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96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9-09 19:08:00
  更新线----------------------
  74
  树洞口处,只有松散的树叶子,和些许零星投射进来的苍茫曙光。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我和明瑶都去看阿罗和潘清源,他们两个也早已经是大惊失色,潘清源道:“人呢?刚才还在啊!”
  “都是你呀!”阿罗埋怨道:“跟我吵个不停,肯定是把她给吓走了!”
  “她的本事比咱们高,是不会被咱们给吓跑的。”明瑶狐疑道:“这事情有些古怪了。我瞧外面的天色都快要亮了,她居然不下来躲吗?”
  “那咱们快上去看看是怎么回事!”潘清源说。
  “怎么上去呀?”阿罗道:“这么深的洞,你能跳的上去么?我可是不行的。上面的树洞又湿又滑,爬也是爬不上去的。”

  原本我和明瑶来此探洞时,都带的有藤索,一端缠着树干,一端缠着我们各自的腰,垂了下来。
  结果我们两个在半途都中了李玉兰的蛊惑而跌落下来,而此时此刻,那两根藤索也不见了!
  所以往上走是无计可施了,只能另寻出路。
  土坑旁边还有两个洞穴,宽阔的那洞是我和明瑶刚刚去过的三生洞,另一个则是直通墓穴的窄洞。

  这窄洞是李玉兰借助藤身的力量,临时钻出来去袭击明瑶的,很是狭小。
  明瑶和阿罗的身子纤细,或许还能勉强钻入进去,但是我和潘清源却未必能进得去。
  即便是我们四人都能钻的进去,爬行起来也是极难的。更遑论要耽误多少时间了。
  最要紧的是,在这样的洞中钻行,一旦遇到什么危险,可就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因此,我们四个可算是毫无选择,只能往三生洞里钻去,寻寻可有出路。
  日期:2015-09-09 19:09:00
  走进去没多久,我们便又瞧见了那些刻着字的石头,明瑶说:“喏,这些就是三生石。你们瞧瞧,上面都刻的有字。”
  阿罗立时就要去细看,我记挂着老二,再加上李玉兰突然失踪,情势古怪,我心中一直忐忑,因此连忙说道:“阿罗,现在没时间看这些了,咱们快找出路吧。”
  “对,先找出路要紧!”潘清源也这么说。
  “那明瑶你给我讲讲吧。”阿罗缠着明瑶,要明瑶边走边给她说李玉兰的情况。
  “她是被人卖到了一户姓李的人家,后来养父母被土匪给杀了,自己嫁了个丈夫叫封从龙。怀孕的时候,来太湖寻找你们潘家的踪迹,却遭遇了宁楠琴,然后就被害了……”明瑶简要的说了一遍。
  “那后来呢?!”阿罗急着问。
  明瑶道:“三生石上的内容也有缺失,只是一部分,我们也不知道她遇上宁楠琴之后究竟出了什么事情,又是怎么变成了眼下这副样子的。”
  阿罗一阵愕然。
  明瑶想了想,说:“可以肯定的是,她练功出了问题,记忆已经混乱了,人性大部分被泯灭掉,所以无法分辨好坏。”
  “那她怎么到这么个地方来了,又怎么跟藤子连到一起了啊?”
  “这些我就不知道了。”明瑶道:“但是,不管如何,咱们得想办法治好她。”

  “当然要治好,一定要治好的。”阿罗连连点头。
  日期:2015-09-09 19:11:00
  “呼……”
  一声轻响,火芯子的焰缓缓熄灭,支撑了这么久,终于是燃烧尽了。

  四周顿时黑暗起来,明瑶一紧张,登时抓住了我的胳膊,我连忙安慰她道:“没事,外面的天快亮了。”
  阿罗道:“不用担心,跟着我和阿源走就成了。”
  阿罗是夜尸,最不怕的就是黑暗,但凡有细微的光,就能瞧得清楚。
  潘清源也因长久生活在墓穴中,不见阳光,因此在黑暗中的适应能力远比我和明瑶要好。
  所以,有他们姐弟俩在,我和明瑶走的倒还是顺畅。
  又走了些许时间,潘清源突然嚷了一声:“前面有光!一定是出口!”
  我也早瞧见洞穴远处透进来一抹光亮,像是出口,但是瞧了两眼,却又觉得那不是外面的光,因此心中狐疑,没敢吭声。
  等到再走了几步后,我便发觉这光亮很集中,像是一道光束发散开来,而不是外面的光散落进来。而且那光似乎还在闪烁移动!
  “不对!”我猛然惊觉,道:“这像是手电筒的光!”
  日期:2015-09-09 19:12:00

