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98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9-11 18:52:00
  更新线----------------------
  76
  我不是贼!”

  躲过百川和尚那一击,过得片刻,我胸前还有些闷得慌,只说得四个字,下面便噎住了。
  潘清源是连番受挫,怒气勃发,双眼血红,几乎已经要失去理智,当即大吼恶骂道:“你才是贼,你是贼秃!”
  骂声中,潘清源双手递次前推,两股灰烟从他袖中滚滚而出,直喷百川和尚。
  我们几个都知道那是毒,急忙后退,掩住鼻息,不敢呼吸。

  百川和尚也恼了,袍袖连挥,毒烟消散中,一道刺耳的破空之音倏忽而起,却是那和尚把手中的铁棒槌朝着潘清源掷了过去!
  潘清源理智已失,忘记了躲闪,只眼睁睁看着那铁棒槌奔向自己!
  “阿源!”
  阿罗嘶声惊呼,潘清源竟扭头去看她!
  我若上前救援,绝来不及,情急之下,我迭起双腿,两只脚猛踢,把一双鞋子当做暗器同时打了出去,都去迎击那铁棒槌!

  百川和尚的力气真是非同小可,我两只鞋子叠加在铁棒槌前端,依旧抵不住那铁棒槌的前进势头,只听“啪”的一声响,铁棒槌连同鞋子一起砸在潘清源前胸!
  潘清源“呃”的一声,往后一屁股摔倒在地。
  阿罗和明瑶都已经吓呆了。
  我赶紧上前,扯住潘清源,大声道:“你怎么样?!”
  日期:2015-09-11 18:58:00

  潘清源浑浑噩噩的瞥了我一眼,道:“我没事啊。”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天幸我穿的一双鞋子是百纳底布鞋,叠加在一起,替潘清源挡住了一大部分的力!
  否则,那铁棒槌必定要穿胸而过,在潘清源的胸膛上钻出个窟窿来!
  既无大碍,我便一手拉了潘清源,一手提起两只鞋,急忙后撤。
  潘清源死里逃生,倒也稍稍清醒冷静了些。
  “又是你?真好本事!”百川和尚瞧着我道:“你小小年纪,练到这般程度也不容易。贫僧是惜才的人,倒有些不忍伤你了。人之初,性本善,教不严,师之惰!哼,你能学会,定是你师父不好,你老实讲,你的本事是跟谁学的?”
  我愣了一下,继而大怒,说我是贼子倒也罢了,现在是连我老爹和我叔父也带上了。
  我刚想开口,明瑶便抢先道:“我们真的不是坏人!”
  我大声道:“明瑶,干什么跟这种狗屁不通的人讲?!大不了跟他拼了!”
  明瑶朝我眨眨眼,低声道:“好汉不吃眼前亏!难道真要把大家伙的命送在这里?你没听出他语气中有缓和之意吗?”
  百川和尚听我出言不逊,便把眼一瞪,喝道:“不是坏人,怎么会藏到这种地方?”
  这话问的可真是气人,凭什么好人就不能藏在这种地方?
  气恼之余,我又瞥见袁明素和宁楠琴脸上各有得意神色,心中更是愠怒。
  日期:2015-09-11 19:00:00
  只明瑶不气不恼,不慌不忙,笑吟吟道:“大和尚你是好人,可你怎么也到了这地方?”
  “贫僧是来抓坏人的。”
  “那麻衣陈家的人就不能来这里抓坏人吗?”
  “可这里只有你们几个,坏人在哪里?”
  “坏人往往藏在好人中,好人往往容易被蒙蔽。”明瑶一笑,道:“大和尚,我们都瞧得出你是好和尚,您是最讲理,也最能明辨是非的,对吧?”
  果然人都是喜欢听奉承话的。
  明瑶只几句夸奖,百川和尚的面色便登时和缓下来,点点头,道:“是啊,所以你们还是实话实说,诳语是骗不过贫僧的。”
  “骗过大师,这自然是不能够的。”明瑶道:“即便是言语上能骗人,本事上却做不了假。对吧?”
  “对啊,本事是做不了假的。”
  “大师可曾见过麻衣陈家的手段?”
  “自然见过。”
  “那大师不觉得他的本事熟悉吗?”

  “他……”
  明瑶连番引诱提点,百川和尚终于醒悟惊醒,看着我道:“你刚才的本事莫不是麻衣陈家的?”
  “哎呀,我的亲娘!终于叨到点子上了!”老二在一旁又喜又恼,指着我嚷道:“你不相信我是麻衣陈家的人对吧,那我大哥你总该信了吧?!他是麻衣陈家的第三十五代传人陈弘道!神断陈的长子!就算你没见过我们陈家人的本事,但本事是正是邪,你要是有眼,总该瞧出来啊!”
  日期:2015-09-11 19:01:00
  “身手确实有些熟识。”
  百川和尚心平气和下来,盯着我看,脸上一阵狐疑,道:“我见过陈家的本事,你的身手确实像。”
  “他是陈弘道,是陈汉生的长子!”明瑶也连忙解释,道:“我是御灵蒋家蒋赫地的长女!我们都不是什么贼子!江湖皆知,御灵蒋家和麻衣陈家从不为非作歹!大师可不要轻信了谗言。”
  “你是蒋家的人?”
  “对呀,大师如果不信,我可以施展一些御灵术给大师瞧瞧。绿袖,出来,给大师鞠个躬!”
  绿袖登时从明瑶的袖子里钻了出来,一半身子盘在明瑶胳膊上,另一半直立起来,昂首朝百川和尚鞠了一个躬,显得可爱至极。

