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1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用“变色龙”或者“变形虫”来理解多重人格,也许会更形象、更直观。比如,用比较自信的人格,去应付具有竞争性的环境;用脆弱、神经衰弱的人格去赢得同情、获取依赖;用画家和艺术家的人格和身份,去应付上层社会等。这样,我们就会发现,多重人格在本质上,就是一种通过频繁地变换人格,来适应环境的心理现象,是一种适应环境的心理努力。
  但是,她这样的多重人格,直接出现了自己丈夫的那一重,也太罕见。
  我无法判断她的病因。
  更或许,是幻想症。
  我问道:“你的丈夫在镜子里,腿脚是好的吗?”

  她说道:“对,都是好的。”
  我说:“他是来和你告别的,这就是你所说的你的心灵感应,然后你就坚持去看你的丈夫,觉得他在现实中真会快去世了,是吗?”
  她说道:“他坚持不了多久了,可能就在这几天了!”
  我心想,这一定是想丈夫想疯了。
  我看了看贺兰婷。
  贺兰婷对我示意继续问下去,我继续问了:“然后,你就去申请探亲假是吗?”
  郑文丽说:“我的条件还不够申请探亲假,我只能去求狱警,管教,章队长,每一个路过的狱警管教我都求遍了,她们都不理我。后来,那位877狱警,告诉我说,如果帮她做一件事,她可以有办法让我请到假出去探亲。”
  我想了一下,877,877尾号,哦,是袁蓉!
  袁蓉,是比我早进来半年的女管教,她以前就是跟着马玲的,是马玲的人。
  妈的,是袁蓉!

  我对贺兰婷说:“是我们监区一个叫袁蓉的管教。”
  贺兰婷让我继续问郑文丽,我问道:“帮她杀人,是吗?还是你们宿舍的521,大姐大。”
  郑文丽哭诉着说:“我也不想这样子,可是我好想我丈夫,我想去送他最后一程!我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我都要试一试了。她告诉我她会给我手套,让我带进监室的盲区,戴上手套后,把监控摄像头弄掉,然后给了我一把螺丝刀,让我捅死她.”
  郑文丽哭得有些泣不成声:“可是,可是她平时对我们真的很好,我下不了手。我捅了一下子后,我就慌了,也不忍心了,我不是人!如果不是想再见我丈夫一面,我早就站出来,任杀任剐。”
  贺兰婷对我说:“我查一下袁蓉的资料,马上去抓捕她,你再问问,还有谁让她去作案了。”
  贺兰婷出去打电话了。
  我问郑文丽:“那除了你,还有谁?只有你一个人干的吗?”
  她说是。
  我又问:“那只有那个管教让你杀人吗?”
  郑文丽说是。
  袁蓉,好大胆啊!
  郑文丽哀求我道:“让我再见一眼我的丈夫吧!哪怕是见了枪毙我我也认了,他真的熬不过这几天了啊!”
  她想跪下来,但是手铐拖住了她。
  我说:“我很想帮你,但是很无奈,你在这条错路上越走越错。已经回不了头了。”

  如果人生是一盘棋,走错一步,或许就全盘皆输。
  郑文丽从好心让亲戚和同事借钱开始,她的好心就给自己带来了恶果,那些平时嫉妒她可以拿钱的人举报她,她被抓了,对法律意识的淡薄,使她最后吞下这枚苦果,入狱。
  而入狱后,因为对自己丈夫的疯狂想念,想出去见面,又被人利用,想要杀死冰冰,这次,真完蛋了,估计要到老才能出来了,还送什么自己丈夫。
  不过我从来不相信有所谓的心灵感应的说法,所以,送什么丈夫,我就懒得搭理她了。
  她一个劲的哀求我,我只能说:“抱歉,帮不到你。”
  不是不想帮,如果她不是因为这事,可能还网开一面,但现在是有案子在身,而且还是故意杀人未遂,这怎么能网开一面呢。
  她说道:“可是刚才你们说会尽量帮助我!”
  我说道:“这样子吧,我和我领导商量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我尽量办到,把你老公带来探视你。”
  她说道:“他都快死了!他来不了,也等不起了!”
  贺兰婷在外面对我招手,示意我出去,我赶紧出去。
  出去的时候,听到郑文丽在后面喊:“求求你们了,让我见见我丈夫,送他最后一程吧!”
  我出去后,对贺兰婷说道:“刚才我们说要帮助她,是不是要食言了。”
  贺兰婷说道:“没说要食言,等办完了一件事,我们可以让她丈夫来探视他,就是抬也要抬过来,可她不能出去了。眼下当务之急,是去抓了袁蓉!”
  我说:“对,先抓了她,问出幕后黑手!袁蓉当初就是跟着马玲混,是马玲的狗腿,看来又是康雪的计谋,她真是善于抓住机会,专门抓住这样难得的机会和人才来杀521.”

  贺兰婷说道:“给你说一个不好的消息,袁蓉在你找到作案手套的第二天早上,交上辞职信走了。连工资都没要,也不跟别人打招呼,就走了。”
  我骂道:“妈的果然打草惊蛇了,知道我们会把郑文丽挖出来,她马上就跑了!一定又是康雪的计谋。”
  贺兰婷说:“千算万算,还是少算这一步。我查到了袁蓉家的地址,我们马上去。”
  贺兰婷跟局长说了一声,局长派了几名丨警丨察,然后我们一起上车,飞驰开往袁蓉的老家。
  袁蓉的老家,要到周边的xx县,然后再过两个乡镇,然后再进山村里几公里才到。

  贺兰婷翻着导航看了一下,然后算了一下,一共九十多公里。
  没想到这一程过去到袁蓉的那条村,走了三个小时,路上路况不好,坑坑洼洼,而且绕来绕去,我都绕晕快吐了。
  最后过了一段水泥山路,又到了一段没有路的泥路,晃过去后,终于到了袁蓉的老家。
  贺兰婷说,只有这个地址。

  天已经黯淡了下来。
  进村子问了一下,这就是我们所要找的村子,确定了,然后问了袁蓉家的地址。
  那些村民告诉了我们,袁蓉家的地址,就在那边斜对面小山坡的独立的一个小房子,而且告诉我们说,袁蓉昨天刚回来,给她父母上香了,她父母在大水灾那年被洪水淹死,尸体泡了五天才在下游找到。村民还问袁蓉当了牢里的丨警丨察,我们也穿着警服,是不是她的同事。
  同事?
  抓她的同事。
  我们马上跑向袁蓉的老家。
  袁蓉家里亮着小灯,黄色的老式灯泡那种。

  我们奔过去,村子里面的狗顿时狂吠了起来。
  远远的,看到了袁蓉的身影,她出来门口一看,看到我们跑过去。
  她马上转身跑上山坡去。
  日期:2015-08-26 19:0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