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2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遮住鼻子,只看眼睛,果然,挺像女的。
  我自己啧啧自言自语:“还真的像女的啊。就是这双眼睛,这么看挺像美女的眼睛。”

  她又有些恐惧的说:“那你是女的!”
  我说道:“我真不是女的,干嘛你非要老是把我说成女的呢?”
  她说:“你可能是女的。”
  我说:“那你到底想要我说什么,你才相信我是个男的。”
  她说:“监狱里没有男的,你是女的!”
  我说:“是的,这所女子监狱,原本是没有男人的,但是我是唯一的,我是考进来的,是来当心理辅导师的,很巧,因为前面几任都顶不住压力走了。没人做,我就刚好来了。”

  她说:“你骗我!你肯定是女的,监狱里没有男人!”
  我叹气,拉长语气说:“那要不要我脱了裤子然后证明给你看呢!”
  她说:“那你脱!”
  没想到她竟然这么说。
  我看着这个漂亮的女孩,郁闷了,我说:“我脱了你好意思看?”
  她说:“你不敢脱,你肯定是女的!”
  我说道:“男女授受不亲,非要这么证明吗?难道我说你不是个女的,然后你就脱裤子给我看为了向我证明?”

  她想了想,说道:“那,那你给我看身份证。”
  我掏出身份证,递到她面前,她有些怕我,然后还是看了身份证。
  当看了身份证后,她松了一口气说道:“还好,你不是个女的。”
  我郁闷的问她:“为什么这么说?是女的又怎么了?”
  她轻轻说道:“女的就是会害人。女人很可怕。”

  我不置可否,笑了一下,这果然是有心理疾病,而且很可能就是迫害症。
  迫害症全名叫被迫害妄想症,是一种慢性进行且以有系统、有组织的妄想为主的疾病。盛行率估计值约0.03%,发生率没有男女的性别差异,多在成人中期或晚期发病。妄想症患者的妄想是“非怪异性”的,也就是说内容会牵涉到日常生活可发生的情境内容,例如被跟踪、下毒、爱慕、家人欺骗或陷害等。一般来说,妄想症患者没有幻觉的症状,少部分会有和妄想主题相关的触幻觉或嗅幻觉。除了跟妄想相关的内容可能受影响外(例如怕被黑道追杀而躲在家中),其余的行为、外观等都很正常,患者的人格、智能以及他和环境间的关系并没有太大的障碍发生。

  他们坚信自己受到迫害、欺骗、跟踪、下毒、诽谤或阴谋对待等,患者往往会变得极度谨慎和处处防备,小小的轻侮可能就被患者放大,变成妄想的核心,时常将相关的人纳入自己妄想的世界中。被迫害妄想症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典型的病例。患这种病症的患者自己总认为有个别人或个别团伙要加害于她,每天都感到痛苦不堪。她抓住一些极为脆弱的事实充当蓄意谋害她证据,这种情绪逐渐蔓延到她的生活,迫使她作出荒谬的举动,甚至是产生杀人的冲动。然而这类病理学还包括了对于嫉妒,成功,权利,被爱幻觉(坚信已经被一个陌生人爱上),以及神秘主义的妄想。

  我问小美道:“你是不是觉得女人就会害你?”
  她小声说道:“不是会害我,是谁都会被她们害。她们害一切她们身边的人,不仅是我,包括她们的父母。”
  我问:“那你说说看,她们怎么会害你?”
  她说:“她们会抢走我男朋友,然后会泼我丨硫丨酸,毁容我,让我过很惨的生活”
  我想到小美的男朋友和她分手后移情别恋,然后小美由爱生恨,去泼丨硫丨酸泼错人。

  我说道:“你的妈妈也是女人,她也会害你吗?”
  小美举例子给我听道:“如果我爱上我爸,她会吃醋,她一定也会害我!”
  没想到她竟然举例子举得那么惊心动魄的例子来。
  我说道:“这个例子不能成立,你不可能爱上你爸爸。”
  她说:“有!有一些女儿爱上自己爸爸的。”
  我说:“有是有,可是那很少。”
  她说:“那也是有了,而且她们的妈妈一样会吃醋,一样想要杀了自己女儿。因为自己的女儿抢了她的爱人。”

  我有点无语。
  不得不承认,她这个举例,确实是这么个道理的。
  我拿着她的资料,对她说:“你是泼别人丨硫丨酸,怎么你说会有人对你泼丨硫丨酸,你是怕遭到报复吗?”
  小美说道:“不是的,不是我怕报复,是那些女人们,一直都在害人,包括害我。她们会抢走我的男人,我的爱人,我的爸爸,我身边的闺蜜,她们一直在害我,我泼丨硫丨酸她们,她们有一天也会那样对我。”
  这家伙的被迫害狂想症很深,看来,是挺棘手的。
  我试图劝说她:“其实不是完全这样的,你看,或许有的女人她们心地不善良,会害人,可是世上还是很多心地很好的人的,她们就不会害人。”

  小美说:“不是,你说的不对,所有的女人都会害人。”
  我问:“那你现在的监室的女囚们,害你了吗?你的妈妈也害你吗?”
  她叹气,一脸难受的表情说道:“我在里面呆着,和那么想害人的女人在一起,我好怕。3号床的借我东西,我不给,她就打我。5号床的龙儿,才比我小一岁,她说我比她漂亮,就抓我的脸。还有还有,10号床的那个老女人,每天都骂我。”
  我说道:“你说的这个问题,无论哪个监室,都有这种情况的啊。监室就是一个小型的社会缩影,你要学会在里面生存。适者生存。”
  她说道:“不是,不是的,男人就不会!”

  我说:“你举例,我不会害你吗?”
  她说:“是不会像女人那样,总是想着害人。她们没有真正的友谊,男人还有,女人只有嘴巴上的友情,她们虚伪,虚情假意,可以一起聊天,一起八卦,一起买衣服,当有什么利益纠葛,就反目成仇,甚至只是一句话!”
  我说:“这是你看到个别人这样罢了,那我问你,你妈妈想要害你吗?”
  她狂烈的点头。
  我奇怪了:“她会害你?怎么害你?”
  她说:“哼,她想让我出去了,嫁给她那个朋友的儿子,都三十多了,就想让我早点生儿子,我就知道她什么想法,等有了下一代后,恨不得我早点死。因为我在她心里,是个囚犯,丢人的囚犯。”
  我说:“你怎么能这么想啊!”
  我生气了,拍桌子道:“你知道你妈妈说给我钱让我治好你吗!靠!怎么能这么说你妈妈!”

  日期:2015-08-27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