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6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是每个人的故事都这么悲惨。巡洋舰队司令恩科维斯特少将率领“奥列格”号、“阿芙乐尔”号、“珍珠”号三艘巡洋舰一路南逃,最后跑到了菲律宾马尼拉的美军基地,随即被美军解除武装后扣留。“阿芙乐尔”号是必须逃出来的,要不怎么在今后成为炮轰冬宫的名舰呢?驱逐舰“快活”号独自逃走,驶入上海后同样被扣押。
  那些辅助舰船也是有喜有悲。“堪察加”、“乌拉尔”、“拉斯”号在27号沉没,“额尔齐斯”号搁浅,“高丽”和“斯维尔”号逃入上海,医疗船“奥利约”、“克斯特罗马”号被日军俘虏。最牛的是“阿娜德尔”号,也不知道从哪里弄的燃煤,竟然跨越印度洋一口气跑到了马达加斯加。
  一直到了28日傍晚还有零星战斗在发生。17:50,1885年服役的老式装甲巡洋舰“德米利特.顿斯科伊”号遭到日军为数众多的巡洋舰、驱逐舰围攻。这艘不屈的老舰就像一头倔强的老牛,尽管被撕咬得鲜血淋漓,却一直坚持战斗到29日上午才沉入海底。
  真正应该点赞的勇敢者是防护巡洋舰“钻石”号,它带领驱逐舰“英勇”号和“强大”号冲破了日本舰队的围追堵截,历尽千辛万苦于29日驶入海参崴军港。
  二十世纪第一场大海战——对马海战至此拉下帷幕。这是海战史上最具决定性的胜利之一。在前文提到的迈克尔.兰宁《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100场战役》一书中,对马海战排在第34位。

  日期:2015-09-04 22:01:39
  俄军战死人数达到了5000多人,被俘6142人,突出重围的只有3000人左右。日军只损失了三艘鱼雷艇,其中一艘还是自己触礁而沉没的,阵亡117人,伤587人。从此以后,俄语中的“对马”就变成了“滑铁卢”一样的代名词。5月27日也就此成为日本的海军节。37年后这一天,山本五十六亲率联合舰队出征中途岛,最后铩羽而归。
  对马海战的结局震惊了整个世界。自19世纪末开始众说纷纭的所谓“黄祸论”至此终于有了定论。世界第六战胜了世界第三,黄种人战胜了白种人,日本人赢得了看上去不可能取得的辉煌胜利。谁都看清楚了日本挑战世界的实力。太平洋战争开战之前,在面对反战派提出“美国实力太强不可能取胜”的质疑时,东条英机的话就是:“当年我们不是也战胜了看起来不可能战胜的俄国人吗?”。
  在一次海军大学的课堂上,学生向授课的佐藤铁太郎提出了一个问题:“日俄战争我们的胜因到底是什么?”
  佐藤铁太郎沉思良久之后回答道:“40%是运气。”

  学生接着发问:“那剩下的60%呢?”
  “还是运气!”佐藤铁太郎这次回答得斩钉截铁。
  佐藤铁太郎随后对分为两部分的运气进行了精辟的解释:“前面40%的运气是纯粹的运气,比如马卡洛夫司令官刚上任就触雷身亡,黄海海战那一炮不偏不倚就正好击中‘皇太子号’战列舰的司令塔等等,发生这几件直接影响战局的事件,仅仅是单纯的运气。后面60%的运气是俄国人失策或是日本人努力得来的运气。不管怎么说,日本海军在日俄战争中确实运气很好。”
  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好运气。第一战队装甲巡洋舰“日进”号上,一个刚刚从“海兵”32期毕业的21岁海军实习少尉就在黯然神伤,尽管之后他领到了350日元奖金和一枚六等功勋旭日章。在5月27日的大海战中,“日进”号装甲巡洋舰先后被俄军的两发305毫米和一发234毫米炮弹击中,死伤近百人。其中19:00中的那一炮不但炸掉了“日进”号前主炮的左炮,也把担任舰长传令兵的实习少尉挂在脖子上的记录板炸得不翼而飞。少尉同时身负重伤,左腿被弹片削去巴掌大一块肉,左手也失去了两根手指。不幸中的万幸,——只是两根。日本海军规定缺少三根以上手指的伤员必须退役,少尉因此才有幸能够继续留下。少尉也是个风流情种,之后经常出入风月场所。日本艺妓在为客人修指甲的时候,价格是一根手指一毛钱,由于少了两根手指少尉可以少付两毛钱,因此落了个“八毛钱”的雅号。这个当时的海军实习少尉,就是后来名震天下的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官、海军大将山本五十六。

  打了胜仗,庆功宴会自然少不了。明治天皇特意在皇宫御花园举行了一个露天晚会庆祝胜利。皇宫花园里高朋满座,笑语声喧。大约摆了二三百张桌子,每张桌上都摆着从旅顺缴获的俄国香槟酒。东乡平八郎海军大将自然是宴会的头号风云人物。吃一顿没啥意思的饭,本来不属于咱们讨论的的范围,但宴会上发生了两件颇有意思的事情可以供刚看完紧张战斗的我们莞尔一乐:
  一、面对与会众人铺天盖地的马屁之声,一向沉默寡言的东乡平八郎突然做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举动,从腰间摸出自己的印章示与众人,上面写着七个字:一生伏首拜阳明。这个王阳明,就是我国明代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王守仁。今天,他随着当年明月老师的名作《明朝那些事儿》迅速走红。现今随便走进一家书店,都会有介绍他的书籍。——不带被借走的两本,我的书架上还有三本。

  二、由于是日本大胜,庆功宴会自然要邀请当时在日本的各国海军军官来参加,以彰显大日本帝国的军威。受邀者自然也包括当时停泊在东京湾的美国“俄亥俄”号战列舰。舰上的美国高级军官对参加这种纯粹听日本人吹牛的宴会不感兴趣,于是就让6名年轻军官应付差事,顺便混个肚儿圆。由于不太清楚的原因,美国这6个小伙子还迟到了,只好坐在靠近出口的位置上。宴会临近尾声时,东乡平八郎大将准备离席退场。“俄亥俄”号上这群初出茅庐的年轻水兵乘着酒兴,决定邀请这位大名鼎鼎的日本大将与他们一起喝酒。这突发的奇想来自于一个得克萨斯州的德裔青年,这个小伙子也理所当然地被推举为拦截者。这不啻为一个大胆的念头,大将或许会对他们的冒失感到不快,更可能不接受邀请。出乎预料的是,兴致很高的东乡大将愉快地接受了美国小伙子的邀请。他与大家一一握手,用流利的英语与他们交谈,并和大家一同碰杯。

  这是历史性的一刻。——两位史上最著名的海军上将举杯共饮:一位正如日中天,另一个却旭日初升。
  东乡平八郎绝对没有想到,面前这个英气勃勃的年轻人,将在40年后埋葬他手下的那支无敌舰队。这个当时只有20岁的小伙儿,就是后来的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海军五星上将切斯特.威廉.尼米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