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1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靠。
  “追!”
  我们几个追上去。
  贺兰婷根本跟不上,只能在后面跟着。
  跑上了山坡上,袁蓉绕着一个自来水大水池过去,然后穿过小山坳不见了人影。
  当我们爬到那里,一眼看下去,靠,三条小岔路,不知道哪条!
  “分头追!”

  几个人分三,跑了下去!
  我这边这条小路,妈的,全是荆棘,只能一点一点的钻过去。
  而且,天色快要全部黑下来,这都几乎看不到路了。
  突然,听到身后一声叫声,不大的声音。
  是贺兰婷的声音。
  糟糕,是不是摔了。

  这女人,跟来干嘛,真是给我们找麻烦!
  我心里骂着,赶紧钻回去看怎么回事。
  当我跑回到山坳口,那个水池的前面,看到的的确是贺兰婷摔倒了,但是让我惊喜的是:袁蓉手拿着一把菜刀,放在了贺兰婷的脖子上。
  我急忙举起手示意她不要这样子:“袁蓉,有话好说!”
  袁蓉喘着气,问我道:“是来抓我的是吗!”

  我说:“不是抓你,是想找你谈点事。”
  我看看贺兰婷,问道:“你没事吧。”
  她摇摇头。
  我说:“袁蓉,是不是你教唆郑文丽,让她去杀521!”

  袁蓉说:“是我做的!你们来得真快啊,我打算明天就离开,没想到你们今天就找上门来了。”
  我说道:“袁蓉,你把刀放下,我们慢慢聊!”
  袁蓉说道:“把刀放下还能聊吗!”
  我说道:“好,你也别动刀子,你要真动刀子,罪过就大了。袁蓉,你就算教唆,也不至于犯下什么大罪。”
  袁蓉道:“还不大吗,教唆他人杀人的犯罪行为,都按故意杀人罪来判,你以为我傻吗!”
  我问道:“袁蓉,你在监狱里干的好好的,为何要走到这一步呢!”
  袁蓉一下子哭出来:“我是被人逼的!被马玲逼的!”
  果然是马玲!
  我说道:“袁蓉,你好好和我们说一说,我们替你做主。”
  袁蓉说:“做不了主了,我既然做了,就要承担法律的责任,在监狱里的女囚们,有几个是自己愿意犯罪的,都是被逼的,被冤枉的!我知道我做了这件事,等待我的就是法律的惩罚!可我没有办法!”
  我急忙问:“怎么个没有办法呢袁蓉!”
  她说:“是马玲!马玲骗我去勒索了一个女犯一些钱,她自己拿着我的证据,说如果我不跟着她干,她就把这些证据交到上面去!我只能不停替她做事!没想到这一次,马玲说不会有事的,只是让我和郑文丽说杀个人而已,可还是出事了!她告诉我我只能跑路,我的确只能跑路!“

  我说道:“袁蓉,这些我们可以理解,你乖乖跟着我们,替我们出庭作证,我敢保证,法官会网开一面的!这就是你立功的表现!”
  袁蓉拒绝道:“不!我不可能去牢里坐着耗费我的青春!我还有跑的机会!凭着我出庭作证,搞不倒马玲的!我要亲自动手,杀了她!”
  她的脸上,写的都是恨。
  马玲这厮真他妈的抵死。
  贺兰婷骂道:“痛死活该!”
  她把包着我膝盖的衣服放在旁边凳子上,然后把我的裤腿撩到膝盖上面。
  妈的,都是血,凝固了,伤口肿起来了,是磕到了骨头上。
  贺兰婷拿了纸巾过来,浸在水里擦掉伤口看了看,说:“要去医院消毒拍片。”
  我说:“我觉得不用吧。”

  贺兰婷说:“必须去!”
  我说:“哦。那么凶干嘛?”
  她掏出手机,这里有信号了,她给刚才跟我们来的几个丨警丨察打电话,问了他们的情况。
  妈的,搞笑的是,车子是袁蓉开跑的,因为下车的时候忙着抓捕袁蓉,开车的警员连钥匙都没拔车子都没熄火,就跑过去了。
  结果刚才袁蓉跑下来的时候,她熟悉路,跑到了车子旁,直接上了车子就开走了。
  而现在几名丨警丨察正在回来找我们的路上,也是在村子里。
  他们已经对x县的公丨安丨局汇报了,那边正在派人拦车,也派人过来接我们。
  不一会儿,跟我们来的几个丨警丨察哥哥回来了,都跑了一身汗,白跑了。
  门口出现一个手拿着扁担的中年农民,一脸怒意冲冲,用看着敌人的眼光看着我们。

  我们看向他,不知他什么意思。
  一下子,从门口出现更多的村民,男女老幼,全都手拿扁担,锄头,甚至菜刀,镰刀。
  门口聚集了上百号人。
  看样子他们是冲着我们来的。
  丨警丨察急忙掏出枪,看着他们。
  带队的丨警丨察问道:“乡亲们,你们这是做什么!”

  带头的那个中年农民大声问我们道:“你们为什么来抓袁蓉!”
  丨警丨察回答道:“她涉及一个故意伤害的案子。”
  看来,这帮乡亲们是要帮袁蓉的,不让我们抓人。
  袁蓉那算是深得人心了。
  中年农民问道:“她怎么伤害人了她那么好的娃!”
  贺兰婷站起来,回答道:“她是被人害的,我们不是在抓她,是来问她,替她申冤,但是她以为我们来抓她,跑了。”
  乡亲们面面相觑起来。

  贺兰婷说:“她以为我们抓捕她,所以跑了,我们是来查案查问。”
  乡亲们没了刚才的那种敌视,那个中年农民走了进来,问道:“她被人害的?”
  贺兰婷说:“被人骗的。”
  中年农民把扁担靠在了门边,说道:“领导,刚才我们这以为你们来抓她,袁蓉这个娃命苦啊,父母在遇洪水被洪水卷走,她好不容易读完大学进了单位工作,平时又孝顺,对乡亲们也好,怎么就到了这样子了。”
  贺兰婷说道:“这事说来话长了,但是她是被人骗的,害人不是她的本意。如果你们能和她联系,告诉她,我们会帮她的。”

  中年男子说道:“哦,好,领导,我是这个村的组长,刚才多有得罪。我们一时冲动。”
  贺兰婷说:“没关系,希望乡亲们也理解,我们没有恶意,这位就是袁蓉的队长,他也想帮袁蓉洗脱嫌疑,但这要靠袁蓉的合作。”
  中年男子看向我,点头过来跟我握手:“哦哦哦,是这样,你好你好。”
  我和他握手:“你好,你好,我不方便站起来,很抱歉。”
  中年男子说:“没关系没关系,那袁蓉这娃是怎么被骗伤害人的?”

  我说:“哦,也没什么,她就是被她的一个同事朋友骗的,她的那个同事恨一个女犯,就骗着让袁蓉拿着螺丝刀去给另一个女囚,袁蓉不懂,就拿去给了,然后她同事就唆使那个女囚去捅那个她同事恨的那个女囚。”
  乡亲们听得云雾缭绕的,我自己也讲得乱七八糟都绕到自己都晕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