  “果然像是蒋家的手段。”百川和尚更是狐疑,回顾宁楠琴道:“你不是告诉我这里尽是害人的恶徒和厉祟吗?怎么还有陈家和蒋家的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日期:2015-09-11 19:01:00
  “大师,休要跟他们啰嗦。”
  宁楠琴早在一旁看出风头不对,道:“这些个邪门歪道各个都心底穷凶极恶,嘴上却是伶牙俐齿,花言巧语!他们投身革委,罗织罪名,将人诬为牛鬼蛇神,不知道斗死了多少有道之士。他们的身份,都是自己胡编乱造的!麻衣陈家已经从政,御灵蒋家已然衰败,哪里会有门人来我太湖?”
  明瑶道:“身份可以乱说,我们的本事能作假吗?”
  宁楠琴冷笑一声,指着我道:“这小子,不过是偷学了一些名门正派的本事,徒有其表,无有其神!只能唬唬外行罢了!”

  又指着明瑶,道:“至于你这妮子,玩蛇的手段,江湖耍把式的都比你强得多!哼,就凭这杂耍,也想骗过百川大师这等高吗?”
  百川和尚完全是个软耳朵,听得宁楠琴撩拨了几句,脸上登时又现出疑虑之色。
  “放屁!”潘清源在一旁忍不住大骂道:“老**,你还真是无耻,昧着良心倒打一耙么?!”
  “倒打一耙?好,那我来问你!你敢照实说吗?”
  “你问!瞧我潘清源说不说谎!?”
  “好!”宁楠琴当即连珠价问道:“这个岛上的厉鬼是不是跟你有关联?这个妮子是不是夜尸?你们有没有害过上岛来的客人?!”

  潘清源登时愕然。
  日期:2015-09-11 19:02:00
  宁楠琴当真是极其狡诈,她问的这几个问题,都是潘清源和阿罗无法否认的,这岛上的厉祟无非是潘时午夫妇和潘清琢,自然都跟潘清源、阿罗有关系。
  阿罗自然也是夜尸,潘家也害过来岛上的客人。

  常人心中的念头是,厉祟是害人的,夜尸也是害人的,所以百川和尚潜意识里就认定了我们都是恶人了!
  百川和尚根本就没去想,厉祟可能是冤死的,夜尸也可能有良善之辈,来岛上的客人却未必全都是好人。
  他只瞧着潘清源和阿罗有口难辩,愕然不知所对,便信了宁楠琴的话,高颂佛号,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们几个,自行废了道行吧。”
  “你这和尚,就认定了我们是恶徒,我们怎么说你都不信对吧?”潘清源怒气冲冲道。

  “是非曲直,贫僧自有公断。”百川和尚道:“袁家的人,总不会说谎吧?”
  这和尚真是不可理喻,既然他认定了宁楠琴是好人,我们便是有口难辨了!
  我怒气勃发,把阴阳罗盘和丁兰尺都拿在手中,准备冲上去拼个你死我活,也强过这样忍气吞声赔笑求饶,明瑶却又拉了我一把。
  日期:2015-09-11 19:03:00
  “大师。”明瑶开口问道:“你们佛家讲究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对吧?”
  “不错。”
  “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对吧?”
  “自然。”
  “那宁楠琴既然是好人,为什么现在落得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这……”百川和尚一愣,回顾宁楠琴道:“她是生了一场怪病,若是寻常人,早就死了,正因为她平素里行善,所以才能维持至今。”
  “那大师可知道宁楠琴有个绰号叫做红背蛛母?”
  “知道啊,这正是赞她母女情深。”

  我们几个不由得相顾无言,谁都料想不到,这和尚功力如此之高,却又是如此的不谙世事,简直糊涂透顶至极!
  “秃驴啊,你爹娘是怎么把你养大的啊?”老二仰天长叹。
  “贫僧是孤儿,否则好端端的怎肯出家?”
  “……”
  宁楠琴道:“大师休要跟他们啰嗦,冥顽不化之徒,需以雷霆手段镇伏!快动手吧!”
  “谁怕你们!?”潘清源要冲出去,又被明瑶拉回来,登时怒目而视道:“你干什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明瑶道:“等给咱们点心的人!”

  给咱们点心的人?
  我猛然醒悟,明瑶说的是那个要饭的老头!
  他如果在,百川大师必定不足为虑!
  原来明瑶一直是在拖延时间!

  “等那老乞丐吗?哈哈!”宁楠琴冷笑道:“我请百川大师来,就是对付他的!他有种便来!”
  话音未落,宁楠琴喉中“嗝”的一声怪响,忽有一道乌光迸出,闪电般奔向明瑶!
  这是要杀人灭口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