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2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有些害怕的看着我。
  我怒道:“是有一些妈妈,不负责,对孩子不好!但我敢说,你妈妈对你绝对是疼爱,对你好的!害你!你神经病啊你!”
  这时,她直接吓哭了。
  我这才发觉自己有些过分,咳了一下,说:“抱歉,我刚才有点小激动。没事了,别哭了啊。”
  她看我慈眉善目了一些,才停止了哭泣,看着我。

  眨巴着眼睛。
  我问她道:“那你觉得就是所有女人都会害你。靠近你的,不靠近你的。”
  她点头,说:“靠近我的,最想害我,不靠近我的,也害别人。”
  我问道:“那我刚才看你好像特别怕你们监区的那个狱警,你却往我们监区的狱警身上靠,是什么意思?她们两都是女的啊。是不是你们监区的那个狱警打过你?”

  她说:“不是这样的!”
  我问:“那是怎么样?”
  她说道:“那个是女的,另外那个,不像女的,不像女的可能就不会害我。”
  我笑了出来。
  她的意思是说,她们那个A监区的是个女的,真真实实的女的,而徐男,不像女的,徐男本就是长了男人样,男汉子,所以她觉得徐男比较安全,不会害她。
  我点了一支烟,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个患有被害妄想症的女孩,问道:“在这里,全是女的,都是女囚,你怎么生活?”
  她问我道:“我让我妈妈申请给我住独自一个单间,可以吗?”
  我说:“这不行。除非你的情况特殊,你这情况并不特殊。”
  她又问:“那我可以申请去别的监室吗?”
  我说:“你去别的监室,也都是女的。”
  她说:“可是也许她们不都是这样子呢。”
  我说道:“每个监室,都会有几个好的,几个坏的,看你怎么学会和她们相处了。不过,就算如此,你出去外面,你也要和女人接触,不是吗?”
  她说:“不!我会自己租个房子,自己做点事,不接触女人的事,就是进厂做苦力我也去。”
  我笑笑:“那不现实。这么说吧,你有病。你有被迫害妄想症。”
  她说:“我才没有病!”
  我说:“也许让你接受你有这个精神病,你会很难。但是我告诉你的是,每个人都有心理疾病,包括我,有严重的,有轻的,全都有,你这种情况,并不是很特殊,但是说到治愈,也有过例子。”
  她看看我,问:“真的是有病吗?”
  我问道:“你不是说你觉得每个靠近你的女人都想害你吗?其实每个人都有害怕别人害自己的妄想症,但那都是比较正常,你是发展到了比较严重的地步了。你是时时刻刻,都害怕靠近你的女人害你,是吗?”
  她说:“你这么一说,我可能真的有。本来我是一个很乐观话很多,很开朗的女孩子,但是现在我总觉得别人说话针对我,讨厌我,侮辱我,反正一切行为都是做给我看的觉得她们来报复我了,有人找我耍朋友,我也觉得是故意安排的。把每个人都往坏的方面想总觉得自己做过很多的错事,没有一个人会喜欢自己,觉得自己有时候该死。我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不敢和她们处在一起。是不是我自己真的有病?”

  她渐渐的接受她有病的事实。
  我说:“初步诊断,的确如此。”
  她问道:“医生,那我怎么办!”
  我说:“接受治疗。”
  我其实也不知道怎么治疗,关键时刻,还是要靠柳智慧。
  她问道:“怎么治?”
  我说:“慢慢来吧,我先诊断,然后看看怎么治,好吗?”
  她说:“那我可以先不回去吗!等治好了再回去。”
  我问道:“你不回去,那你去哪里?”
  她说:“我就在这里!”

  我说:“你想吃喝拉撒都在这里?”
  她嗯的点点头。
  我急忙说:“那可不行!”
  她瘪着嘴,说:“我不想回去。她们会害死我。”
  我说:“不会的,你这是被迫害妄想症,不要老是往那方面想。”

  她说:“可是我做梦都梦见她们杀了我,我好怕!前几天,听说B监区有个女的,睡觉被人用螺丝刀差点捅死!我这几天就老是做这样的梦!”
  她说的是冰冰被捅。
  我说道:“不要往那方面想。好了你可以先回去了。”
  我想去问问柳智慧,让柳智慧怎么救她才行。
  有钱拿啊,而且又救人了,多好。
  小美不愿意走,我让徐男和A监区女狱警进来拖着她走了。
  她眼看抗拒不了,就让徐男押着她,但是她不愿意让A监区那个女狱警碰到。
  我看看时间,这个时间,还没到柳智慧出来放风的时间。
  我闭上眼,闭目养神。
  十几分钟后,我拿了一本书来看。

  看着看着,走廊上有吵吵嚷嚷的声音,我奇怪的听着,这怎么了?
  几个脚步声和叫声越来越近了,碰的撞到了我门上。
  进来的,是戴着手铐的小美。
  她怎么又来了?
  进来后她大喊道:“救我!医生救我!快!那些女人要杀我!她们要杀我!”
  她跑到了我的身边,然后死死抱住了我,不松手了:“救我!救我!”
  说着她又跪在地上抱着我的腿:“求你救我,医生!她们要杀我!”
  我伸手给她:“放心吧,不会有人杀你的!”
  她看来是犯病了。
  她握住我的手:“求你救我,她们会的,会杀了我的!”
  她抓住我的手紧紧地,我也紧紧抓住她的手。
  然后她躲在了我的身后,惊惧的看着我面前的两个女狱警。
  我看着押送着她来的两个女狱警,问道:“怎么了她?”
  女狱警告诉我说,小美刚才被押着回去后,还没到监室,突然脸上一下子变得温柔,一下子又咬牙切齿瑟瑟发抖,当狱警们上去问她怎么回事,她恐怖的害怕的叫喊有人要杀她。
  记得很多被自己亲戚好友骗进过传销组织后出来的人接受采访时,很多都患上了被迫害妄想症,老觉得有人害自己,而且不相信任何人,包括自己父母。
  我拍了一下小美的肩膀,表示让她不要怕,谁知她竟然吓得叫出声音来,然后看看是我后,又死死抱住了我:“医生救我!她们要杀我,有人要杀我!”
  小美死死盯着两名女狱警。
  我对两名女狱警说道:“你们先出去一下。麻烦把门关上。”

  两名女狱警出去了,然后把门关上了。
  我让小美去坐好,她却死死抱着我:“不!她们还会回来的!”
  我说:“去坐下吧,她们不会进来的,除非我叫她们进来。”
  小美搂着我的脖子:“我不,我不!”
  我看着她,这个样子,搂着我,竟然有点可耻的想歪了。
  好吧,我是非常无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