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2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乡亲们搞不懂这之间的我真实事件加瞎掰的乱七八糟关系,我又说:“其实袁蓉啊,也没什么,就是不懂,给了那个女囚一把螺丝刀,也没什么大罪大事,但那个拿着螺丝刀的女囚差点捅死另外那个女囚后,她以为她也犯罪了,就跑了。我们就是来问问她,也帮她洗脱罪名。”
  乡亲们这下听懂了,中年男子握着我的手说:“领导啊,那你要多多帮忙,帮袁蓉这个娃,命苦的娃。你们没吃饭吧,先留在这里我们先吃饭啊,吃饭慢慢聊。你的脚我们这里有乡村医生,可以叫他来看看。”

  我急忙说:“不用了不用了,不用麻烦乡亲们。”
  他说:“不麻烦不麻烦。”
  正说着,外面来了一群x县的丨警丨察。
  村民们都让开了。

  丨警丨察进来询问了一下情况,然后我们告别了村民,上了车。
  去往x县县城人民医院。
  在路上,我们得知,袁蓉把警车开到x县城郊后,直接弃车逃了,现在警车找回了。
  到了医院,送我进了骨科。
  拍片什么下来,没什么大碍,开了药包扎一下,医生说这两天不太能动,过几天就慢慢好了。
  不过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很疼。
  只能让贺兰婷扶着走了。
  那几位丨警丨察因为明天还有公事要办,就先回去了。

  我和贺兰婷从医院出来,已经凌晨十二点整。
  出了医院门口,我肚子饿得咕咕叫,小县城医院门口,停着都没的士,全是小三轮,爬上了小三轮。
  贺兰婷直接说:“找个有夜宵的地方。”
  小三轮跑了十几分钟,带我们到了夜宵饭店,贺兰婷扶着我进去坐下,随便点了一些吃的。
  我以为是我肚子咕咕叫所以她照顾我上车了就马上说找吃的地方,结果是她比我还饿,吃了两碗面。
  看我吃着第一碗没完,她不好意思的看看我。

  我看着贺兰婷,问:“你饿啊?”
  她点点头。
  我说:“你还饿啊吃那么多?”
  她不理我了,直接让老板叫多了一碗面。

  我说:“谁娶你都被你吃穷去。”
  她怒道:“要你管!”
  然后上面后,她继续吃起来。
  她吃了三碗面,两盘菜,我吃了一碗面,一点菜。
  可想而知,她的食量战斗力比我强悍太多。
  吃饱后,付账,然后我问道:“怎么回去?”
  贺兰婷说:“还能回去吗今晚?我全身都汗湿了,找个地方睡,明天再回去。”
  我说:“好吧,那我们就一起去睡觉吧。”
  她白了我一眼。
  看看四周,远处有一家酒店,便捷酒店。
  她扶着我走向便捷酒店。
  开房的时候,我对前台说:“要一个房间就行了。”
  贺兰婷走过来:“要两个房间!我要豪华房。”
  我说:“你给钱啊,你给我钱啊!”
  贺兰婷说:“你用不用那么小气?”
  我说道:“是,我承认我小气,怎么了,拿钱来!”
  她自己真掏钱:“豪华房!”
  前台说:“不好意思小姐,没有豪华房,只有标准间了。”
  她说:“那我要他的那间!”
  说完她直接抢走房卡就上去了。
  我喊道:“喂!你不扶我上去啊!”
  电梯门快关的时候,她对我喊道:“你给我钱啊!”
  靠。
  我只好又开了一间房。
  然后扶着墙一瘸一拐进电梯上去。
  洗澡不能淋浴,怕弄湿了膝盖的包扎,然后只能用湿毛巾擦拭,太折磨。
  洗澡后,我躺在床上,太累了。
  昏昏欲睡的时候,门铃响了。
  我估计是那些不正当行业的女孩来敲门,就没搭理。
  门铃响了一会儿后,然后敲门声,叫声:“张帆!给我开门!”
  又是贺兰婷!

  我瘸着过去开门,看着她问道:“你干嘛你干嘛!”
  她看来已经洗澡了,湿漉漉的头发,然后穿着酒店的睡衣,拿着自己的衣服。
  我问道:“怎么了?”
  她说道:“我房间保险丝烧了。”
  说完她就闯进来。
  我说道:“哎,你不会让人上来修啊。”
  她说:“明天才有人来修,我今晚在这里睡,你再去开个房!”
  我骂道:“我不去!我脚痛死了,你自己下去!”
  她直接进了卫生间去吹头发。
  我懒得理她,我躺回了床上去。
  吹好头发后,贺兰婷出来了,看着昏昏欲睡的我问道:“你怎么还不去开房!”
  我被她弄醒,不高兴的说:“我不去啊!你自己不会让她给你换房啊。”
  她哦了一声,然后打电话到前台,前台说已经住满了。

  她挂了电话,说:“你去我那房间睡。”
  我问道:“保险丝烧了,是吧?”
  她说:“我用吹风机吹内衣,吹风机掉了洗脸池,保险丝烧了。”
  我赞扬道:“你真是个极品。”
  她骂道:“你才是极品!快点过去!”
  我想了想:“如果保险丝烧了,是不是没空调?”
  她说:“好像是吧。”
  我说:“那你那么大热天让我过去那里睡,不热死我!我不去啊!”

  我不理她了,卷起被子。
  她上来就扯我起来:“你给我起来,过去那边!”
  两人撕扯的时候,她一下子跪在我的伤处膝盖上,我大叫一声坐起来:“疼死我了!”
  然后推了她一把,她直接飞下床去了。
  一下子,她就没动静了。
  靠,是不是摔晕了!
  我急忙爬过去看,贺兰婷坐起来:“你到底过不过去!”
  我说:“那边太热,我去了也睡不了!”
  她想了想,说:“好,那我睡床,你睡地上。”
  我说:“我是伤员!我睡床。”
  她和我争执了起来,后来她说道:“你如果愿意睡地上,我帮你申请出差假,照拿全勤。如果不愿意,明天回去,你也是迟到。”

  我一想,有全勤,有奖金啊。
  我马上说:“好,我睡地上。”
  不过,睡地上,那要两张被子才可以,还需要枕头。
  我给前台打电话,叫她送被子上来,前台说:“不好意思先生,我们的被子已经没了。”

  我说道:“你骗谁啊,是不是不想送上来,或者是懒得洗才这么骗我的啊!”
  前天说:“是真的先生。”
  我无奈的挂了电话。
  贺兰婷已经舒舒服服躺在了被子里。

  我说道:“喂!我没被子。”
  贺兰婷说:“没被子就穿衣服睡吧。”
  我说:“我靠你讲的这是人话吗?让我穿着衣服吹空调,没被子,我能睡得着?我现在是伤员哎!”
  日期:2015-08-27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