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1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我宁愿她们找丨警丨察来处理,看看章队长这种办案方式,真是煞笔到家了。
  可没办法,虽然我很瞧不起,也认为章队长不能胜任,尽管如此,她可是领导点名出来查案的,我只能看着的份。
  看她问了几个人后,最后把最大的怀疑放在了那个报案的发现521被刺杀的女囚身上。
  只见章队长用力一拍桌子:“说!你怎么发现的!”
  女囚颤巍巍的说:“我,我我。”

  章队长又拍桌子:“讲话都不流利了!是不是你干的!”
  女囚急忙说:“不是,不是。”
  章队长盯着她:“不是你干的,为什么你那么害怕!”
  女囚说:“我也,我也不知道。”
  章队长怒道:“我看就是你干的,不然你为什么那么害怕!你到底怕什么!”
  女囚说:“队长你好,好凶,害怕,我害怕!”
  章队长冷笑一声:“嗯哼,我凶?是你做贼心虚吧!你给我从实招来!”
  女囚瑟瑟发抖:“我,我做梦,噩梦,就看见,看见这样子,醒来就看见,不是,是听见滴答的声音,然后,然后我看过去,就看到了血,地上的血,我再看她,我就吓得叫了起来!”
  章队长逼问道:“你做了什么梦!”
  女囚说道:“梦见,梦见我做错了事,我在食堂吃饭,不小心差点摔倒,让饭盆的饭菜泼到了,泼到了你的身上,然后你就抓着我的头发打我。我就吓醒了。”
  章队长破口大骂:“荒谬!乱扯!你这是瞎掰!”
  说着,章队长拿着一个桌上什么东西砸过去,砸到了女囚身上,女囚更是害怕得泣不成声,哭了起来。
  章队长说道:“你继续胡扯!乱讲!”
  我提醒章队长道:“章队长,你这是刑讯逼供吗!”

  章队长斜了我一眼,说:“我在监狱干活的时候,你还在学校是个愣头青,不用你来提醒我怎么查问!”
  我说:“那行啊,我可以上报上级,说你是这样查案的!”
  章队长哼了一声,说:“你厉害你来,你来!”
  我说:“我不厉害,但我知道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章队长说道:“那怎么样是对的?”
  她斜睨着我。
  我正要说什么,她转头过去,继续问女囚:“你说你听到滴答滴答的声音,然后看过去,看到血!是吧?”

  女囚哭着哭着停了下来,说:“是,是。我看到。”
  章队长问道:“这牢房里那么黑暗,你看得到?”
  女囚说:“因为过道有灯光灯线进来,晚上我们睡觉后,看着都有一点点亮。当时我看到,那血都是一滩黑色。也许是我的幻听,听到外面的声音还是,反正就是听到滴答声看过去了,就看到了。”
  章队长骂道:“前言不搭后语!乱讲一通!我看凶手就是你!说!为什么要杀人!”
  女犯又被逼着哭了起来。

  我说道:“章队长!审讯不是你这么审讯的,你要综合材料,证据,然后才能下最后的决断,你这是干什么?你凭着人家发抖,讲话不利索,就判定她是犯人了吗!”
  我问道:“那能很快恢复吧?”
  医生说:“几个月,不能太确定,要看病人恢复情况。不过已经没了生命危险,但是病人还是很虚弱,讲话的时候会触动伤处的疼痛,你们最好少点和她讲话。”
  我说:“好吧,谢谢医生。”

  医生出去了。
  丨警丨察在路上问了我一些情况,知道我和冰冰的关系还可以,就让我负责问了,问题就都写在了纸上。
  我坐在了冰冰的床头,看着她,说:“你少说话就好了,我问你,你就说是或者不是,不要说太多。”
  她轻轻嗯了一声。
  我问道:“你是自杀的?”
  她说:“不。”

  我写了下来。
  然后第二个问题:“那你看见了凶手吗?”
  她说:“没。”
  我问第三个问题:“那么,你被捅到的时候,没有喊,为什么?她们,就是你们监室的人都说没听到声音。”
  冰冰用力吞了吞口水,说:“她捂住了,我的嘴,然后刺来。”
  凶手捂住了冰冰的嘴巴,然后不让她发出声音,一螺丝刀捅进喉咙里。
  妈的,这家伙要有多残忍啊。

  我问道:“那你没有看到她吗?”
  她继续用低哑的声音说:“她是反着身子坐在,枕头边。我看到了,背影。”
  我急忙问:“那你怀疑是谁?”
  冰冰说:“我,不知道。看不清。”
  我叹息,说:“好吧。”
  朱丽花问道:“那为什么凶手没有指纹?那把螺丝刀上面没有指纹。”
  冰冰说:“她,戴了手套。手套。”

  我和朱丽花对视一眼,说:“可是没有找出手套啊!”
  丨警丨察说:“这是个重要的证物,去那发案的监室,再找!”
  然后又问了几个问题,没问出什么了。
  反正不是自杀的,是有人要杀冰冰,那人戴了手套,反身坐在床头,捂住冰冰的嘴巴,用螺丝刀捅了冰冰的喉咙。

  估计她也以为冰冰死定了,然后等冰冰没挣扎了几下后,她马上撤走。
  现在关键就是要找到手套。
  我让朱丽花和丨警丨察们先回去找,我想自己和冰冰聊聊。
  当出外面我和朱丽花说这个,朱丽花说:“都什么时候,聊什么那么要紧,找到证物不更要紧吗!”
  我说道:“我怀疑521知道谁是凶手,但是她这个女人,一向慈悲为怀,可能知道了也不说凶手是谁。我要亲自问问她!”
  朱丽花说:“有那么慈悲吗?”
  我说:“是的,你以为像你,她之所以得到人心,就是慈悲为怀。”
  朱丽花踹了我一脚,走了。
  朱丽花她们走了之后,我靠近冰冰床头,坐下来,看着她苍白如冰霜的面孔。
  我问道:“痛吗?”
  她说:“不痛。”
  我问:“这也太残忍了,你真的不知道谁干的?”

  她说:“不知道。”
  我估计,她有可能知道,但也可能不知道,我要和她好好聊聊。
  我问道:“你失血那么多,是不是输血了?”
  冰冰说:“早上输血过了。”

  我说:“你差一点就死了。”
  她说:“是。”
  我问:“那这样子,你还包庇对你下手的敌人吗!”
  她说道:“我说了,我不知道是谁做的。”
  我问:“真不知道?”
  她说:“真不知。”
  我说:“好吧,不知道杀你的那个同监室女囚是谁,那总会知道你幕后黑手要干掉你的是谁吧!”
  冰冰不说话了。
  她沉默。
  她肯定知道。
  我说道:“是康雪,你和康雪有什么深仇大恨?而康雪的背后,是彩姐,整个黑衣帮集团的大姐大。对吗?”
  她还是沉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