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3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生怕和柳智慧聊太多,连累了柳智慧,章队长那厮,心理有病的。
  我急忙对柳智慧说道:“我先走了,我的死对头来了,如果她看到你和我聊得很开心,她可能会对付你。”
  柳智慧看看那边,然后看看我,没再说话。
  我赶紧过去。
  过去后,看到她打的是一个女囚。

  一边打一边骂:“收你一点钱你唧唧歪歪!不听话!”
  我过去后,咳嗽一声,说道:“章队长每天都是精力充沛啊。每天打女囚打得上瘾了吗?”
  章队长看看我,然后说道:“关你什么事!我在教训不听话的女囚,要不要来教我怎么教训?”
  我说道:“章队长,朱丽花朱队长就很会教你啊,她一定教你教的服服帖帖的,我可听说你要找她报仇,到时候一定要通知我,我赶去现场看你教训她的直播画面啊。”
  章队长一听朱丽花的大名,脸色都变了。

  这个欺软怕硬的东西。
  妈的要不是她是我上司,打她会戴上一个大逆不道的罪名,而且忌惮几分她的背景,我早就扁她了。
  章队长说道:“我听说你新收的两个手下,叫兰芬兰芳的,她们的弟弟遇到车祸,都快死了,你们的人在给她们两姐妹筹款救人,怎么,你不发挥一下你老大的精神去捐款救人了?”
  我一听,有这回事?
  我急忙问道:“真有这回事?你怎么知道的?”
  章队长指着天空说道:“我怎么知道的?有人会告诉我的。这些人啊,出卖背叛自己的上司,连老天都看不下去,给她们惩罚,下一次,惩罚到的可能就是她们自己了!”
  我骂道:“我去你大爷的惩罚,如果真有老天看不下去,早就他妈的先收了你,让你被火车撞死了。”
  章队长气道:“你!你!你再说一次!”

  看她样子要想和我干架了?
  我没心情理她,看了看那个被打的女囚,那个女囚我认识,经常捣乱,和薛明媚闹架的不安分分子,平时也不太愿意听我们的话和我们合作,我就也不理她了,章队长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反正她总不可能敢打死人了。
  我马上去了监区里面,找了徐男,问了一下兰芬兰芳的情况。
  徐男告诉我,的确有这回事,而且刚才兰芳还来这里哭过,说让我们筹款救救她弟弟。
  我赶紧的召集我的自己人来,把沈月小陈风荷兰兰等众多自己人都召集起来。
  实际上她们当中,有的人已经给兰芬兰芳钱了,多的一万多的,少的也有两千的,不过,这远远不够。
  她的弟弟,要做开颅手术。
  我看着她们,然后告诉了她们这个噩耗,接着,我表示我们必须要努力,救助兰芬兰芳。
  她们都挺激动,刚才捐了款的,现在表示借钱也要捐一些,徐男刚才给了一万多,最多的是徐男了,现在徐男说再给两万。
  我自己算了一下,还要十来万估计才够。
  当兰芬兰芳过来我们这里,哭着对我们表示感谢的时候,我说:“我给十万。”
  她们一下子都惊愕了。
  然后,兰芬兰芳走到我面前,突然的跪下来。
  我急忙扶起了她们:“别这样,我只希望能帮到你们。”

  十万,还是我辛辛苦苦积攒来的。
  先不管了,给她们救人要紧。
  下班后,我就和她们一起出去给兰芬兰芳转了帐。
  兰芬兰芳又是千恩万谢的,我自己都不好意思接受她们的感激了。

  兰芬兰芳还想请吃饭,可我们心想,都这时候,当然是救人要紧。而且她们姐妹俩哪里还有吃饭的心思,我们赶紧催她们去医院,把人救了再说。
  她们说会努力还钱的,我们一群人,连连说等过了这个坎再说。
  这次捐钱的举动,产生的结果就是我们这些人更加的团结了,更加紧密的团结在了以我为中心的周围。
  在办公室学习心无杂念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我接了电话。
  贺兰婷的声音:“我听说你给人家同事弟弟捐了十万?”
  我说:“没办法,她们弟弟车祸,都快死了。”
  贺兰婷问我道:“你哪来那么多钱?是不是那个女犯人的爸爸妈妈又给了你钱。”
  我没好气说道:“你别张嘴闭嘴就是钱好吗?”
  贺兰婷说:“那你哪来那么多钱?”
  我说:“姐姐,我自己不会慢慢存啊。就算你再怎么剥削我,我总有自己工资,总有那些小外快存钱吧。你想剥削我吗?告诉你,我现在是真的穷了。”
  贺兰婷说:“你治好了小美,是小美吧。她父母一定会又给你一笔钱,你可别忘了我。”
  我说:“我很想挂电话!”
  贺兰婷说道:“介绍给你们监区一个好事吧,而且你去接下来,使点小聪明,或许能赚点差价。”
  我问:“什么好事?什么差价?”
  贺兰婷说道:“我昨天晚上出去应酬,认识了一个做编织袋的厂长。他知道我是监狱的,跟我说可以考虑和我们女子监狱合作,给料让女犯们帮他们厂做编织袋,监区的劳动车间不就是有现成的缝纫机吗?那就行了。我们把价格压下来,让女犯们做,女犯们赚的这点钱是做别的劳动的几倍,而你呢,从中间压价格,例如一个编织袋厂长开的价格是加工费五毛,你就开给女犯们四毛五,赚一个五分,别小看了这五分,如果一天能做一万个,你算一下有多少钱?”

  我马上算起来:“一个五分,十个五毛,一百个五十,一千个五百,一万个五千?我靠我们发财了表姐!”
  贺兰婷问我道:“十个五毛?一百个五十?”
  我说:“是啊!一万个就是五千!十万个就是五万,一百万个就是五十万,一千万个就是五百万!我靠我们发大财了表姐!就算一天一万个,我们一天拿五千就行了,一个月十五万!我要零头,五万就行了表姐!”
  贺兰婷问我道:“你数学老师是体育老师教的?”
  我说:“你什么意思嘛?我算错了吗?”
  贺兰婷说:“一个五分,十个五毛,一百个是五块,不是五十。你大脑装屎的?”
  我一阵脸红。
  对哦,我又算了一下,果然如此,不过,一天就算做一万个编织袋,我们赚到差价五百块,也不少了呐。
  我说道:“表姐,一天五百,也不少了!哎,不过我们这么做,是不是算剥削女囚啊?”
  贺兰婷说:“这是一点辛苦费,介绍费。如果不是我靠人脉来介绍,她们能接活儿吗?”
  我说:“那监狱也要分一些,监区也要分的啊。”

  贺兰婷说:“监狱一个编织袋拿一毛,监区拿一个一毛五,女囚一个拿两毛,那个厂长说,做得慢的,一天也能做两百个。”
  我说:“替她们先谢过表姐。”
  贺兰婷说:“我们两个拿那一个五分来分钱,一个月一万五,你拿三千,我拿一万二。就按这个比例来。”
  我想了想,也好过没有,我同意了。
  贺兰婷说道:“不过,还没完全谈下来,那厂长还想着给那些赋闲在家的阿姨们做。他还在思想挣扎中。我约他出来吃饭了,你今晚去应酬一下,一定要把这个单子拿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