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3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看小美爸爸妈妈,说:“我尽量问问,然后多少钱的话,我再和你们说。”
  小美这时候也说:“我还是想自己住。”
  我说:“这也行吧,毕竟你现在还刚开始恢复,慢慢的再去尝试接触人比较好,那就把你先关禁闭室?”
  小美急忙摇头,说:“我不要住那里,那里阴森恐怖,难受,我,我还是去住有人的监室。”
  我想了想,看来把她关到和薛明媚同一个监室最好,这样还可以让薛明媚照顾她,我说:“那行,也可以。就先暂时这样子吧,但你要记得吃药,而且,试着和别人多沟通,不要关闭自己,老是幻想。”
  小美点点头。

  到时间了,小美的父母含泪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小美。
  我则是带着小美回去了监区,然后安排她住进薛明媚的监室。
  当我和徐男把小美带到薛明媚的监室的时候,我还怕小美会害怕,会惊恐,如果这样,我只能带她去禁闭室。
  但是到了薛明媚的监室,当薛明媚这些人都盯着小美的时候,她没有害怕的意思。
  我心安了。
  薛明媚监室的人都挺直的站着,叫队长好。
  我让徐男说话,说安排一个女囚犯进来什么什么的。
  然后让徐男安排。

  我把薛明媚叫出来外面。
  我对薛明媚说道:“最近表现很好啊,我看到你无论是劳动成绩还是考核成绩,都挺不错的。继续加油。”
  薛明媚说道:“找我出来就和我说这些废话?”
  我说道:“那你想我说什么?”
  薛明媚妖娆的往我身上一蹭,说道:“我想做我们那天没做完的事。”
  薛明媚说的那天没做完的事,就是在我办公室两人抱在一起即将什么什么的事,只可惜了,被章队长冲进来看到了破坏了。

  我笑笑,说:“以后机会有的是。哎,和你说点正事先。这个女的,从A监区调过来的。”
  薛明媚道:“懂了,让我照顾是嘛,和你也有一腿是嘛?”
  我说:“别讲得那么难听嘛,我在你心里就成了不折不扣的禽兽?”
  薛明媚说道:“那为什么要特别照顾她?安排进我这里来,不就是让我照顾她吗?”

  我说:“她原本是A监区的,有点精神心理上的问题,我也给治疗了,现在在吃药,然后呢,她的病,是叫做被迫害妄想症,就是整天神经兮兮的担心别人害她那种,所以你们不要刺激她,欺负她,殴打她,也不要让别人刺激她,欺负她,殴打她。我要把她治好。你呢,帮我好好照顾她,希望你能帮帮我,明白吧?”
  薛明媚问道:“我有什么好处?”
  我说:“这样吧,我给你卡里冲一万块,就当这是我对你所帮我的事的报酬。好吧?然后你先花着,吃香喝辣先,买点好用的东西。可以吗?”
  薛明媚微微一笑:“小女子谢过张队长,张队长有心了。”
  我客气道:“这是你应该得到的,也是我一点心意。”
  薛明媚说道:“在这里混久了,你也讲话这么一套一套的了。”
  我说:“没办法,在什么场合,讲什么话嘛。好了先回去吧,记得啊,如果有什么意外,你找人及时通知我。明白?”
  薛明媚说道:“你怎么有时候这么婆婆妈妈的?”
  我挥挥手,示意她回去了。
  安排好了小美,看着薛明媚和小美聊着,帮着小美铺床什么的,小美很感激,殊不知,我都做好了薛明媚的工作了。
  小美能和她们进行有效的沟通,那我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监狱出台了上心理课的通告,为了提高基层警官的实操技能,女子监狱成立了由监区基层警官组成的心理咨询师成长小组,每周四下午都会由心理矫治中心警官组织开展学习活动,主要有“读书会”,观看心理影片、角色扮演等,内容形式多样,每季度举行一次小型研讨会,探讨心理咨询与矫治在服刑人员改造中的有效方法,并邀请市心理咨询师协会秘书长定期对心理咨询师成长小组成员进行督导学习。

  我们还结合女子监狱服刑人员的心理特点改编一系列心理游戏,如红黑游戏、我的人生五样、信任之旅等,并利用每周心理咨询师成长小组的集中学习时间,组织小组成员进行互动体验,小组成员利用本监区服刑人员业余时间筛选服刑人员并组织开展,使她们在和谐、愉快的氛围中感悟人生哲理,寓教于乐,寓教于悟,认识并能主动改变自己不合理的认知和不良的处世态度,而后通过写周记或学习心得记下自己的心理感悟。

  有不少的服刑人员表示,这种心理游戏能够增强彼此信任,让大家在沟通中学会真诚、理解、宽容、感恩,并更加珍惜生命中所拥有的一切。这种改变传统说教“体验式”的心理拓展活动,深受干警和广大服刑人员的喜爱。
  这柳智慧,果真是人才啊。
  不过,有一些也是参照国外监狱的做法,柳智慧深深明白女囚心理问题重要性。
  也懂得针对女囚上心理课做好心理开导。
  我心想,若是柳智慧来做我助手就好了,哦,不,要是她来当这心理辅导师就好了,我就做个副手,我都乐意。

  但能进行心理课程,也多亏了贺兰婷的功劳,没有她,我很多事真的办不成。
  我给她打电话,想要和她说小美的事,就告诉了她,如果小美和监室的女囚处不下去,让她帮忙安排一个小独立的监室出来,有好处拿。
  贺兰婷似乎有点心不在焉。
  我奇怪问道:“平时你不是一有钱,就两眼放光,马上奔着利益走,现在怎么了?钱都不想要了?”
  贺兰婷说道:“哦,刚刚有个人给我塞了一张纸条,我在看着。”

  我说:“那你忙你先忙,有空再和你聊。”
  她说:“袁蓉死了。”
  我大为吃惊:“你,你说什么?袁蓉死了,袁蓉?死了?”
  贺兰婷说:“是。袁蓉死了。你出来外面,和我汇合,我们过去看看。”
  我急忙出去监狱停车库那里,和贺兰婷出去。
  上车后我就问:“怎么回事表姐?”
  贺兰婷说道:“就是死了,没怎么回事。”
  我说道:“我是问你怎么死的?”
  贺兰婷说:“我拿到的纸条写着是袁蓉死了,怎么死我也不知道,过去了才知道。”
  是贺兰婷找去的办案丨警丨察去守着要抓捕袁蓉,但没想到的是,蹲守了一天后,却得到了袁蓉死了的消息。
  车子到了那边,就是三零三医院过来的那个小巷子。
  有个警员在等着贺兰婷过去。

  下车后,那个警员就告诉我们,袁蓉被人杀死了。
  而且,从那个她消失的最后的监控上看,她是在凌晨两点被人拖进去了一辆无牌的小面包车里。
  对方只是一个男人。
  我心想,袁蓉也练过,挺能打,一般的男人不会是她的对手,怎么会轻易被人拖上车了。
  警员告诉我们,尸体在今早两公里外的河道边被人发现的,裸着身体,身上手机财物都被劫走了。死因是被水果刀捅死了。
  有被侵犯过的痕迹。

  而且还是先杀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