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13:39分,东乡的主力舰队与罗杰舰队开始互相出现在目视范围之内。一分钟后,双方的战斗警报同时拉响。东乡对罗杰的怪异阵型感到大惑不解,他马上命令12艘主力舰全部转向西北,准备在俄舰队的前方实施拦截。同时,旗舰“三笠”号上挂出了“Z”字旗(这面旗帜之后我们还要多次提到),其含义是“帝国兴衰在此一举,全体将士务必全力奋战”。据说寓意是Z作为最后一个字母,后边什么都没有了,也就是没有了退路。此时双方的距离还有12000米。

  可是东乡的行动早了。日本主力舰队过早地越过了俄舰队前方,形势一下子变得对罗杰十分有利。14:05,东乡被迫进行第二次转弯,以便再次赶在俄国舰队前边。日本舰队这一举动导致拐弯的那个位置成为俄舰集中攻击的绝好点。现在开始罗杰不理解东乡了,他想东乡一定是疯了。罗杰也不是无能之辈,他立即发出信号:“向敌舰拐点全力射击。”
  14:08,所有俄舰都开始向着拐点猛烈射击。日本主力第一、第二战队通过这个拐点需要大约15分钟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他们将成为俄国舰队练习射击的活靶子。
  旗舰“三笠”号马上淋了两分钟的弹雨。这两分钟对于“三笠”号的炮术长安保清种(后来官至海军大将、海军大臣)来说,漫长得似乎超过了两个世纪。他后来在回忆录中写到,“那是我人生中最漫长的两分钟”。
  每一秒钟都有炮弹落下,四面爆炸声此起彼伏,所有暴露在外的人都本能地缩起了脖子。身高只有1.59米的东乡毫无遮拦地站在舰桥上,面无表情。这一形象成为他之后被誉为“军神”的象征。一枚弹片打中了东乡的腿部,使他失去了独自站立的能力,参谋长加藤友三郎马上带领几名参谋把东乡架进了有重装甲保护的司令塔。14:10,躲过一劫的“三笠”号开始发出怒吼。
  随后的“敷岛”、“富士”、“朝日”三艘战列舰也相继完成了转弯,接着是上村彦之丞的第二战队。14:20分,所有日舰都完成了拐弯。日舰尽管中了不少炮弹,好在尚无大碍。经历了痛苦磨难的日军逐渐柳暗花明,——日军已经占据了有利的“T”字头。
  日期:2015-09-03 17:00:02
  日舰的命中率显然远远高于他们的俄国同行。“苏沃洛夫公爵”号和“奥斯利亚维亚”号在10分钟的时间内连续被命中。俄第二战队福克山少将已经病亡,可他的旗舰“奥斯利亚维亚”号上还悬挂着他的将旗。这艘军舰和“苏沃洛夫公爵”号马上成为日舰集中攻击的目标。14:40,在日舰的持续攻击下,“奥斯利亚维亚”号开始起火,前后主炮都很快陷入沉寂,只有几门副炮还不服气地进行象征性的反击。14:55,这艘战舰再也无法坚持下去,打出“祝好运”的信号向右离开了队列。

  罗杰的头脑还很清醒,现在首要任务是冲向东北方向。一旦冲过日军舰队的尾部,就可以顺利地进入日本海腹地。尽管他的旗舰防护力要远远高于“奥斯利亚维亚”号,但经受的却实日军四艘战列舰的集中攻击。14:43,“苏沃洛夫公爵”号舵机被毁。14:58分,又一个意外发生。就在罗杰挂出“所有舰只左转90度”的命令不到30秒,“苏沃洛夫公爵”号连中三发305毫米炮弹,大口径炮弹的连续爆炸引发了大火。旗舰驾驶台被炸得粉碎,罗杰身受重伤,俄舰队指挥系统瞬间瘫痪,“苏沃洛夫公爵”号刹那间丧失了战斗力。

  关键时刻,战列舰“博罗季诺”号挂起了“随我来”的信号旗,遵循着之前的号令向东北行驶,后续战列舰“鹰”号以及第二战队其余舰只也都驶向东北。
  15:00,根据“三笠”号的命令,日第一战队各舰再次左转90度,向东北航行约6分钟后再左转。不料这时候俄国舰队却突然转向东南,和日本第一战队形成了背道而驰。双方的全速行驶使得之间的距离很快拉大到9000米以上,俄军舰队戏剧性地得到了起死回生的机会。
  让日本人庆幸的是,上村彦之丞中将的第二战队并未执行东乡的命令。这样,上村第二战队的装甲巡洋舰就拦在了俄军主力战列舰的前面。上村的违令断送了俄国舰队摆脱困境的唯一机会。一场力量并不对等的战斗随之展开。上村的装甲巡洋舰在战列舰面前马上显的无比脆弱。“出云”、“常磐”、“吾妻”号等舰连连中弹,一发305毫米炮甚至直接切去了“出云”号前主炮炮管。15:16,上村舰队再次改道西北追随主力舰队而去。俄舰队也不愿意朝着海参崴的相反方向行驶,随后转而向西试图回到向北航行的正常状态。

  16:00,日军第一、第二战队会合后平行驶向东北方向,恰好和俄军舰队平行行驶,双方在10000米的距离上再次展开炮战。距离太远使得双方都没有取得很好的命中率。由于几艘俄战列舰之前已经受伤,16:35,俄舰队再次转向向南航行,东乡的舰队也随之转向。
  除了主力舰队的交战,双方的辅助舰只之前已经展开了交锋,俄舰队明显处于下风。主力舰队的南下恰好解了辅助舰队之围。17:30,由于上村舰队再次赶到,俄主力舰队再次转向北方遁走,俄巡洋舰队紧随其后。俄国主力舰队和巡洋舰队合为一处,东乡认为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后来联合舰队参谋长加藤友三郎回忆道,“正好把它们一股脑儿全部解决掉,省的像黄海海战那样四处去追”。
  此时东乡第一战队和上村第二战队已经形成了对俄主力舰队的夹击之势,且战且退的俄主力舰队渐渐不支。太阳已经西下,主力舰队能够战斗的时间已经不多,这似乎对俄军有利。18:43分,灾难再次降临。一发305毫米炮弹穿透了“亚历山大三世”号的水线装甲,毁掉了它的锅炉舱。连续中弹的“亚历山大三世”号几乎变成了一片火海,19:07,这艘英勇的战舰沉入海底,直到沉没时还高挂着“跟我来”的信号旗。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仅仅十几分钟之后的19:20,日舰“富士”号的一发305毫米炮弹击中了“博罗季诺”号战列舰的弹药舱,引发的大爆炸使得这艘战列舰仅仅几分钟后就在海面上完全消失。
  在此之前的17:00,驱逐舰“旺盛”号靠上了已经重伤的“苏沃洛夫公爵”号,接走了同样重伤的司令官罗杰中将。晚上,“苏沃洛夫公爵”号再次被命中三枚鱼雷后带着几百名水兵沉没在对马岛以东55公里处。在最后沉没之前,舰上最后的一门尾炮还在朝着日舰顽强射击。舰上的水兵直到沉没之时还忠实执行着罗杰中将的命令:千万不要降下我的将旗。
  后来在俄国的军事法庭上,罗杰曾经自比为“狗”,并称第二太平洋舰队的惨败是因为“让狗去干了马才能干的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