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5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狠狠的把茶杯一放,气死我了!
  被贺兰婷摆了一道。
  摆了这一道,就是三十万啊!

  尼玛,这更狠啊!
  气死我了,我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我马上打电话过去,她关机了。
  我发信息给她:“你也太绝了吧?”

  我问服务员有没有酒,服务员说没有酒卖,我说能不能去给我买酒,他问我想要喝什么。
  我掏出钱:“天有点冷,我想喝劲酒。”
  服务员问:“大瓶的?”
  我说:“大瓶的。顺便给我上两包花生。”

  服务员去帮我买酒,然后拿了花生来,我一个人喝着酒,吃花生。
  我脑子里全是三十万!
  手机响了,是谢丹阳打来的,好些天没见到她了,其实有时候觉得自己对夏拉也好,对谢丹阳也好,都挺过分的,可现在,我真的没心情待见她们。
  也不想见她们。
  心里全是三十万!
  三十万能买什么?

  能买一部奥迪A4。
  还是挺高配的。
  还能买宝马3系,低配的。
  还能首付一套好房子!
  就这么被贺兰婷吞了。
  我挂断了谢丹阳的电话,然后给贺兰婷继续打电话,这次打通了,她却不接。

  我喝了有半瓶的劲酒,喝下去后,感觉有点眼花,头也热,而且,怒气也更大了。
  妈的,我要去找她!
  心里这么想,我就真的去了。
  打的过去了她家小区,然后轻车熟路,跟着小区人进去小区,然后在楼层下面等有人出来我直接进去了。
  到了她家门口,我按门铃,按完了躲在旁边,按了好久,她却不开门。
  我纳闷,她是不在家吗?
  继续按!
  许久后,门开了。

  贺兰婷在家。
  看来她刚洗澡完了。
  她很美,她的美,无需多描述。
  可我的心思,全是三十万。
  贺兰婷一看是我,没好气说道:“什么事?”
  我说道:“三十万,你就自己拿了,也太狠了吧。”

  贺兰婷说:“原来是为了钱。”
  她说完,走回去里面,坐着喝牛奶。
  我跟着进去,鞋子也不换,我说道:“对,三十万,我心里不平衡。”
  贺兰婷说:“告诉你吧,叶厂长说,你是个挺不错的人,我和他说你刚工作不到半年,他说你没那么多钱赔,就不让你赔了。但我想,就算不让赔,那材料费总要赔他,他就算有钱,也是他的钱,我们不能无耻。那材料,大概也值二十万。他不要,我也要给他!”

  我说道:“那还有十万!你想全吞了?”
  贺兰婷问我说:“喝酒壮胆子?然后来问我要钱?”
  我说:“是。”
  贺兰婷说:“分你两万。最多了,走吧,我要睡了,不送。”
  我说:“好,现在就要!”
  还好我来闹了,会哭的孩子有奶喝。
  我不来闹,连一分都没有。
  来这么一闹,有了两万!
  贺兰婷从她房间拿了两万现金给了我,扔在我面前,说:“我要睡了,麻烦你离开。”
  我拿了钱就走。
  出门口的时候,贺兰婷突然叫住我:“等等!”
  我回头看她:“什么事?”
  贺兰婷说:“外面下雨,你怎么走?”

  我说:“刚才打的来,我也淋着雨跑进来,现在我也能淋着雨出去,这么些雨,怕什么。”
  贺兰婷看看我。
  我以为她会留我住宿,谁知她扔了一个雨伞给我:“拿去吧。”
  靠。

  我拿了雨伞,走了。
  还好,还有两万。
  我出去外面后,打的去找了一个三星级的宾馆,进去后洗个澡,舒舒服服的睡下了。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任琳的妈妈带着任琳的弟弟来了,是贺兰婷带着他们进来的。

  到了会见室,任琳一家人抱头痛哭。
  然后哭完后,诉说彼此最近的生活。
  我见惯不怪了,打着哈欠看着他们一家人。
  贺兰婷至始至终没有和我说一句话,妈的,她就算给叶厂长二十万,给了我两万,她自己还拿了八万,就这么就不高兴了。
  我也懒得理她。
  等到会见时间到了,她带着任琳妈妈和任琳弟弟走了,而我,带着任琳回去。
  任琳擦了擦哭红的眼睛,对我说道:“谢谢你,张医生。”
  我说:“不用谢。”
  她问我:“你叫张帆是吗?”
  我说:“对。”
  她说:“我想告诉你一件我听来的关系到你的事。”
  我看着任琳,奇怪的问:“什么事?”

  任琳说道:“也许挺要紧的。”
  我急忙问:“是什么嘛?”
  任琳说:“我是无意中听到的,在A监区,是A监区指导员和你们监区章xx队长的对话。”
  我吃惊的问:“A监区指导员?说的是康雪吗?”
  任琳说:“是啊。”
  我问:“你才进来没几天,你怎么认识她啊?”

  任琳说:“我第一天就被她骂了,她去接收新犯人,第一天她骂我不懂规矩,她过来不懂得喊警官好,还教我学道理。”
  我又问:“那你又怎么认识我们监区的章队长。”
  任琳说道:“我问了别人的,我那天路过她们身边,听到她们的对话,我就问了人她是谁,监室室友告诉我的。”
  我奇怪问:“你怎么的听到她们对话。”
  任琳说:“我发疯,她们都当我疯了,拉着我出去外面,我经过她们身边。”
  我问:“那她们说了什么?提到了我干嘛?”

  任琳告诉我,她是被拖出来扔在外面的时候,听到了章队长和康雪的对话,虽然任琳恐惧的看到自己父亲要杀自己的幻想,但平静的时候,她还是个正常的,清醒的人。
  她听到康雪夸章队长说,那仓库的货烧得漂亮。
  我一听我火气就冒出来了,干他娘!原来她们竟然是一伙儿的!我之前也想到,她们可能是不是一伙的,但是我没有肯定,毕竟没有证据,也从来没知道过她们一起,也从来没人和我说起过。
  而这一次,却是从一个我治疗的心理疾病的女犯口中告诉我,但我宁愿相信这是真的。
  因为如果任琳杜撰,这根本杜撰不出来,而且,也不太可能是假的。
  任琳问我道:“听说B监区仓库东西被烧了,是不是呀?”
  我说:“对,被烧了,可能就是她们烧的,不过,你可千万不要对别人说,不然她们很可能会做掉你。”
  任琳点头说:“我知道监狱这里人心更是险恶。”
  我说:“没办法,这里呆着的人都不是一般人,世上最危险最厉害最险恶的人都在这里,而作为她们的管教,管理者,我们更要厉害。否则就管不了人了。”
  例如单纯善良的李洋洋,小朱那些人,在这里,根本呆不下去。
  她们都是沦为了斗争中牺牲的工具,不是牺牲在自己人的手里,就是牺牲在女犯的手里,很多女犯,狡猾阴险,她们看不惯谁,她们如果有可以反击的机会,她们很多都会抓住机会,也把管教弄走。

  任琳又说道:“她们还聊到,说你已经加装了摄像头。”
  我说:“是吗?还说什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