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9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9-05 13:37:00
  更新线----------------------
  69
  可如果那吸血藤蔓上的半身女人真是阿罗的一部分的话,我们该怎么办?
  按照眼前的这种态势,那藤子是势必会继续害人的。
  它虽然长着半个人身,可是并没有丝毫的人性,不要说常人了,就连潘家的人,甚或是阿罗,它都不认得。

  总不能养虎遗患,一直留着它吧?
  辣手除掉它吗?
  可是这样的话,会不会对阿罗有什么伤害呢?
  我思来想去,竟是进退维谷。
  “哎唷!”
  正是胡思乱想发愁之际,我也就没有留神脚下,突然间脚尖踢到一件硬物,不由得一个踉跄,几乎摔倒。
  站稳了以后,脚尖兀自隐隐生疼。
  “怎么了?”明瑶连忙问道。
  “好像是踢到什么东西了。”我拿着火芯子往下照去,只见土洞的地上,散乱的排布着十多块大石头,便即恍然。
  “原来踢到石头了。”我还要继续往前走,明瑶却说:“先等一下!”
  我回头一瞧明瑶站住不走了,诧异道:“怎么了?”
  “这土洞里怎么会有石头?”明瑶说道:“而且都这么大?弘道哥,你把火芯子拿过来,照这些石头我瞧瞧。”
  土里挖出来石头是挺经常的事情嘛,女孩子就爱大惊小怪。
  我心中暗暗的想,把火芯子移了过去,给明瑶照亮。
  日期:2015-09-05 13:40:00

  那些石头都非常大,最小的也有扇面大小,若非如此,我也不会踢的脚尖隐隐生疼。
  “弘道哥你快过来瞧瞧,这石头上有字!”明瑶只看了一眼,便讶然出声,惊喜的叫了起来。
  “是吗!?”
  我听见这话,也吃了一惊,连忙上前,和明瑶都蹲下了身子,凑近了去看那些石头。
  都是些白色的石灰石,上面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硬币大小的字迹,也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刻出来的,都非常之深。
  只见第一行字写道:
  “我直到今日才知道自己的身世,可自己已经变得不人不鬼,我怕终有一天泯灭人性,混沌记忆,把这些事情给忘掉,再也不认得自己是谁,所以我找来了一些石头,把一些重要的事情刻在上面,好让这些重要的记忆永不消失。”
  看到这里,我和明瑶不由得面面相觑,心里头则是一阵莫名的激动。
  在这个土洞里发现这样的石头,我几乎已经可以断定就是那个半身女人弄来的,除了她,我相信再无别人能进得来!
  就算是别人进得来也未必能活着出去!

  所以,这上面的字,也必定是她刻下来的!
  那么她的身世之谜,马上就要揭开了!
  日期:2015-09-05 13:49:00
  我按捺住心中的兴奋,继续看下去,只见后面写着:
  “我原本叫做李玉兰,父母都是很老实的乡下普通人,家里除了我之外,再无别的兄弟姐妹,所以父母都很宠我,爱我。”

  李玉兰?
  我稍稍诧异了一下,竟然不是叫潘清罗?
  但是瞧明瑶,还是看的十分认真,我便也又去看了:
  “小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大事,总希望自己快快长大,结果就真的磕磕绊绊的长大了。可是长大了以后,坏事就一桩接一桩来了。
  “十五六岁的时候,我就长得比村子里所有女人都漂亮了,不论是大人还是女孩,没有一个及得上我。这原本是令人高兴的事情,可又有很多人却在背后说我的闲话,说我不是我父母亲生的,我父母生不出来我这样的孩子……
  “这些闲话,我是不去计较的,我想他们肯定是羡慕、嫉妒我,所以才会这样说我。父母这么的宠我,我怎么可能不是他们亲生的呢?
  “但是我不知道,女孩子长得漂亮其实是件错事,我那时候更不知道,我是个不祥的人。我记得那是庚寅年的一天,刚吃过早饭,山里的土匪来了,来我们的村子,指名道姓说要带走李玉兰去山寨里做夫人。
  “我从小就听说土匪坏,什么恶事都做得出来,他们还吃人。这时候,传言解放军要打到我们这边来了,土匪的日子不长了,就更变本加厉的坏了。
  (我心中暗想,全国还没解放,庚寅年,那应该是1950年)
  日期:2015-09-05 13:51:00
  “来带我走的那个土匪满脸都是刀疤,左胳膊也断了,背上还背着一杆大砍刀。我自然是吓坏了,死也不想去,我的父母也护着我,跟断胳膊的土匪苦苦哀求,求他放过我。
  “断胳膊的土匪开始还好好说话,到后来,就不耐烦了,他抓住我的肩膀,要强行把我带走。他就只有一只胳膊,可是力气却大极了,轻轻的就把我提了起来,放到了马背上。
  “我哭着喊我父亲,让他救我。我父亲冲了上来,要把我从马背上抱下来,那断胳膊的土匪终于生气了,他把背上的大砍刀抽出来,朝我父亲一挥,我就看见一股血喷出,我父亲的头掉下来了,咕噜噜的滚到了马肚子下面,眼睛还瞧着我……”
  第一块石头上的字迹没了,我和明瑶又去看第二块石头,只见上面写道: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当时脑子里全都是空白的,什么也没有,就像是魂给吓跑了一样。
  “事后,我才知道,父亲被断胳膊的土匪杀了以后,母亲也被他们给杀了。全村的人,没有一个站出来替我们说话,更没有人来救我们,我就这样,被土匪的马给驮走了。”
  (这几段话,我读的心里头发揪,明瑶的眼眶也湿润了,她嘴里低声的骂道:“这些赖种,就会欺负老实人!抢人家的闺女,还杀人家的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