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5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心理医生,监狱里的心理医生,她们说你犯病了,说你看到人就以为你爸爸要来杀你。”
  她说:“我好怕,我总是看到他拿着锤子来打我杀我。他满身是血,要杀我,杀我和弟弟,我妈妈。”
  我说:“你有点像战争后遗症,就是那场争斗,让你心理有了创伤的后遗症。你不敢接受你父亲被你捅死的事实,而且你很愧疚,对吗?”
  她哭着点点头。
  我说:“好吧,其实,真的是你父亲该死。你看那么多人联名上诉,求法院判你无罪,所有人都觉得你父亲该死。换个角度想,你那天如果不捅死你父亲,这么说吧,是你阻止了你父亲,否则,死的人可能就是你,甚至还有你弟弟和你妈妈。你救了他们。”
  她眼泪不停的流着,看起来悲伤至极。

  她说道:“我总是做噩梦。”
  我想到了小美那个病,和家人团聚,让家人帮助使她从梦魇中幻想中走出来,是最好的救治她的办法。
  我说道:“我安排你妈妈和你弟弟跟你见面吧。”
  她猛抬起头:“可以吗!我可以见我弟弟和我妈妈吗!我好想他们!”
  我说:“我尽量努力好吗,我开给你一点药,你拿去吃。”

  我给她的药,就跟给小美的药是一样的药。
  我吩咐了她吃多少后,让女狱警带走了她。
  我跟贺兰婷汇报了这件事,让贺兰婷想办法让她家人来和她见面。
  贺兰婷听完后,说:“她爸爸先拿了羊角锤大喊要杀死全家?把自己妻子儿子打伤打晕,然后又要打死女儿,女儿拿了水果刀制止爸爸杀自己,杀全家人,才捅了爸爸。这是防卫过当?这是哪个蠢法官判的?这整个过程,任琳的行为完全是属于正当防卫,因为她爸爸用羊角锤锤杀她,她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所以才进行防卫,应该判无罪当庭释放!”
  我听完后,说:“对,但你不是法官。她现在发病了,麻烦你帮忙救救她,让我找找她家人,然后你通融她们进来,不过我可先说,我可没钱给你,她们家人要出钱给你,你好意思拿吗?”

  贺兰婷说:“去找吧,别废话,找到后告诉我,我自己带他们进来。”
  我说:“好。”
  我让徐男去狱政科复印了一份任琳的资料,下班后去找了任琳的家人。
  给她妈妈打了电话后,我过去见了任琳的妈妈。
  和任琳的妈妈在她们家小区门口的奶茶店见面的,我一说明自己的身份和来意后,任琳的妈妈就眼泪抹不停了。
  她看起来的确是少言且善良的那种中年妇女。

  我说道:“任琳在监狱,刚过去,或许不习惯,总是做梦和幻想自己父亲锤杀她,因为受过严重的心理创伤,所以她才产生了这些后遗症。而要治疗好她的方法,最直接最好的方法,就是家人的安慰和鼓励,这叫心理行为疗法,我已经给她吃一些药,应该不会那么严重了,可作为家人,安慰和鼓励是必不可少的,我希望你们无论多忙,都抽出时间去看看她,越快越好。”
  任琳妈妈问我道:“那我们明天过去,可以吗?”
  我说:“可以。”
  我跟她约好了明天下午三点,让她们到女子监狱门口等。
  她对我千恩万谢,我走的时候,她还要给我塞钱说是辛苦费和车费,我拒绝了,哪怕她家里再有钱,我也拒绝。
  这家庭的情况和小美家庭情况毕竟不同。
  走出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心里很舒服,毕竟是在做好事。
  做救人的好事。
  走过一条街,往那边看去,有点眼熟。
  那街的中央,一家古典的茶楼,上面写一个茶字,这他妈的不是那个老头子叶厂长经常来的茶楼吗?
  我走过去。
  那茶楼的那个角落上,看上去,好像就是叶厂长,在看着报纸。
  我很奇怪,他难道每天都来这里喝茶吗?
  我上去茶楼,果然是叶厂长。
  我走过去,直接坐在了他旁边。
  这次不等我开口,他已经看到我了,因为我挨着他旁边坐。
  他却不像认识我一样说:“这里我坐了,自己找位置去!”
  我说道:“叶厂长,是我啊。”
  他说:“我知道是你。”

  我说:“路过,刚好看到你在这里,上来陪你喝喝茶啊。”
  他说道:“我不需要你陪,你别打扰我。”
  我看看后面,叫来了服务员,我点了一些吃的,因为我饿,我刚才喝了奶茶而已,我问叶厂长:“叶厂长,你要吃点什么吗?”
  叶厂长说道:“不用了,待会儿我回家吃我老婆做的饭。”
  我说:“很幸福嘛。你天天都来这里啊?”
  他说:“问那么多做什么?”

  我就不问了,上了吃的后,我一个人津津有味吃了起来。
  我对他说道:“叶厂长,谢谢你给我免了二十万啊。”
  他问我道:“什么免了二十万?”
  我说:“你开始不是说要我赔五十万,后来贺姐给你打电话,你只要我赔三十万,谢谢。”
  他奇怪问我道:“我什么时候要你赔?”
  我也奇怪了:“你走的时候,我问你要赔偿多少,你不是挥挥手吗?”
  他说:“我那是和你道别。”

  我问道:“那你不是要我赔五十万?”
  他说:“看在你这小伙子品德还挺好,我不要你赔了,你看好我以后的货就好。”
  我纳闷了:“那为什么贺姐对我说你要我赔偿三十万,我还给她打钱了过去,她说要给你的。”
  叶厂长说道:“没有这回事,我没有拿你的钱。”
  靠!

  被贺兰婷耍了!
  叶厂长接了他老婆的电话,还是嗯了一声,挂了电话就走。
  走的时候对我说:“你能不能也帮我买单?”
  我说:“能。对了,谢谢你叶厂长。不过我想知道,你这么不让我赔偿,这可是几十万,你不心疼吗?”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还是挥挥手,都不回答,直接走人。
  这挥挥手,原来是道别,不是五十万啊!
  妈的贺兰婷!
  我马上给贺兰婷打了电话过去,贺兰婷接了,我气呼呼问道:“你是不是骗了我?”
  贺兰婷悠悠然的说:“骗你什么?”
  我说:“我刚才遇到叶厂长了,和他聊了一下!他说他根本没有要我们赔钱!根本没有要我赔钱!你说什么三十万,是不是骗我的?”
  贺兰婷说:“没想到你知道得那么快啊。”
  我怒道:“有你这么骗人的吗!你还钱我!”
  贺兰婷说:“我为什么要还钱你?我只是还没空拿去给叶厂长,他虽然不想我们赔偿,但是我偏要赔偿。我就是要拿去给他。”
  我说:“你少蒙我!你一定私吞掉!”
  贺兰婷说:“随你怎么想吧。”
  我说道:“这钱,也是我出力赚来的钱,你不能这么无耻!”
  贺兰婷说道:“我就这么无耻,我想赔偿给叶厂长就赔偿,想不赔就不赔,你管我?”
  我只好软了口气:“表姐,你好歹,也给我留一些吧。”
  贺兰婷说:“你要那么多钱干嘛?笑话。”
  说完她就直接挂了电话。
  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