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5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章队长说道:“张帆!有你的,找人暗算我!”
  我停住笑后说道:“章队长,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啊,你哪只狗眼看到我找人暗算你了?右边狗眼?还是左边狗眼?”

  章队长说道:“别太得瑟,来日方长!”
  我说:“兵来将挡水来土埋,埋死你。话说,章队长,被打得这球样,就别来上班了,拜托,别来丢人啊。”
  她说道:“关你事!”
  我说:“其实你就舍不得每天剥削到的那点钱,如果一天不来,可要损失不少啊。我有点真的佩服你,一下子让你吐出近百万,你也不用卖车和卖房,你到底非法搞了多少钱啊?”
  她转身走了。
  口舌之争,胜利无用。
  但是过了嘴瘾。
  看来,以后如果要揍章队长,找小美的爸爸就行了,我不爽了,我就找小美的爸爸,让他帮我出出气。
  小美的爸爸到底找的什么人,下手不重,但却能教训得章队长跟个球似的,真是大快人心啊。
  徐男通知我,A监区送来了一个心理病发作的犯人,在我的心理咨询办公室。
  我过去了心理咨询办公室。
  一个看起来瘦削的女子,坐在凳子上,我问A监区带着她来的女狱警怎么回事。

  女狱警说这个女犯老是喊着不要杀我爸爸不要杀我,看到人就喊。
  她们怀疑她已经疯了,半夜也喊,搞得大家睡不了,所以送来看看。
  难道又是一个被迫害妄想症?
  我拿了她的资料,绕过去她面前,看看她的资料,问道:“你叫任琳?”
  她看着我,害怕的喊叫:“不要杀我!爸爸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我看她失去情绪的大喊大叫,走了出外面,她停止了喊叫,只是用惊恐的眼睛看着我。
  女狱警们问我她怎么了,我说估计是被迫害妄想症发作。
  看了任琳的资料,任琳入狱的罪名是防卫过当而引发的故意伤害罪。

  任琳是上周才入狱的,大年三十晚饭的时候,捅死了自己父亲,被拘捕。
  这怎么看起来都十恶不赦的啊,但是她所在的小区居民几千人联名上书要法院从轻处罚。
  我看着任琳犯罪资料,听着狱警的介绍。
  原来,任琳从小衣食无忧,家境好,父母经商,做服装批发的,她还有一个正在读大学的弟弟,任琳在大学毕业后,在妈妈的帮助下自己也开了一个小便利店,生活过得挺不错,但是,父亲在外面养有小三,而且已经好几年,是过年之前刚被任琳妈妈的同学发现的,任琳妈妈的同学告诉了任琳妈妈,任琳妈妈和任琳诉苦,任琳一查,父亲果然外面养有小三,。
  任琳父亲平时以自己经商出差进货的借口,很少回家。
  任琳父亲大年三十好不容易回家了,回到家,原本是一家团圆吃年夜饭的时候,发生惨案也的确是在吃年夜饭的时候,勤劳诚恳默默为家庭付出的任琳妈妈做好了一桌子菜,一家四口坐在家里吃年夜饭,在等着父亲喝了两杯酒后,任琳问父亲,xxx是谁,也就是小三的名字。
  任琳父亲一听,脸色大变,说不认识。
  任琳马上拿了照片给父亲看,父亲一看到照片,暴跳如雷。

  任琳这时候劝说父亲,让父亲悬崖勒马,赶紧回头,回到轨道上,一家人还好好走下去。
  但任琳父亲觉得自己被揭了丑,尤其是突然的揭发,在妻子儿女面前,脸面挂不住,当即破口大骂任琳跟踪他,然后翻桌子,一桌菜全翻了,拿了椅子就砸任琳,任琳的弟弟和妈妈赶紧帮忙劝阻,但任琳父亲看到自己妻子儿子都来按着自己,他认为一家人都在反他,怒火中烧的他从电视柜抽屉里拿出家用的羊角锤,嘴里喊着杀了全家人,对着妻子儿子一顿打,儿子顿时被打倒在地,满头鲜血,任琳妈妈也被打晕,但任琳爸爸并没有罢休,拿着羊角锤追着任琳打,任琳被打倒在茶几上的时候,拿了茶几上的水果刀转身一捅,这一刀刚好捅在了任琳父亲的胸腔,任琳父亲在晕倒之前,还拿着羊角锤狠狠打了任琳三下,好在都没砸在要害处。

  任琳父亲晕倒之后,任琳赶紧报警打110,120,一家人全进了医院。
  任琳轻伤,任琳母亲轻伤,任琳弟弟的头部经过包扎治疗,也没大碍。
  但是任琳父亲抢救无效死亡。
  惨案发生了之后,整个小区都轰动了,因为任琳的妈妈是个不善言辞但是心地善良的好人,小区里面每次做慈善活动,或者是遇到天灾需要捐款的,给贫困地区捐东西,她没有落下一次,小区里遇到谁要帮忙的,她也总默默的帮助,这包括任琳也是如此,姐弟两都是品学兼优,乐于助人,心地善良,整个小区几乎无人不知她们一家人,唯独对任琳父亲反感,因为很多人都对任琳父亲印象不好,不讲理,而且自夸,喜欢炫富,没同情心,当得知任琳家里发生了惨案,小区几千居民自发组织,到法院联名请求从轻处罚任琳。

  法院经过审理,认为任琳故意伤害他人致人死亡,虽然主观上属于自身防卫,可其防卫明显超过限度,属于防卫过当,因此认定任琳为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我看完后说道:“这算什么防卫过当啊!这是正当防卫啊。”
  女狱警说道:“这个法院说了算,你还是去看看她怎么样吧,我看她也是挺好一姑娘。”
  我说:“我试图和她沟通沟通吧。”

  我回到了办公室。
  她看着我,盯着我看,这次却不叫了。
  我坐下后,点了一支烟抽,我也不问她要不要烟,看她那样子,也是不懂得抽烟的样子,不过这么一个瘦弱清丽的女孩子是一个杀人犯,说谁谁也不信啊。
  我抽完了一支烟,她问我道:“你是谁?”
  我说:“放心,我不是你爸爸。”
  她自言自语:“爸爸,爸爸!我杀了我爸爸!”
  我说:“对,你杀了你爸爸。”

  她哭着说道:“我不是故意的!爸爸,我不是故意的!”
  看来提到她爸爸她就发狂啊。
  她继续喊叫,我拿了一本书,耐心的看着等她发狂完了。
  她静下来,因为嘶叫,她的声音有些嘶哑,对我说道:“我不是故意的!”

  我说:“其实你爸爸很该死。作为一个人夫,一个父亲,出轨了,拿家里辛辛苦苦赚的钱养小三了,还不感到羞耻,还打你们,他是该死了。”
  任琳哭着说:“但是他还是我爸啊,是我捅死了他。”
  我叹气,看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任琳哭着哭着,说道:“你是谁?”
  日期:2015-09-01 19: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