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7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薛明媚说道:“听你说的紫藤花这个状况,应该是嗑药了,她一个女囚,整天关在这里死死的,不是别人带进来她能去哪里弄,难道说,是上次骆春芳还遗留着的吗?”
  我深呼吸一下,说道:“分析得对,我也估计有人带进来了,我要查一查,你留心一下,记住,别把这事给抖出去了。”

  薛明媚问道:“有什么奖励啊张警官。”
  我亲了她一下说:“这就是奖励。”
  薛明媚一把推开我:“滚开了!”
  送了薛明媚回去监区劳动车间干活。
  我回到办公室,这个事,就像一块石头,悬在我半空,如果兰芬真这么做,搞得如果被人查出来,她这辈子就会毁了。
  我要查不查?
  不查才真正毁了她,但是查了,又怕人人皆知,到时候弄得大家知道了,她就真的完了。自己人倒是可能没什么,但例如章xx那些人,或者让康雪那些人知道,不掀起轩然大波我才不相信。
  我决定找兰芬聊聊。
  不过,在监狱里,人多耳目多,搞不好谈这点事就隔墙有耳了。
  我找兰芬来我办公室了后,说道:“兰芬,下班后,在外面监狱大门等我。”
  兰芬不安的问我道:“队长,有,有什么事吗?”
  我说道:“没什么,我想请你吃个饭,你自己来就好,务必赏光,必须来!”

  兰芬抿抿嘴,点头了。
  下班后,我出去监狱外面了。
  兰芬已经在等我。
  我出去后,对她挥挥手,然后两人走向外面大路的公交站台。

  到了公交站台,打的去了市里,也不算市里吧,还是市郊的一个繁华点的小镇,随便找了一家饭馆,进去坐了。
  兰芬忐忑不安。
  坐下来后,我让她点菜,她不安的让我先点。
  我自己点了菜,给她菜单,她却说:“队长,你点了就好了。”
  我问道:“可能没有你想吃的呢?”
  她说:“没关系的,我最近在减肥。”
  我说:“好,你减肥是吧,那我随便再点两个吧。来一个麻辣豆腐,一个素炒黄瓜。就合适你减肥的。”
  她强抿出一笑。
  我还点了四瓶啤酒。
  酒菜上后,兰芬给我倒酒,没话找话问:“队长,你平时经常喝酒吗?”

  我说:“经常吧,出来吃饭不喝酒,没意思啊,吃饭都吃不下去。”
  兰芬说道:“那是喝得很多了。”
  我说:“也不多吧,每次吃饭也就喝一点。”
  她吃得很是不安,坐立也不安,吃着吃着,兰芬看着我的眼睛,问道:“队长,你找我出来,到底什么事,你不说,我心里不安。”
  我问道:“是吗?那你为何不安?”
  兰芬说:“不知道你找我出来要谈什么,所以心里不安。”
  我问道:“怕谈到对你不利的事情吗?”
  兰芬低着头,吃了一口青菜,然后默默的,一直低着头。
  我给她倒酒:“来和我喝一杯酒。”
  她举起杯子,和我碰杯了。
  喝完了后,我问道:“实话告诉我,最近有没有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急忙撇开眼睛,看向别处。

  我盯着她,问道:“做了什么觉得不安的事?”
  她摇头,说:“没有啊。”
  我问:“真没有?”
  她说道:“真没有,队长,怎么突然这么问?”
  我说道:“兰芬啊,如果有,我希望你自己说出来,坦白说出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悬崖勒马才最聪明。你若是有错,却不认,继续执迷下去,会酿成终身大错的啊。”
  兰芬说道:“队长,我真不知道你说什么,我错了什么呢?”
  看来,她是需要我点一点啊。

  我问道:“你能告诉我,紫藤花到此吃了什么药,才会变成这样子吗?”
  兰芬支支吾吾说道:“她,她,她好像吃一些抗抑郁精神方面的药。”
  我问道:“是吗?在我自己的监区,有人患抑郁症,我怎么不知道呢?”
  她低着头,说:“她,她以前就有了吧。”
  我问道:“可是,兰芬啊,抗抑郁症的药,吃了是让人瞌睡的,而不是发癫成那个样子。”
  兰芬抬起头,说道:“对啊,所以我觉得她吃错药了,可能是医生开错了药。”
  她是打死不认了。
  是害怕承认后,就完蛋了。

  她做了错事,对谁都有戒心,包括我。
  她不敢承认出来。
  但是我自己知道我不会去告发她,可她心里拿不准,所以她不敢说,只好死死咬着说自己不知道。
  我说道:“今天我看你送紫藤花回去。”

  我点烟,抽着,说道:“你打她我也看见了。她绝对不会是你的朋友,如果是你朋友,你不会这么对她。”
  兰芬的脸尴尬的红了,吞吞吐吐说:“你,你跟踪我,队长,你跟了我?”
  我说:“是的,一直从你们离开办公室开始就跟踪你们。我不仅见你在楼下打她,还见你把她拖进拐角那里打。为什么要打她?”
  兰芬辩解说道:“她,她老是糊糊涂涂的,我想让她醒过来。”
  我撇撇嘴,不置可否,说道:“兰芬,你是不相信我,怕你说出来了,我会去告发你,对吗?”
  她又低下头。
  我说道:“我看得出来,紫藤花是嗑药嗨大了,这种事情,我在监狱里面不说出来,是因为我怕上面有人查下来,我们监区就出大事了。”
  她的头更低了。
  我没有说是薛明媚,说有人告诉我那样的情况是嗨大了的情况,我怕她会怨恨于薛明媚。
  我说道:“药粉从哪里进去?女囚怎么会有?肯定是有人送进去的,至于是谁,如果上面查,你觉得查得出不出?查出来你知道什么下场吗?”

  兰芬一下子慌了,眼泪大颗大颗滴下来,抬头满面泪水,慌张的说道:“队长,我错了,是我做的!我不敢了!我错了!队长,我都为了我弟弟!我想救他,可是上次做了手术后,钱都没了。我又不能一次又一次的跟别人借,跟你们借。我就,我就这样做,她给了我钱。”
  我叹息,果然,兰芬干了,把药带进监狱给女囚。
  我问道:“还带给谁了?”
  兰芬哭着说道:“只有紫藤花一个人,其他的我还没敢给,我没有信任别的人,紫藤花一直关系和我还挺好,所以我给她,谁知道,谁知道她第一次吸,就成了这样子。我好怕她们知道,今天她们有人给我说紫藤花发疯了被人带去你那里的时候,我就慌了,急忙跑去找她拉她回来。我真的只给了紫藤花一人啊队长!”
  我问道:“给了很多吗?”
  兰芬摇着头,说:“不是很多。”
  我问:“你从哪里弄来的?”
  日期:2015-09-05 07: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