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1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握紧拳头:“靠!这下还不弄死康雪!难怪她一定要弄521于死地,原来521手里拿的是让康雪完蛋的证据!表姐,把这个资料当证据,搞死康雪!”
  贺兰婷问我道:“那那个监区长呢?还有彩姐呢?我还查到,监狱还有更高层的人卷入其中,如果只是摆平了康雪,那其他的人又怎么处理?”
  我说:“其他人慢慢说,先弄死一个算一个!斩断她的左膀右臂!”
  贺兰婷说道:“不可着急。”
  我问道:“不着急,那你就打算就这样?继续拖着?”
  贺兰婷说:“是。”
  我说:“唉,那你要拖到什么时候呢?难道真要拿了彩姐犯罪证据吗?我告诉你,很难很难。”
  贺兰婷说:“我更想的是一窝端了。”
  我说:“你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忍,我们除了拿到康雪犯罪的一些证据之外,彩姐那边,一点证据没有,有什么用。”
  难怪夏拉见的康雪的账单动辄几百万交易转账的,那原来都是她管着黑衣帮的非法生意啊。
  真是个人才。
  贺兰婷问我:“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康雪为什么在那边混得风生水起那么有钱,还要在监狱里干下去的原因吗?”
  我说:“在监狱干也是为了钱。”
  贺兰婷说:“这些钱比不了她在那边赚到的钱。”
  我也好奇了:“为什么呢?”
  贺兰婷说:“继续查!对了,我批准你到521监室,拆床,甚至凿开墙壁,如果还找不到手套,那就算了。把重心放在其他方面。”
  我说:“好的表姐。”
  我和徐男,沈月,小岳小陈等十几个人又到了521所在的监室,已经记不清第几次进来这里找作案手套了。

  这次,我们是带着各种工具来的。
  我进去后,下命令道:“全都拆了!”
  她们拧螺丝,拆了起来。
  十几张床,没多久,全部拆下来,然后,凿墙壁。
  把墙面都刮下来!
  我命令她们。
  一会儿后,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该死的章队长带人来了,到了监室门口就喊道:“干什么干什么!拆监狱了啊!”
  我瞪了她一眼:“老子干活呢,关你屁事!”

  她吼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在干活,你滚远点!”
  章队长怒道:“张帆你别不知好歹!住手,都给我住手!”
  一大群人看着她,住手了。
  我问章队长道:“你有病是不是,我在这里是帮着丨警丨察办案,找证据,你来捣乱干嘛?为什么要我们住手?”
  章队长说道:“好好的监室,为什么要搞成这个样子!”
  我看她身后,带了十几个人来,看样子,是来阻止我找证据了。我心想是不是有人派她来的,否则她怎么那么无聊带着十几个人来跟我闹架,这不是明摆着没事找抽吗。
  所谓无利不起早,如果不是有人让她来,她不会那么无聊来跟我闹架。
  这个监室,从出事到现在,反正我都有人看着在这里,如果真的有手套,谁也弄不走,除非塞进了便池了。

  我说道:“我说了!我是帮丨警丨察查找证据,怎么,你要阻止吗!”
  章队长说道:“我还就阻止了!不让你们干了!好好的监室,拆成什么样!我看我不给你们动,谁敢动!”
  我说道:“行啊,我就还动了!徐男,去把防暴队的朱丽花队长请来!反正防暴队也是帮着丨警丨察查案,你要是阻止,就同时挡在了我们和防暴队还有丨警丨察面前。我管你多厉害,你招惹上来,你死定了!”
  她有点害怕,因为防暴队不是吃素的。
  她带的人也有点后退。

  徐男得令后马上去给防暴队打电话。
  章队长想走,估计自己丢面子了,又不好意思走,没有台阶下。
  我管她那么多,下令继续。
  手下们眼看我们这边占优势,占上风,占道理,大家又干活起来。
  章队长又喊道:“我的命令你们不听了是不是!”
  我白了她一眼,“神经病。”
  谁知她气不过,冲上来拿着棍子就往我身上招呼。
  一下子连打了三四棍,我马上要反抗,就要一脚踢过去,只见一人飞过来,一脚把章队长踹飞到墙角!
  我愣了一下。
  是朱丽花。

  朱丽花骂倒在墙角的章队长道:“我们在查找证据,你捣什么乱!”
  章队长爬起来,她的人去扶着她起来。
  她看来很疼,捂着肚子,说道:“你,你敢打我。”
  朱丽花可不和她废话,过去又要踢,我急忙拉住了她:“差不多就行了,别搞得大家都下不来台。”
  章队长眼看朱丽花可不是吃素的,赶紧溜之大吉了。
  走的时候还说了一句嘴硬的话:“你等着。”
  朱丽花表情冷漠,看都不看她一眼,问我道:“找到了什么证据,把房间都拆了啊?”
  我说:“没找到,所以才拆。”

  朱丽花说道:“最近我听说你又干了一件赚钱的好事。”
  我问道:“你指的是哪一件,别老是讲话对我冷嘲热讽的好吧。”
  她说道:“找了几个保镖守着李珊娜,花了多少钱?”
  我说:“难道给你们守着啊,给你钱你愿意干吗?”
  朱丽花说:“不愿意。”

  我说:“那不就是了。哎,谢谢你刚才出手相助啊。”
  朱丽花说:“大家都是配合干活,不必言谢。”
  我说:“能不能老是别那么酷的样子,老子看你很不爽啊!”
  朱丽花问道:“是吗,那你想打架吗?”
  我说道:“你是不是月经不调啊那么凶!”
  朱丽花不理我,走进去了监室。
  朱丽花蹲下来,拿着拆出来的床架,一根一根铁管的看着。
  然后往地上敲一敲。
  我对她说:“都检查过了,没有。”
  她拿着床架的铁管一根一根的看过去,看到有一根的时候,她说:“这根有情况!”

  估计,郑文丽可能真的是多重人格。
  多重人格障碍是心理疾病的一种,多重人格往往由情感创伤引发。
  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中,归类于第一轴的解离症的一种。多重人格具有超过一个(若是2个则称为双重人格)的人格存在,就有如在一个身体里住着好几个灵魂。
  多重人格的各个亚人格都是各自独立、彼此分开的,一种人格出现,其他人格就自动退场,任何时候,都有一个主要人格占优势,人的行为也就由占优势的人格“值班”、控制,不会出现“好几个人格争夺控制权的混乱状态”。究竟由哪种人格来支配,完全遵循“哪种人格最适应当时的环境和需要,就启动和出现哪种人格”的原则。这实际上就是适者生存法则的心理学翻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