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1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怎么,这下不怕我被人害死了?”
  她的眼泪又流出来,说:“我好想他,我怕他已经死了。”
  我看着她哭泣的样子,说:“好好好,别哭了别哭了,我就去查,去查。”
  她说:“可是你会很危险,你要记住,最好不要暴露自己的行为和身份。”
  我点头:“明白了。”
  她说:“钱,买不来自由,买不到生命,不要老是想着钱。你做事懂得适可而止,觉得不对劲可以放弃。钱我照样会给你。”
  我点头,说:“谢谢。但是我不会拿那么多。”
  早上起来后,亲了睡梦中的夏拉两下,她的脸蛋红扑扑的,我爬起来洗漱,去了监狱上班。
  下午的时候,贺兰婷给了我打电话,让我到监狱车库那里去一下。

  我去了。
  车库那里,贺兰婷在等我。
  **,英姿飒爽。
  她喊我上了车,出门的时候检查了一番,因为她是副监狱长,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谁敢拦着她,然后直接出去了。
  我问道:“这是带我去哪里?”
  贺兰婷说道:“市监狱医院。”

  我说:“哦,你要去看521啊。”
  贺兰婷说:“我让男子监狱的人想办法把石安生带到了市监狱医院。”
  我大吃一惊:“你让人把521男朋友带到了市监狱医院啊!”
  贺兰婷说:“你不是说最好让他们相见吗?”
  我说:“对啊!”
  贺兰婷说:“我告诉你,你得到的一百万,我要九十五万!”

  我说:“这你也太黑了吧!表姐,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吗?”
  贺兰婷盯我看了一会儿,然后继续看前方,说:“我最近手头有点紧。再说,如果没有我,你又能干什么?”
  我承认的是,如果不是她在利用关系,让我自己去办,我又能做什么呢。
  难道我真的傻兮兮的跑去男子监狱看望冰冰男朋友?
  我说道:“我承认如果没有你,我确实什么都不能做,但你也太黑了吧!”
  贺兰婷说:“多给你一万,不能再多了!”
  我咬咬牙,说:“好吧。”

  有六万,总好过没有,和她顶下去,连六万都没有。
  她又说:“那六万,扣在欠我的钱里面。”
  我说道:“我欠你的钱我慢慢还不行吗!你这样一来,一百万你全要了,我这是杨白劳啊!“
  贺兰婷说:“什么杨白劳!六万抵债了还杨白劳吗!”
  我说:“不行!要给我一些先,欠你的慢慢还你!”
  贺兰婷说:“给你三万,三万抵账。”
  我说:“不行!”
  贺兰婷说:“那就不要!”
  我只好说:“好,抵账抵账。”
  她说:“我们帮了她,她还会给我们好处的,你还怕没钱赚吗?”
  我说:“可我们这样子,像不像是在剥削人家啊?”
  贺兰婷说道:“她花钱消灾,我们拿钱救人。你是用你的狗命在救人,我是用我的谋略和人脉在帮人!他们花钱得救了,我们赚钱了,你看,这样一来,大家皆大欢喜。对不对。”
  我说:“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还是感觉有点不妥。”
  贺兰婷说:“闭嘴!那你就别要了,我自己要!”
  我说:“我要我要。”
  真是个现实又精明的人。
  到了监狱医院。
  贺兰婷进去后,去了监狱医院院长办公室,然后进去问了一下,就带着我去了男住院部那边。
  接着,在三楼的一间病房,她跟病房门口的几名男狱警聊了一下。
  我估计,就是这几名男狱警把石安生从监狱带出来的。
  果然如此。
  几名男狱警进去病房,把一个男犯人押出来,男犯人光头,眼睛犀利,带着口罩,看不清样子,贺兰婷对我说这就是石安生,石安生戴着手铐。
  然后几名男狱警押着石安生跟着贺兰婷过去女子住院部。
  然后到了冰冰病房前,接着,贺兰婷和守在病房前的两名女狱警说了几句,就让石安生进去了。
  接着,听到了里面的哭声。

  石安生的哭声。
  那是一种惨烈,相隔天涯后重逢的喜极而泣哭声。
  我走到角落,抽了一根烟。
  贺兰婷走过来,说:“给我一根。”
  我给了她一根烟,问:“我记得你很少抽烟的。”
  她说:“这辈子抽过最难抽的,是你第一次给我的烟。”
  我笑了一下。
  那是我上门服务,给狗洗澡,给喝醉的她一根烟,没想到她还记得这个味道。

  我说:“便宜的烟的确是比贵的烟难抽。再说,那烟的确便宜,是小卖部最便宜的烟了。”
  贺兰婷看了看我抽的烟:“有钱了档次也提高了,抽中华!”
  我说:“人家送的,人家送的。”
  我哪舍得买那么贵的烟,的确是人送的,还没抽完。
  我问贺兰婷道:“你用了什么办法让他来这里和她见面的?”
  贺兰婷说:“简单。让石安生配合演戏,闹事被狱警打一顿,装晕,然后让安排好的人呢送到这里医院。”
  我说:“多好啊,这样一百万就来了。”
  贺兰婷说:“不认识人你以为有那么容易?”
  我说:“的确不容易。那你那么聪明,我问你,你觉得他们除了说一些久别重逢的情话,还会说什么?”
  贺兰婷说:“你不是说石安生手上有视频资料吗?我猜会给我们吧。”
  我说:“你说她会百分百相信我们吗?”
  贺兰婷说:“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次机会,就像521说的。她多次被刺杀,石安生也是在男子监狱被人刺杀过。”
  我吃惊的问:“石安生也被杀过?”
  贺兰婷说:“男子监狱那边更暴力,几十个人围着他打,好在狱警出手救他,差点没打死。”
  看来这对情侣真是多灾多难啊。
  半个多小时后,病房的门开了。
  石安生出来,擦了擦眼睛,然后问我们道:“请问谁是张帆。”
  我举起了手。
  石安生请了的手势,让我进去病房。
  我看看贺兰婷,贺兰婷示意我进去。
  我走了进去,石安生在外面把门关上了。

  我坐在了521的旁边凳子上,看得出来她也刚哭过,我问道:“你叫我进来的?”
  她说道:“我和安生以前被身边的人出卖过几次,所以从来不敢信任身边的任何人。我相信你们,我告诉你们我们为什么被害的。”
  我提起精神了,说:“嗯,你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