  “快贴壁站!”明瑶也觉察出了不对,连忙提醒大家。
  我们四个立即闪身贴壁侧立不动,我集中精神用千闻之功去听,只觉远处隐隐有沉闷的声息传来,像是有人在走路。
  我低声说道:“是有人来了。”
  潘清源道:“什么人?”
  我摇头道:“看不清楚,听不出来。”
  阿罗道:“那咱们怎么办呀?”
  “快退回去!”明瑶低声道:“是敌人!”
  说罢,明瑶当先往后移动,依旧是侧身贴壁,走的是又快又轻。
  我没有多想,也立即跟着明瑶走。
  阿罗和潘清源都愣了片刻,然后也追了上来。
  疾行了一段距离之后,潘清源忍不住问明瑶道:“你怎么知道是敌人?”
  明瑶道:“平时这东山岛上有人来吗?”
  潘清源道:“没有,都怕有鬼。”

  明瑶道:“东山岛周围是不是布满了袁重渡和宁楠琴的眼线?”
  潘清源道:“是啊。”
  明瑶道:“那来的是不是敌人,你还用问?”
  潘清源顿时不吭声了。
  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
  此后无话,我们四个全都默不吭声,快速退回来,又重新出了三生洞。可真是进得快,也出得快!
  日期:2015-09-09 19:13:00
  明瑶道:“咱们伏在三生洞口旁边,等他们出来了,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我们分作两堆,我和明瑶伏在洞口左侧,阿罗和潘清源伏在洞口右侧,各自都屏气凝神,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

  四个中,我的听觉是最好的,当下,我微微闭着眼睛,把耳朵贴在土壁上,施展出“千闻”十足的功力。
  只听那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渐渐的,还多出了几个,显见不是一人。
  “两个,三个……”
  我在心里头默默的盘算着,同时心情也越来越沉重。

  因为对方的人越多,我们这边就越危险。
  而且我能从脚步声的轻重推测出来人本事的高低。
  这三个人中,脚步声最沉重拖沓的那个,本事应该是极低的,对我们不会造成什么危险,但是剩余的两个,却都不俗。
  略逊的那个,也跟明瑶不相伯仲了,步子最轻最稳的那个,功力更是远在我们之上。
  日期:2015-09-09 19:16:00

  “老子不走了!”
  我正听得忐忑,突然间,三生洞里却传来一声喊。
  我先是一愣,继而大惊,因为这声音不是别个,正是老二弘德的声音!
  “弘道哥,别轻举妄动!”
  老二喊得声音很大,连明瑶也听见了,她唯恐我一个忍不住,败露了行迹,连忙在我耳旁出言提醒我。
  那边阿罗和潘清源也都吃惊不小,要知道老二是在墓穴里躲着的,他怎么会到了三生洞里?
  如果他有危险,那潘时午夫妇和潘清琢的冤魂该是怎么样了?
  我不由得气息翻腾,强行忍着没动,满脑子想的却都是老二怎么到三生洞里去了?究竟是谁带他来的?
  “你不走我现在就打死你!”
  一声女人的喝骂传来,我又是一愣,对面阿罗和潘清源更加不镇定了,因为这说话的人正是袁明素!

  既然有袁明素,那宁楠琴和鬼婴也必定都在!
  原来老二是落到了红背蛛母母女的手中!
  可红背蛛母不是不能接近那墓穴吗?
  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日期:2015-09-09 19:20:00

  “你打死老子吧!”老二嚷嚷道:“老子死也不死在这黑咕隆咚的洞里!你们想把老子带到哪里去!?”
  “闭嘴!”
  “老子的大哥还有老子的爹娘饶不了你们!”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高喧,一道苍老的声音说道:“你真是麻衣陈家的传人?”

  那第三人竟是个和尚!
  我不由得大为诧异:如果是个和尚,那就不会是袁重渡了。
  但是情况却更加复杂了,这个和尚又是什么来路?怎么会跟红背蛛母母女混迹一处?
  “废话!”只听老二骂道:“老子是货真价实的麻衣陈家传人!老子的叔是相脉阎罗陈汉琪!老子的爹是神断陈汉生!老子的爷是中极陈天默!你个秃驴快快放了老子,不然叫你今年就圆寂!”
  “桀桀……”
  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传来,宁楠琴开口了:“大师,麻衣陈家的传人岂有如此脓包之辈?又岂会满口污言秽语?他是假托名门,恐吓于你我!你我都是久经风浪的人,又岂能被这么个黄口孺子给骗了?”
  “阿弥陀佛,贫僧明白了。”

  “你个信球秃驴啊,你明白个屁——啊!”老二在骂声中突然一声惨叫,只听袁明素道:“再不闭嘴,我叫鬼婴喝你的血!”
  老二果然不敢吭声了。
  “婆婆……”鬼婴的声音奶声奶气的传了过来:“饿……”
  “听见了没有,鬼婴饿了,再说话,叫她喝干你!”袁明素又恐吓了老二一遍。
  老二这次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但,能听见他的呼气声,足以说明他们已经接近洞口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