林小玲说:“反正他公司有保安,叫来几个帮忙看就是了。”
  安百井打完电话后,回来说道:“这个还真有这么一个帮派,叫格子派的,格老子派!日。他们的老大有点关系。如果硬碰硬,有点麻烦啊。我朋友说上面的人一直盯着这群帮派了,但就跟那黑衣帮的人一样,每次都抓几个小弟去,动不到他们的根基,抓不到老大,不能一窝端,没什么用啊。”
  我说道:“是吧,那听起来还是很棘手,你觉得怎么办的好?”
  安百井说:“我还是那个意思!给钱,不可能!给个屁保护费,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小玲你让你爸找人来,我每天有空过来帮你看店,张帆你下班了也来,我就不信干不过这些小混混了!”
  我说:“唉,何必呢。”

  安百井又是数落我一顿。
  不过没办法,安百井和林小玲都那个意思了,再说这是林小玲的店,林小玲说了算,反正我有空我就来帮忙看店帮忙好了。
  没想到第二天,就出了大事。
  回去上班一天后,第二天傍晚我就过来,说是帮忙,其实就是来闲着坐着喝茶聊天。
  安百井有事没来,慧彬也没来,我就坐着和林小玲聊聊天。
  林小玲开了四个店了,这个开业了,其他三个在装修,白天看装修,晚上来这里看看店。
  她问我有没有兴趣和她开店。
  我先感谢了她,然后告诉她,等我以后混不下去了,我会出来投靠她。
  然后林小玲问我道:“你整天在女子监狱,不愿意出来做事,是不是因为里面很多女的,你不舍得走呀?”
  我说:“谁和你这么说的。”

  日期:2015-09-07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