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3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锦州河畔有许多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宾馆,提供价格80元左右的钟点房。时值中午十二点一刻左右,一个中年男人与一个身穿风云发屋制服的女人进入了其中一家小旅馆。两人虽已不是十九二十那种饥渴的年龄,但血液里却也不乏疯狂的因子。两人利用中午时间开房,自然是想在此云雨一番。
  大约在两人刚刚进入正题之时,有两个男人冲进了宾馆,直奔两人开的房间,狠狠擂门。
  日期:2015-02-25 15:30:08

  开房的鸳鸯知道暴露了,自然死活不肯开门。
  外面人也当然不给里面人穿衣的机会,合力往内踹门。旅馆里的墙本身质量一般,门更挡不住两个壮汉的硬踹狠踢,不久门锁脱落,房门打开。
  里面两人都刚把裤衩扯上,女的还来不及戴上文胸,就这样暴露在了两个冲进来的男人前面,只好双手交叉胸前,护着还算丰满的双峰。
  冲进来的两个男人,是两兄弟,其中一个是女人的老公,另一个是老公的兄弟。
  女人的老公狠狠盯着两人,一动不动。
  偷情的男人心虚了,不知所措,见来人不动,他也不知如何行动,这么走了,肯定休想,如果不走,接下来还不是等着挨揍。他不由朝女人看了眼。
  女人朝他使眼色,让他赶紧快走。
  他会意,此刻不走更待何时。
  然而当他刚迈了一步,女人的老公和他的兄弟仿佛苏醒的饿狼,一起扑向了他,将他一顿毫不留情的拳打脚踢。

  日期:2015-02-25 15:42:16
  打完了、踢完了。男人的鼻子歪了,嘴巴裂了,额头破了,身上也伤得不轻,麻木之中还不知道肋骨有没断、腿骨有没折,他就已经被提上了一辆面包车。
  车子开动了,男人以为他们会把他扔进河里淹死,或者带到荒郊野里像狗一样宰了,就地掩埋。但出乎意料的是,车子开往了十面镇。
  车子在十面镇政府大楼前“吱”停下来。他又被抓着赶进了镇政府办公室。女人的老公大声喊道:“这人是你们镇政府的人吗?”
  镇政府办主任石宁一看吓了一跳:“丁会计,你怎么被打成这样?你们这是干什么!”
  来人道:“是你们镇政府的人吧!”
  “他是我们财政办主任丁百河。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打人,我们要报警!”
  石宁假装要拿起电话,女人的老公一把摁住了石宁的电话道:“要报警的人是我们,这个姓丁的混蛋搞了我老婆!”

  日期:2015-02-26 12:08:42
  “啊……”石宁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这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把你们书记、镇长叫出来!否则我们把这里的东西都打个稀巴烂!”男人的兄弟喊道。
  捉奸事件后,丁百河在家休息了足足一个月。他的颧骨、肋骨和腿骨都没事,就是一根小脚趾骨骨折,骨头虽小,也是上帝捏出的206块骨头之一啊。甚于骨头疼痛的是心理的创伤,没被捉奸在床,但被捉奸在房,其中的紧张和焦虑足以让心理脆弱型男人萎靡几个月了。
  更有甚于身体创伤和心理创伤的是,丁百河后来知道,他是掉进了别人为他设下的陷阱里。
  那天天气阴恻恻的,梁健呆在办公室里,感觉浑身不舒服,想到丁百河出院之后已经六七天,在家里静养的这段时间,自己没有去看望过他,于是提了两瓶高度白酒,去丁百河家看他。
  丁百河躺在客厅椅子里,一只脚上了石膏,搁在茶几上。梁健坐下来后,丁百河道:“我的事,肯定已经成为全镇上下的笑话了。”
  日期:2015-02-26 12:10:15
  梁健宽慰道:“事到如今,你也别多想了。男人嘛,有时候管不住下半身也正常的,你说这个世界上有多少男人没有在这个方面花过心、出过墙,只是有些暴露了,有些没暴露。这就跟当官的一样,没有腐败的,只是因为没有被抓而已。”
  丁百河道:“老弟,你说的也没错,可这次我真是做了冤大头,那个女人我是第一次碰,结果还没做,就被逮住了。人倒霉了,真是没话说。”
  梁健惋惜道:“其他倒是小事情,就是你竞争镇财政办主任的事情,因为这件事可能希望要小得多了。”
  丁百河道:“这个主任不当也罢,钟涛上台,肯定要用他的堂弟钟少春,我之所以选择去竞争,不过是咽不下心里那口气而已。如今我老婆都已经搬回娘家住了,要跟我闹离婚,一个财政办主任又算得了什么?”
  梁健道:“那倒也是,齐家治国平天下,家庭是第一位的,你还是好好把你老婆哄回来吧。”
  丁百河:“发生了这种事,谈何容易啊?”
  日期:2015-02-26 12:11:03
  梁健:“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剂,只要你以后不要再犯了,估计你老婆也会原谅你的。”
  丁百河:“还犯啊,当时我是一时冲动。看来,冲动真是魔鬼。”
  丁百河的手机响了起来。丁百河瞧了瞧,眼睛瞪得圆圆的,一副惊讶不已的表情。嘴里自言自语道:“怎么会是她?”

  梁健问道:“是谁?”
  丁百河将屏幕给梁健看,屏幕上写着“刘芸”。
  梁健不认识,问道:“刘芸是谁?”
  丁百河:“就是风云发屋的刘芸。”
  梁健这才就记起来了:“你的情人。”
  丁百河小心翼翼地接起了电话:“喂?”
  对方在手机中传来了哭声。梁健都听得到。

  丁百河有些急了问:“干什么哭啊?你那边怎么了?”
  刘芸道:“丁主任,我对不起你。”
  日期:2015-02-27 13:54:18
  丁百河疑惑了:“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这事算我们俩都倒霉,其实我们还没发生什么呢。你现在怎么样?”
  刘芸道:“我现在还好,我要离开镜州市了。”
  丁百河想到刘芸本来就不是镜州人,发生了这种事,又被老公抓了现行,为换一个新的环境,离开镜州市也是正常:“可惜我脚趾的伤还没好,不能给你送别了。”
  刘芸道:“不用了。”
  丁百河道:“祝你一路顺风。”
  刘芸道:“谢谢。”
  丁百河道:“那就这样了,我这里有个朋友来看我。以后保持联系。”
  丁百河也知道保持联系这种话不过是客气而已,以后基本上是不会联系了。
  刘芸在挂电话前突然又道:“丁主任!”
  丁百河:“怎么了?还有什么吗?”

  刘芸道:“我真的对不起你。我想在离开之前把事情告诉你。”
  日期:2015-02-27 13:54:39
  丁百河这下想听下去了:“你要告诉我什么?”
  刘芸道:“你中了你单位某些人的计。有人出钱,让我同意和你出去开房间,也有人出钱让我老公和他弟弟跟踪我们,在我们开房时抓我们现行。也有人出钱,让他们打了你,把你送到镇政府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们单位里有人要害你,他们特意花了钱,雇人这么做的。”
  丁百河眼睛都直了,没想到有人这么阴险:“是谁雇了你们?”
  刘芸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不可能说出是谁雇我们。我打这个电话的时候,我已经在外地了。我只是觉得你算是一个好人,有情义,我才多此一举打这个电话,目的是提醒你,小心,不要再着人道了。我的话说完了,我们以后也不可能联系了,祝你一切都好。再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