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0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喊冤道:“你这话说得,妈的我每天面对那么多女囚,我总要威严一点,不能笑嘻嘻的去玩一样的工作吧面对她们吧。还有,如果是单独面对你,我怎么笑都可以啊。对吧?例如现在。”
  我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
  丁灵笑了:“难看死了!”
  她说着的时候还推了推我,我看着她的小手细白,然后带着一块玉,情不自禁握住了她的手。
  然后摸了一下,说:“好滑。”
  丁灵想要推开我:“不要了!”
  看见推不开,只能让我握着了。
  正要说什么一点过分的话,门被敲了,我赶紧松开丁灵的手。

  服务员进来上菜,上酒。
  丁敏也回来了。
  我一看,上的是白酒,茅台。
  我说:“喝茅台啊?”
  丁敏说:“你不喜欢喝白酒?”
  我说:“喝白酒就喝白酒啊,很少喝茅台,今天高兴,来,今天不归不醉!”
  丁灵说:“不醉不归!”
  丁敏说道:“不归不醉就不归不醉吧!”
  大闸蟹,虾鱼,山珍海味,全都上了一桌子。
  我看着一桌子菜,说:“话说,这也太他妈奢侈了吧?我们,能吃得完吗?”

  丁敏说:“吃不了兜着走。”
  我说:“哦,成,吃不了打包。”
  吃得半饱后,丁敏开始倒酒,丁灵也喝白酒。
  然后拿起杯子敬酒我。
  我喝了后,问道:“丁灵,说一说出来后的感想。”
  丁灵沉默了一下,说:“出来是高兴,兴奋,也有不舍。高兴终于出来了,自由了,有漂亮衣服穿了,可以住的好了吃得好了,不舍得她们。不舍得监室的薛姐,廖子,每一个人。都说离开了不能回头看,可是离开的那天,我一直哭一直往后看,看着监狱慢慢消失在我眼中。”
  只能请人,请车,结果等了好久,才有搬家公司的开车来。
  来了后,路上又堵车,后来车子又爆胎。
  然后好不容易搬到了贺兰婷家中,已经是下午快天黑了。

  我软趴趴的,给她的博美犬洗了澡,喂了狗,然后累倒在了沙发上。
  这就是休息日,这就是周末。
  太痛苦。
  在沙发上咪睡了一小会儿,手机响了。

  我看一下,是贺兰婷打来的。
  劈头盖脸就问:“搬回去了吗?”
  我说:“刚到。”
  她又问:“狗呢,洗澡了吗?”
  我说:“刚洗完。”

  她说:“那家具有没有拆开装上去了?”
  我说:“没有。”
  她不爽道:“怎么折腾了一天,连个吃饭桌子椅子都装不了!”
  我来气了:“我是刚忙完的,你知道那里离你这里多远吗?你知道那些玩意有多重吗。妈的还堵车,车子还坏了!你不体谅我,专门就骂人!”

  我挂了电话,靠,恼火。
  你不是很多人给你干活嘛,不爽我,可以找别人干啊!
  何必找我呢!
  气死人。
  手机又响了。
  看来她是要喋喋不休和我决战到底了,我拿起手机接了电话:“还想怎么样,你说啊!”
  “你,你怎么了?”
  不是贺兰婷!
  我看了一眼手机,是丽丽。
  是丽丽的,不是贺兰婷打来。
  我急忙说:“哦丽丽,刚才接了一个快递的电话,气死我了,打错了还一直打来。”
  丽丽说道:“哦。你今晚有空吗?”
  我说:“有,有吧。”
  丽丽问:“那等下呢?”

  我说:“现在不是天黑了吗外面。”
  丽丽说:“那现在有空了吗?”
  我说:“说吧什么事。”
  丽丽说:“我想找你和你说一个事,也许你会喜欢听,顺便一起吃饭好不好?”
  我好奇道:“什么事?”
  丽丽说:“关于我们酒店一些很奇怪的人的事。”
  我问:“什么奇怪的人呢。”
  丽丽说:“出来再说吧。”

  我说:“好吧,那还是那家店,我们经常去的,后街那里。”
  丽丽同意了。
  我马上下楼,去了后街。
  管她什么贺兰婷了,他妈的,我辛辛苦苦拉了一天家具来给她,没有一声感谢,居然还骂我没帮她装了。
  靠。
  去了后街,等了没多久,丽丽来了。
  丽丽无论怎么打扮,都特别妖艳,因为她妆很浓,而且说她穿的衣服吧,虽然说叫她穿得遮住多一点的,可是怎么说,她的衣服都是露出来一些。

  唉,算了,反正不是我女朋友。
  丽丽来了后,抱了抱我,然后两人坐下,点菜。
  上菜后,边吃边聊。
  丽丽对我说道:“你知道吗,我们酒店啊,有一些还是未成年的女孩。”
  我问:“你是在说,未成年的女孩,被逼着出来接待吗?”

  丽丽说:“不是被逼,是自愿。”
  我问道:“靠,居然还有这种事,那那些女孩从哪里来的?”
  丽丽说:“她们跟我们不一样,我们是光明正大在大堂那里,她们是有些客人偷偷点的,很保密,我们很多人都不知道。”
  我说:“还有不知道的啊。还保密啊。那你怎么知道的?”
  丽丽靠近我耳朵,说:“我的姐妹告诉我的,说不让我对外面说。”
  所谓的女孩子不要对别人说,都是假的。
  世上传播速度两样最快的东西,一个是媒体,一个是女人的嘴。
  英国一项研究显示,女性很难长期保守秘密,她们往往在48小时内将秘密泄露给他人。
  研究人员通过对3000名18岁至65岁女性开展调查后发现,她们保守秘密的时间往往不超过47小时零15分钟。研究显示,大约40%的受调查者不论消息有多私人或机密,都无法克制住透露给他人的冲动。超过半数的受调查者承认,自己酒后会忍不住说长道短。男友、丈夫、闺蜜或母亲通常会成为她们的首位聆听者。
  研究还发现,女性平均每周会听到三条小道消息,转而传播给他人。
  有意思吧。
  不过也有例外的,例如贺兰婷,例如冰冰,柳智慧,康雪那几个,我坚定不移的相信她们不会胡乱说秘密给人听。

  因为一旦多嘴,很可能对她们造成的,就是生命危险。
  但是,她们的性格也使得她们不会乱嚼舌根。
  丽丽说道:“那些女孩子啊,都是镇上工厂里的未成年女工。我们酒店,我们公司有人安排人进去厂里面打工,和这些女孩成了交心朋友,就劝说她们这里有接待的地方啊,有好处啊什么的,那些女孩子贪慕虚荣的,就出来接待,能赚钱啊,比我们赚还多,很多长的过去的都愿意来,然后我们酒店赚取差价。就是这样。”
  日期:2015-08-24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