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5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我也不是经常吃那么好的,都还习惯,还习惯。”
  谢丹阳妈妈给我夹菜:“小张啊,在监狱里不经常吃到海虾吧?”
  我说:“太客气了阿姨,阿姨我自己来啊,这海虾啊,我不是经常吃的,都还行,还行。“

  谢丹阳塞了一块扣肉进我嘴里:“你好好吃不行!还摆一个臭架子!”
  谢丹阳妈妈打了谢丹阳一下:“呀!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对自己男朋友。”
  转而对我笑眯眯,说:“小张啊,丹阳这孩子,我们可是宠坏了啊,你不要太介意啊。我经常说她,做女孩子,要贤良淑德,贤惠,你呢,她做的不好的也说一说她,不行也可以和我们说,我们帮你教育她啊。”
  我靠,还可以这样吗?
  我说道:“对,的确是宠坏了,谢丹阳啊,别的缺点没有,但也有那么一点点缺点而已,不多不多。无非就是懒一点,无理取闹一点,爱乱吃醋一点,脾气坏一点,喜欢乱花钱一点,经常喜欢打我一点,其他真没啥缺点了。”
  谢丹阳妈妈听得都皱起了眉头,转而又对谢丹阳责怪说:“你看你,还不好好对小张!”
  谢丹阳吃着饭,说道:“妈,你听她乱讲什么!”
  不知道如果有一天,谢丹阳妈妈爸爸知道我是用别人的车和房子来忽悠他们的,会不会直接从这里跳下去啊。
  谢丹阳妈妈还在说着谢丹阳,数落谢丹阳,要懂得贤惠,心胸广大,不要动不动就和男朋友吵架什么的。
  你自己都做不到的,让你女儿还做得到吗?
  我看着谢丹阳要喋喋不休实在是停不下来了,我说道:“阿姨,其实我开玩笑的,没那么严重。”
  谢丹阳妈妈对我笑了一下,然后对谢丹阳说:“你看小张,多好的孩子啊!你还不懂得珍惜!”
  吃着吃着,谢丹阳爸爸和我干了一杯白酒,然后给我又倒酒,问我道:“小张啊,你还打算在监狱做多久啊?”
  我吐着鱼骨头,说:“这个嘛,现在暂时还做着,我呢,和朋友暂时开了一个小公司,暂时玩玩而已。等他以后公司做大一点,我就跳出来干大的。但现在还不到时候。”
  谢丹阳妈妈说道:“小张那么聪明的孩子,他自己会安排好他自己以后事业的事,你瞎操心什么?”

  谢丹阳妈妈又给我夹菜,然后说:“小张啊,上次丹阳回来对我说,说你暂时这两年没有结婚的打算,说你想等你再过三年的,再打算结婚,是吗?”
  我说:“是啊阿姨,我这年纪也不算大嘛。”
  谢丹阳妈妈叹气,长长的叹气后,说:“是啊,你年纪不是很大,可我们家丹阳年纪不小了啊,男孩子和女孩子又不一样,三年是不是有点长啊小张?”
  我看了看谢丹阳。
  谢丹阳对她妈妈说道:“妈妈,我也没想结婚那么快。”
  每次来这里,都是被逼婚,逼婚!
  没事,反正我现在财大气粗,我可以大着嗓子,道:“我现在就还不想结婚!非得要逼结婚吗!我说了三五年,就是三五年!阿姨你等不起你就可以像上次一样介绍别人给丹阳啊!”
  谢丹阳爸爸一看情况不对,急忙做和事佬,对谢丹阳妈妈说道:“孩子们说三五年就三五年吧,也没啥,没啥。小张啊,来来,喝酒喝酒。”
  谢丹阳妈妈看看她老公,然后看看我,说道:“阿姨这不是也怕你们拖得久了嘛。阿姨心有点急啊,小张你不要见怪啊。”
  若是之前,他们两老还不早就翻脸不是人了啊。
  而现在,看在我前途无量有钱的份上,一切都将就我了。
  谢丹阳不满的瞪了我一眼。
  喝了半瓶白酒,我吃饱喝足了,出去阳台坐着吹风,这里看下去,万家灯火,风景是好,但不是我的家,就算我娶了谢丹阳,她的父母在家我也不喜欢进来这里。
  谢丹阳跟着出了阳台,给我端了一杯水,我接过来喝了一口,说:“谢谢。”
  谢丹阳坐下来我身旁,问我说:“刚才你干嘛那么凶?”
  我说:“你爸爸妈妈每次我来都要逼婚几次,我早就烦了。如果他们不是以为我真有钱你看上我什么的,早就和我翻脸了。”
  谢丹阳说:“老人嘛,你要理解一点,你生气了啊?”
  我说:“有点生气。特别想到上次,他们直接就偷偷介绍别人给你,撇开我,我更生气。”
  谢丹阳问道:“那么久的事情你还记住,你也太小心眼了吧?”
  我说:“哪里久了,不就是过年前后嘛。这也才不到半年。”
  谢丹阳说:“你就是小心眼。”

  我哄她道:“我生气不是因为什么,是因为害怕失去你。”
  谢丹阳笑了,说:“骗子。骗子每天用那张破嘴骗女孩子,包括我。”
  我说:“真的,我好害怕他们给你介绍了,你看上了人家,就撇下我了。”
  谢丹阳依偎过来。
  “丹阳!丹阳!”谢丹阳妈妈突然过来很急的叫谢丹阳。
  谢丹阳急忙站起来,问:“妈妈,怎么了?”
  谢丹阳妈妈说道:“你二舅突发阑尾炎,送去了人民医院,我们赶紧过去,快!”
  谢丹阳爸爸也出来了客厅,叫谢丹阳妈妈快点换鞋走人。
  谢丹阳惊讶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那你是跟我们去吗?”
  我说:“也可以啊。”
  谢丹阳爸爸说道:“小张你就在家,等下丹阳开车,我喝酒了不能开车,还要去接丹阳舅妈和孩子几个,坐不下了。小张你今晚在这里睡觉。”
  谢丹阳看着我。
  我说:“我看看吧那,你们过去吧。”
  谢丹阳爸爸马上走下去,谢丹阳妈妈跟上,然后谢丹阳对我说道:“那你是回去还是在我这里睡?我也许很快回来。”
  我说:“阑尾炎是要动手术的,最好还是要陪着吧。”
  谢丹阳说:“如果我不回来,你自己在这里睡。”
  我亲了一下谢丹阳的额头,说:“去吧,我又不是什么三岁小孩。”
  谢丹阳有点不舍:“那我走了呀。”
  我推了她:“走吧快点,看你舅舅要紧。”
  谢丹阳走了。
  我站在了她家里客厅一会儿,想开电视,觉得特无聊,干脆回到自己的青年旅社小窝。
  回去后,手机上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全是夏拉的。

  还有夏拉的信息,好几条,有昨晚发的:我恨你!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那时她刚跑了后给我发的。
  然后隔了几个小时:我喝醉了,好难受。
  然后又发来:下雨了,我淋雨了。
  不是说不要再联系,怎么还联系?

  日期:2015-09-03 08: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